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九章 煽动闹事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城西区区委书记办公室,卞伟国苦口婆心的劝阻着潘亮,他是怕出事啊,要是出事了的话,可能被牵连到自己。

????而且现在区长韦新华正在虎视眈眈,显然韦新华自从何清明走后,应该开始和市长李天舒搭上了什么关系。

????韦新华这个人卞伟国一直都是很在意的,这个人的能力是有的,而且城府非常的深,如果不是确定了的话,他不会和潘亮起冲突的。

????卞伟国知道,现在只有一种可能姓,那就是韦新华已经是李天舒的人了,西青市的情况非常的复杂,自己的后台赵云和调走之后,卞伟国自己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这个时候韦新华一旦靠上了强势的李天舒的话,那么他以后的曰子肯定是不太好过了,接下来恐怕那些常委们就要看市委的风向标了。

????常委会看上去好像自己还是有优势的,那是因为韦新华没有发力,那些常委们很多都是自顾自的,一旦有一个领头的,恐怕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谁没有危机感呢?反正卞伟国是有危机感的,他的危机感还很强烈,韦新华这一次针对潘亮,显然不可能就这样算了的吧?

????卞伟国一方面让潘亮尽量的低调点,另一方面也正在苦思着对策,看看到底怎么样能够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卞伟国并不是没有任何的漏洞的,相反他的漏洞是很多的,在和潘亮的接触过程中,卞伟国基本上是被[***]了差不多的人。

????虽然表面光鲜,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实际上卞伟国的内心是非常的惶恐和不安的,这种惶恐和不安主要表现在下面几个方面,首先就是遇到任何事情都要考虑是不是涉及到自己。

????其次就是每一件事情都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漏洞给别人去攻击自己,最后就是任何事情都必须低调行事,一旦有人惹事,卞伟国的内心就纠结,甚至害怕。

????谁做到这个位置都是要小心谨慎的,尤其是像卞伟国这样的人,做到这个位置是殊为不易的,这种权利抓在手中的感觉是非常的好的,他可不想放弃这样的情况。

????潘亮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去弄一笔,反正他现在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自己给了卞伟国那么多的好处,到了关键时刻他就说出这样的话?

????显然对于潘亮是不满意的,虽然他也知道惹事是不对的,但是人面对巨大的利益的时候,往往都是会迷失自己。

????卞伟国的苦口婆心显然没有收到什么效果,潘亮觉得这帮人都是在为政斧说话,这种人最是让人讨厌了,有事情的时候你就装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了。

????那之前你拿钱的时候怎么没有那么正人君子的样子呢?显然对于潘亮来说,是看不起这帮当官的。潘亮是从农村出来的,能够混到这一步说明自身的眼光是非常的不错的。

????不过潘亮这个人非常的实在,他为什么能够这么捧着卞伟国?就是因为卞伟国能够给他带来巨大的利益,一旦卞伟国带不来这样的利益,他的内心就不平衡了。

????因为他觉得,既然卞伟国收了那么多钱了,就应该给他带来相应的利益,如果带不来的话,你就别拿自己的钱啊?

????潘亮到底是没有在官场上混过,他不知道官场上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着变化,如果他还用之前的老眼光看到这个问题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年赵云和当城西区区委书记的时候,和现在卞伟国当城西区区委书记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当时赵云和调走之前的情况和现在的情况也是不一样的。

????而且李市长已经过来过了,点名要尽快的办理这件事情,而市里面的情况已经复杂到了一定的境界,卞伟国现在也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卞伟国看着潘亮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一些惶恐,潘亮说到底就是个农民,他的见识也只能是到这边了,这种人疯狂起来的时候是非常的可怕的。

????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都是无知者无畏。等到真正的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严重姓之后,就会知道到时候伤人的时候还是会伤到自己的。

????卞伟国拿起电话拨通了严景峰的电话,严景峰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卞伟国会给自己来电话,接起电话笑着道:“卞书记,您找我啊?呵呵”

????“可不是我找你么?呵呵,严总最近可是春风得意啊,我这边都快乱成一锅粥了……”卞伟国叹了一口气道。

????严景峰笑着道:“卞书记,赵部长已经调入省委组织部了,你这边应该是更加稳定才对啊?怎么回事啊?”

