笔趣阁

第六百零七章 王彬约谈(一更求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虽然在西青市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但是他知道,至少现在这一阶段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去鄂北省已经成为定局,省委组织部部长裴均对于李天舒和华立民的离去表示了惋惜。在西青市市委市政斧全体会议上,充分的肯定了两个人的成绩。

????尤其是李天舒,毕竟裴均是王彬一系,而李天舒也是王彬一系的,所以在这个时候给自己人一些优惠也是应该的嘛。

????最为震动的就是西青市的官场,很多人刚刚投靠了这两个人的派系之中,没有想到形势会发生惊天的逆转,让人有些感觉非常的失落。

????不过失落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这件事情并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开完大会之后,裴均找到了李天舒道:“天舒啊,王书记想要见见您……”

????李天舒点点头道:“其实我也想要见见王书记,这样吧,王书记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见一见……”,李天舒也是想要找王彬谈谈,整个格局在发生变化,李天舒也不得不注意了。

????这一次去鄂北省可以说是轻装上阵,鄂北省和赣西省一样,李家和华家的势力并没有渗透的进去,那边地方派的势力比较的强大。

????第二天一早,李天舒就去王彬的办公室,针对当前的形势,两个人也是浅谈了一番。李天舒虽然是王彬的下属,实际上两个人的关系亦师亦友。

????“王叔,最近身体还好吧?”李天舒坐下之后笑着道。

????王彬笑着点点头道:“身体还不错,这一阶段事情也比较多,防汛抗灾工作有些不太让人省心啊,呵呵!”

????李天舒道:“是啊,这一次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洪水我们全民上下都是团结一致、抵抗灾难!咱们青河省虽然不是受灾区域,但是也是心系灾区啊!”

????王彬道:“虽然我们不是受灾区域,但是防范于未然也是必要的,通过这一次的事情我们透过现象看到了很多的本质啊。很多的党员干部不能以身作则,甚至以身试法,最终的下场都是不得人心的,都是让受到严惩的,触目惊心啊!”

????李天舒颇为同意的点点头道:“如果不是这些人的话,我相信洪水的灾难并没有那么的可怕!”

????王彬道:“我刚和明浩部长通过电话,明浩部长对于这一次特大洪水中表现出来的问题非常的气愤,对于这一次涉案人员一并从严从重查处,力度之大,十分罕见啊!”

????李天舒道:“中央一直都是非常的重视反腐工作,尤其是在这么关键的时期,我们党员干部肯定要以身作则,而不是在后面拖后腿,我对他们的行为感到愤怒的同时,也是要反思一下,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王彬道:“实际上出现这样的情况无非就是两种原因,第一种就是监督的力度不够,第二种就是权力的过于集中。虽然我们是民众集中制,事实上大家也都清楚,所谓的明煮集中在很多时候表现出来的只是一种形式,并没有真正的落实到实处去。”

????李天舒笑着道:“任何一个体制都是有漏洞的,这个是没有办法避免的,权力的过度集中是虽然是一种弊端,不过有些时候权力也是需要集中的。尤其是在大灾大难面前,权力的集中是一件好事,否则到时候不能做到令行禁止也是不行的。但是绝大多数时候,权力的集中带来的坏处是非常的令人发指的。”

????王彬道:“这一次你去鄂北,实际上明浩部长已经跟我说明了原因,因为目前在青河省,你在我的范围之内,所以并不能说明什么太大的问题。他们的意思是让一批专门培养的人下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看看你们应对复杂局势的一个能力,看看有没有这个能力去改变目前的现状。”

????李天舒道:“张叔的意思我是知道的,只是鄂北省刚刚发生过大灾,虽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是最终需要靠的还是我们自己本身。”

????王彬道:“鄂北的局势非常的复杂,西青市相对而言已经成为了一个世外桃源,所以你从这个世外桃源去一个复杂的环境,一定要小心谨慎。他们那边的人可不知道什么叫做保护,所以到了那种环境,你肯定是深处一个险境,鄂北的形势一直都是非常的复杂的。”

????李天舒笑着道:“无非是利益链之间的关系,只要理清楚关系就行了。”

????王彬道:“政法系统、纪检系统一定要把握住,这两个是关键部门,想要打开局面就必须要靠这两个部门才行,你应该是有经验的吧?”

????李天舒笑着道:“王叔,我知道的,只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什么准备,江城市的环境到底有多么的复杂,这个我心中还没有什么底气。但是我相信,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彭云林,想要打开局面,只有从这方面入手,不能一棒子打死一片,但是也不能不敲山震虎!”

????王彬道:“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王群就在西青市在锻炼一段时间吧,现在他刚刚稳定下来,这个时候调过去,有心人很容易就会说成是拉帮结派。你孤身一人前去是非常的危险的,所以到了地方首先要保证的就是自己的安全问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可以打电话给我,能够帮忙的,我肯定是责无旁贷的!”

????李天舒颇为感动的看着王彬道:“王叔,您的话我记住了,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

????王彬道:“这一次中央动怒,但是希望还在你们这一代人的身上,只要表现的好,这一次就有可能脱颖而出,明浩部长让我给你带句话,一切要以人民为中心!”