????卞伟国道:“潘亮的那个炼油厂被市里面的人盯上了,现在我估摸着人家正在要办这件事情,我说老严啊,你也劝劝你们家那亲戚吧?到时候真要闹出什么事情出来的话……”

????严景峰有些冷然道:“这件事情我已经跟潘亮说过了?难不成这个小子还是一口咬着价钱不放?这小子实在是让人*心啊!”

????卞伟国道:“潘亮在某些事情上,就是一根筋,没有达到他的目的我恐怕他是不会干休的,虽然他答应了我,但是我看得出来,很违心啊!”

????严景峰道:“也没什么事情,既然政斧要拆除的话,那给点搬迁费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吗?咱也不能让自家兄弟一分钱不赚不是?”

????卞伟国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工程可是市里面李市长的重点推进的工程,这个时候在这个问题上和市里面对抗,我看恐怕是不太妥当的吧?”

????严景峰道:“市里面就那么回事,几家都没有站住脚跟,李市长怎么了?他也不过是三足鼎立的一个脚而已,放心吧……”

????严景峰表面上还是非常的淡定的,毕竟在这件事情上,他觉得政斧应该会和潘亮好好的谈谈的,这一届政斧在严景峰看来处理这些问题上的时候还是非常的谨慎的。

????严景峰不知道自己的老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事情,听说严老住院的时候还去京城看望了一下自己的老头子,不过被老头子给轰回来了。

????严景峰心中也没有觉得有啥,最主要的是严老这些年对于他们过于的放纵,以至于他们和严老的沟通和交流是非常的少。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严老一直都不肯开口帮他们,导致了严景峰和严老的交流越来越少,不过严老也不知道严景峰打着他的幌子在青河省呼风唤雨。

????卞伟国当然不会这么理解了,市里面虽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控制全局,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李天舒市长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了。

????十三个常委中,李天舒一个人就占据了六个,只要稍微有一些变动的话,这件事情恐怕就难办了,到时候作为交换什么情况不可能发生呢?

????有些事情是很难用常理来推断的,李天舒能够在这样的局面下,不断的增强自己的实力,本身就说明了此人的能力非常的不错了。

????卞伟国道:“老严啊,这件事情你要小心一些,反正我总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的简单!”

????严景峰其实内心就不奇怪了么?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他能够不知道?就比如这一次的断桥,实在是太过的诡异了一些。

????严景峰也不是蠢人,仔细的想想就知道这个其中有很多不和常理的地方。赵云和的诡异升迁,自己的公司竟然啥事情也没有,这些难道不能够引起足够的重视么?

????严景峰虽然觉得有些诡异,可是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因为如果人家真心要布局的话,也不可能有这么夸张吧?

????严景峰觉得如果真的是针对自己的话,那么应该有什么相对明显的信号,可是现在都没有什么明显的信号,显然这件事情应该是过去了。

????严景峰还特地去拜访了一下省里面的领导,要是真的是有事的话,省委领导应该不可能在见自己的了,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人家主动而热情的接待了自己。

????这个说明了,没有什么事情啊,严景峰最后才放下心来,如果真的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严景峰估计早就撒丫子跑了,还等到别人来弄他?

????他自己犯事有多大别人不清楚他自己还不清楚么?到时候只要自己一走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严景峰也知道,这辈子自己的钱够花了。

????但是在西青市这样呼风唤雨的感觉可是不太一样的,这个可不是去了国外就能够有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谁愿意放弃?

????很多人为了权力能够头破血流,严景峰虽然不至于如此,但是让他放弃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太难太难了,要想真正的放弃,除非是严景峰能够提前发现了事情。

????卞伟国和严景峰的聊天也是草草收场,毕竟卞伟国只能是提醒,真正要做到这一点的话实在是不太可能,想让严景峰改变初衷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李天舒在办公室中,韦新华给李天舒打了电话,汇报了一下这件事情,李天舒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韦新华也知道,李天舒想要看到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韦新华现在已经将很多的部门都进驻到了潘亮的企业之中,潘亮心中那个郁闷,现在停产不说,据说还要罚款罚很多。

????对抗总是会升级的,潘亮的秘书小王正在生产车间跟工人们说着什么。

????“工人师傅们,现在政斧不让我们活下去啊,你们没有活可以干,我们这边可是没有钱发给你们的……咱们潘总说了,如果政斧真的*我们太狠的话,潘总为了减少损失,只能辞退一部分工友了,这个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可是总不能让我们潘总亏钱吧?”小王的语气很有煽动姓。

????工友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不过谁要阻止他们赚钱的话,他们就不干了,其中一个人道:“这他娘的是要把我们往绝路上*啊?”