????李天舒细细的感悟着这句话,如果说一般人说出这句话显然李天舒不会如此的感悟,但是张明浩这句话透入出来的信息应该就是比较的多了。

????这个时候张明浩知道,只有一切以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才是加分的关键,任何事情不能与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驰。

????李天舒点点头道:“王叔,我一直都在这么做,以后我也会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

????王彬点点头道:“墙上的这幅字,你应该看得懂吧?”

????“真水无香?”李天舒看着墙上的这四个字,颇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李天舒道:“真水无香,应当看透一切功名利禄,远离一切世事纷繁,杜绝一切尔虞我诈,甘食粗粝,不染纷华,修美于内。只是说到容易做到难啊,真水无香表达的是爱美之心、求真之心!只是官场这个大染缸显然想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

????王彬呵呵一笑道:“我送你这四个字的意思并不是要你什么都要做到,而是要你内心深处保持这一种境界。”

????李天舒笑着点点头道:“谢谢王叔,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希望!”

????王彬道:“关于赵云和的问题你应该也是有些想法的吧?这些蛀虫们为什么我现在一直都不打击他们,你是不是有些意见?”

????李天舒道:“王叔,我知道您的格局肯定比我要大,我只是关注西青市这一亩三分地,所以格局有些小了。”

????王彬道:“呵呵,也不要说的这么谦虚,实际上我也是有一些自私的,只不过有些工作我还没有准备好,关键的牌自然要用在关键的地方。”

????李天舒点点头道:“反正我也要离开西青市了,不过严景峰的问题我觉得是一定要认真的查处的,简直就是骇人听闻,材料我已经给王叔了,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个月的时间了,到时候也要还我们西青市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王彬肃然道:“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要选择恰当的时机,才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出其不意才能攻其无备!”

????李天舒颇为同意的点点头道:“王叔,我离开西青市之后,以前跟着我的几个人我希望王叔能够照顾照顾他们,我走的实在是太过的匆忙……”

????王彬笑着道:“你的人不就是我的人么?到时候让他们过来见见我就行了……”

????李天舒一听大喜,实际上一个市委常委想要见到省委书记那是天大的面子,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投靠到王彬这边的话,以后的路要好走很多了。

????到时候只要举起一杆旗帜人物的话,西青市他们绝对是能够站稳脚跟的,跟着李天舒的常委可不是一个两个,他们自然而然的能够形成一股力量了。

????李天舒离开王彬的办公室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现在李天舒要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很多的事情都要交代下去的。

????两个人交谈的内容并不是很多,对于经济发展,王彬对于李天舒是非常的放心的,不过在有些事情的处理上,实际上李天舒并不是非常的成熟。

????或者说有些时候他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这样的情况让王彬有些担忧。在之前是有人能够保护他,但是现在呢?他已经到了一个三不靠的地方。

????这样一个地方,想要扎根下去,生存下去是不太容易的。说起来王彬对于李天舒能够站稳脚跟并不担忧,但是地方上的复杂姓可是比一般的机关单位要复杂的多。

????很多事情往往并不是主动控制就能够控制的住的,有些事情往往是天灾[***]一并发送,你即便是完全的准备,也没有办法去阻止他。

????就像是这一次的洪水,到时候出现的问题就多了,领导责任那是非常的重的。即便是彭云林这一次没有直接参与这件事情,事实上他也不可能呆在这边呆很久的。

????因为即便是下面人出了这样贪污[***]的事情,那么他彭云林还是要负主要领导责任的,既然你是一把手,那么你就要方方面面都要顾及到。

????很多人都看到了为官之人表面的风光,却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那种艰辛,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的。

????鄂北省地处中部地区,江城市更是中心的中心,属于南北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不过整个城市的布局有些乱。

????李天舒于九月一曰上午十分到达了江城市。周围很多的田地还有大灾过后的痕迹,很多人虽然不说流离失所,至少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住的地方。

????王高峰道:“老板,这条路真的是很难开啊!”,道路两旁的设施基本上都被摧毁了,道路上满是泥泞,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陷进去。

????李天舒笑着道:“咱们是过来上任的,反正距离上任还有几天,我们就在江城市周围看看,看看风土人情,了解一下这一座城市……”

????王高峰点点头,继续开着车子,李天舒看着远处很多人正在积极的排着水,稻田基本上都被淹没了,看上去一片惨淡。

????李天舒走下了车子道:“高峰,我们下去看看……”,王高峰自然要下去的,李天舒的安全可是重中之重。

????几个村民看着一辆车停下来了,也是有些好奇,李天舒上去笑着道:“大爷,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还能干啥子?把水放了呗,要不然我们就赶不上秋种了……”一个大爷慈眉善目,不过看上去愁容惨淡!

????李天舒道:“政斧没有派出专门的人员疏通这些问题么?”

????那个大爷有些诧异的看着李天舒道:“政斧?呵呵,那会中央大首长来的时候是来过几天,记者也拍了,拍完了大家就走了……”

????李天舒问道:“这个不是应该是他们的工作么?你们当时怎么不让他们把活给干完了?”

????大爷苦笑道:“人家是官,我们是民,只有他们指挥我们,哪里有我们指挥他们?口号敢的震天响,都是装装样子,我们也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