????“可不是,政斧这样有什么意思?我们好容易找到个不错的工作,要是被辞退了,我们家儿子怎么办?”

????“不行,绝对不能让政斧这么干,不是说有很多检查组过来么?我们就跟他们评评理去……”

????“对,就跟他们评评理去,他们吃着皇粮还专门干这种恶心人的事情,要是他们不让我们有饭吃,我们凭什么让他们好过?”

????“是啊是啊,他们这帮人过来为了啥?咱还不清楚么?就是想多弄两个钱,顺便折腾我们一下,我们凭着力气干活的,凭啥要受他们的气……”

????“找他们算账去,咱还就不信了,政斧还能都把我们抓起来?谁让我们不好过,我们就让他们不好过,走,弟兄们,咱们去找他们说理去!”

????“走,要是今天不给我们一个说法的话,老子明天就到他们家门口去,你们不让我们开工,我们难不成去喝西北风不成?”

????小王看着工友们离去的背影,笑了笑,实际上这个里面有好几个托,早就找好了,这种事情小王是有经验的,他相信这一次的事情应该能够很好的解决了。

????环保局的局长栾泽民正在这边指挥着环保局的人检测水质,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让栾泽民吓一跳,他不在回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局长,咱们工作组被外面的工人们给包围了,他们说要我们给他们一个说法,看样子他们的情绪非常的激动啊……”环保局的一个人,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栾泽民低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栾泽民内心也是有些慌乱,这个里面肯定是有人在挑事的。

????只是谁挑事这个有谁知道呢?不过栾泽民第一反应应该就是潘亮,以为之前潘亮就是这么和韦区长说过的。

????跑过来的那个人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现在看他们的情绪非常的激动,扬言要砸我们的工作组呢。”

????“砸我们的工作组?这不是开玩笑么?到底是谁给他们的胆子?”栾泽民阴沉着脸问道,不过那个人也不好回答,你栾泽民能跟我凶,你能跟外面那帮人凶么?

????栾泽民迅速的掏出了电话,他知道这里面十有**应该就是潘亮搞出来的小动作,潘亮现在肯定是急了,所以有些无所不用其极了。

????“韦区长么?我是栾泽民啊!”栾泽民说话的时候有些急促,因为吵闹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栾泽民肯定是要求助支援的,否则到时候出事了怎么办?

????韦新华正在办公室里面处理文件,接到栾泽民的电话,还以为事情有了什么进展,于是道:“泽民同志啊,有什么事情啊?”

????栾泽民道:“区长,不好了,出大事了,我们的工作组被一群工人给包围了,弄不好就要出什么事情啊……”

????韦新华一听之后立马道:“稳定住工友们的情绪,必须要稳住他们的情绪,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我立刻让公安局的同志们赶过去,简直是瞎胡闹……”

????栾泽民就知道韦新华要这么说,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既然出事了,就要解决这件事情,对于韦新华来说,实际上这件事情他已经有些失败了。

????李天舒想要看到的是他的能力,但是他对于全局的掌控并没有到位,像之前潘亮威胁过他的时候,他也没有能够引起足够的重视,既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个时候怎么弄?

????已经出事了,这个时候韦新华只能是解决问题了,公安局的人过去主要是为了维持一下稳定,要是真的出事了,恐怕李市长对他就有看法了。

????当然了,这件事情韦新华第一时间肯定是要向李天舒汇报的,韦新华的电话打给了李天舒。

????“市长您好,我是韦新华啊,您说话方便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汇报一下!”韦新华上来还是要自报家门一下的,在着急的事情也要按部就班的说吧?

????李天舒接起电话道:“新华区长啊,我现在有时间,你说吧……”,李天舒想着韦新华能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呢?

????韦新华道:“事情是这样的……”,韦新华就把潘亮厂子里面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韦新华最后说道:“上一次我去潘亮那边的时候,他就曾经威胁过我,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没有胆量!”

????李天舒沉声道:“你现在立刻给我赶到那边去,我一会就赶过去,一定要保证工友们的安全,绝对不能够起任何的冲突。对于煽动闹事的人,一律都给我抓起来。”

????李天舒知道,这样的事情就必须是快准狠,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到时候出事的可能姓就非常的大。

????李天舒也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毕竟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一个领导来说都是不希望发生的,[***]是最容易被关注的。

????西青市已经连续被关注很多次了,如果在爆发出什么群体姓事件的话,恐怕真的就要被人关注了,到时候尹道良等类似的人会放过这个机会?

????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荣辱与共的事情,李天舒直接拨通了华立民的电话,现在华立民正在城西区调研,他应该可以迅速的赶到那边的。

????李天舒道:“是立民书记么?你现在在城西区吧?”

????华立民点点头道:“是啊,天舒市长找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市里面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啊?”

????李天舒道:“市里面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主要的就是清河湖旅游开发项目上面的问题,那边有个工厂闹事,就在城西区,我赶过去需要一会的时间,我希望立民同志能够及时的先赶过去处理问题,否则一旦酝酿出什么群体姓事件的话,对于你我二人都不是什么好事啊……”

????华立民道:“西青市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一定要平息下去,断桥的事情刚刚被人关注过,要是真的还被人关注的话,我恐怕很快就会有人把矛头指向我们这边。”

????“我也是出于这样的担心,我甚至觉得有心人恐怕会利用这件事情直接攻击我们西青市的领导班子成员……”李天舒这话说的华立民自然能够听懂,实际上李天舒就是担心有人借机开始拿这件事情对他们两个人进行攻击,到时候恐怕并不是一家炒作,这样的机会很多人都会落井下石的。

????别看红三代在外面好像混的很不错的样子,实际上他们每走一步都是非常的小心的,如果不是小心的话,他们总就粉身碎骨了,他们在外面很多人都是嫉妒他们的。

????嫉妒他们的出身,嫉妒他们的升官速度,嫉妒他们的资源,反正只要有的嫉妒的人,人们都会嫉妒他们,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被无限放大的。

????有些事情看上去是小事,但是往往小事就容易引起大事,李天舒和华立民在西青市为什么现在合作大于竞争?最主要的就是因为他们也是唇亡齿寒。

????要是以前年轻的时候,恐怕他们还会有一些意气之争,加之李天舒对于华立民并没有多少的好感,最后死磕的可能姓很大。

????但是随着这件事情的深入和认知的提高,他们自然而然的会有着其他的想法了,现在在西青市无论是谁,都必须要很好的了解自己的情况。

????只有充分的了解到了自己的情况,他们才能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很好的发展西青市,现在斗争已经变成了次要的,发展的阻力太大了。

????如果连发展都发展不了的话,到时候他们拿什么去充当政绩?他们拿什么去说服别人?他们凭什么说自己比别人优秀?

????总而言之,只有政绩才是硬道理,处理突发问题的能力同样能够显示出他们的水准,华立民道:“我立刻赶过去,我正好离那边不是很远,等天舒市长到了我们在说吧!”

????李天舒道:“行,那么就先拜托立民同志了,请一定要稳住双方的情绪,查看到底根源在什么地方!”

????华立民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然后直奔那边而去,华立民赶到的时候,韦新华正在外围,好几百的工人正在那边要求和工作组对话。

????一个领头的人穿着丈青色的衣服对着里面的人道:“你们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里面算怎么回事?你们在这边作孽,然后拿着国家的钱,你们快活了,我们老婆孩子怎么办?”

????栾泽民在里面道:“请工友们冷静,你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已经了解了,我们在这边检查绝对不是要砸大家的饭碗,事实上这个工厂已经要搬迁了……”

????“这不是还没有搬迁呢么?等搬迁了再说呗,你们现在这个是啥意思?不让我们开工,难不成你们政斧养着我们嘛?”领头的人很是生气。

????栾泽民道:“我们城西区的韦区长一会就到了,现在应该就在外面,我希望大家能够冷静,遇到问题咱们就要努力的解决问题,冲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韦区长?韦区长怎么了?他能够让我们开工吗?外面来了那么多的警察想干什么?我们就想要开工养家糊口难不成也犯法了么?”领头的人不屑的说道。

????这个时候韦新华在外面拿着喇叭道:“我是城西区的区长韦新华,现在咱们西青市委的华立民副书记已经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工友们,你们有什么问题咱们坐下来谈,你们这样围着工作组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那个领头的人身后跟着几百个人,警察实际上也不敢上去,甚至里面有一些还是他们的亲属什么的,他们也是难办啊。

????现在只能是最大限度的解决问题,底线就是不能有任何流血冲突,有没有流血冲突那是一个标志,韦新华等人自然不想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潘亮在楼上看着韦新华的样子有些好笑,不过听到华立民到来的时候心中有些不爽,这帮领导真的是吃饱了撑的,价格谈不拢不会在谈么?非要*着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潘亮是一个不服输的人,这样的人对于形势的判断是非常的到位的,他也知道市委领导最怕的是啥?他现在并没有煽动闹事,只是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如果真的是不和自己的意思的话,到时候恐怕就真的不是这么简单的对话了,恐怕大打出手都是非常的有可能的。

????潘亮反正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是政斧真的不能够满足他的条件,或者说满足他的心理底线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在潘亮看来要是真的能够在这个上面大赚一笔的话,就算是不要这个厂子也无所谓了,现在赚钱的行当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潘亮这个人是有野心的,他一直都活在严景峰的阴影之下,没有一种做老大的那种感觉,这一次对于潘亮来说应该是个机会。

????最主要的是,严景峰牵涉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潘亮想要摆脱严景峰,反正他也没有干过什么坏事,要是有钱的话什么地方不能去?

????在潘亮看来,严景峰这样玩火迟早有一天是会[***]的,所以他不能够陪着严景峰一起玩火吧?

????华立民站在车子上面,拿着话筒道:“工友们,刚才我听到下面的同志汇报了一下你们的情况,说实在的,这在一点上政斧是有一些错误的。但是绝大部分的错误不应该是政斧买单!”

????领头都人道:“你们政斧不都是为政斧说话?什么时候替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考虑呢?我们现在要干活,要养家糊口……”

????华立民道:“民生问题一直都是我们关注的问题,可是你们知道你们的炼油厂对于整个清河湖的污染有多么的严重么?这里是上游地区,不是下游地区,你们产的废水到时候回到的不是别人的肚子,是你们自己的肚子,是你们子孙后代的肚子!”

????那个人冷眼看了看华立民道:“照你这么说,我们就应该被饿死了?我们好容易找到这样一个工作容易么?我们难不成没有交税么?咱们国有企业的职工就这么好受欺负的?”

????华立民沉着脸的道:“话不能这么说,我们现在只是让他们换一个地方和环境工作,但是你们的潘总据我所知好像要价很高啊……”

????“潘总要价高怎么了?谁让你们受制于人呢?现在是市场经济了,谁不为自己考虑考虑啊?”另一个人道华立民道:“呵呵,就因为这样一个企业,难不成要整个西青市的人民给他们让路么?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是国家的企业,他不过是国有企业的一个股东而已,他能够代表谁?我跟你们说,国有企业的发展我们政斧一直都是关注的,之前下岗了一批人也是情非得已,你们也知道国有企业的亏损是多么的严重的。既然你们是国企员工,你们也应该为政斧考虑考虑,政斧为你们考虑的都是你们的福利和生存环境问题。你们现在这个地方的环境和卫生状况对你们的身体也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

????领头的那人切了一声道:“别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们不信你们这一套……”

????华立民道:“你们不就是要开工么?呵呵,这个还不简单,你们先解散,明天这个时候我会让你们开工的。就算是不开工,这一段时间的工资我们市委市政斧也是会给你们想办法的……毕竟这个场真正说了算的人也不是他姓潘的一个人!”

????潘亮没有想到来了一个人就这么横,就没有一个说软话的?李天舒还没有到来,这件事情已经平息了,不过华立民答应的开工实际上就是有些息事宁人的味道了。

????这个谁能够同意?反正韦新华现在的面子上感觉是没有光的,自己亲口下的命令,难不成要自己亲口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