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严老的态度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青河省委召开常委会,讨论关于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人选。高政国等人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王彬竟然拿这种事情出来讨论,感觉有些奇怪。

????不过王彬好像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这个时候高政国自然想着一个副部长至少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当然想要一鼓作气的拿下了。

????王彬和裴均两个人在那边煽动气氛,整个省委常委会变成了一个双方你争我斗的架势,不过高政国总感觉里面有什么不对劲。

????最后的结果更是让高政国瞠目结舌,因为他竟然拿下了这个位置,西青市市委组织部部长赵云和,竟然成为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是有反常即有妖,这个事情对于高政国来说,感觉有些不好,但是哪里不好又说不上来,不过至少现在收拢了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过来了。

????王彬的表演还是很到位的,看到这样的情况,脸色有些阴沉的厉害,裴均的脸色同样的不好看,实际上裴均并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王彬只跟一个人通过气,王彬一系中有一个人选择了弃权,导致了这一次事情出现了很大的变数。

????回到了办公室,裴均紧跟着就进来了。王彬看着裴均道:“怎么了?老裴,心情不好?”

????裴均有些郁闷的说道:“心情还行,就是这件事情怎么感觉那么的别扭呢?”,裴均早就感觉出来有些不太对劲了,作为省委组织部部长,他知道王彬的意图没有得到实现是意味着什么。

????不过裴均看着王彬进来之后的表情完全不像在常委会上表现的那么的愤怒,心中自然是奇怪不已了。

????王彬笑着道:“这件事情怪我没有跟你说清楚,主要也是想要请老裴你帮我演戏嘛。事情是这样的……”,说完,王彬就将这件事情说了一遍。

????裴均的脸色古怪颇为的古怪,之后哈哈一笑道:“书记,你要是真的跟我说了,我恐怕还真的演不好,没有那么入戏啊……”

????王彬道:“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就是这个道理,有些时候看着感觉自己是赚了,其实是亏了,反之则亦然……”

????裴均道:“那西青市委这一次是不是要有很多调整了?目前青河省的关系实在是有些太过的复杂了……”

????王彬道:“不管情况怎么的复杂,我们都要有清醒的头脑,西青市的发展是放在第一位的,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一切都是枉然!”

????裴均笑着道:“不过这件事情高省长那边既然应承下来了,我看以后他们是要负责任的!”

????王彬点点头道:“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经过深思熟虑的!”,王彬这一次无端向高政国开炮,实际上就是因为王彬在省里面受到的压制有些大。

????现在只能是反其道而行之,到时候拿下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了,目前来看,裴均担任省委副书记的可能姓是比较大的,所以要培养接班人了。

????裴均刚才还在为自己的人不能够接任而感到郁闷,现在已经是换了另外一种心情了。

????裴均道:“李天舒同志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这一次断桥事件的调查,我看可以在果断一些,在深入一些,对于那些长期的毒瘤能够清除的就要清除啊!”

????王彬摇摇头道:“不是那么容易的,严老这边的情况你应该也是知道的,说起来你应该也是严老一手提拔起来的吧?”

????裴均苦笑道:“严老的确是我的老领导,但是也只是严老是我的老领导,严老的姓格我是知道的,刚正不阿,即便是自己的亲友有什么事情,我相信以老领导的姓格应该是……”

????裴均的话说的让王彬对裴均有了新的认识,至少裴均这个人在某些事情上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

????因为现在在王彬这边,所以如果过分的表现的对于老领导的尊重那是不行的,但是裴均这一番话既提高了严老的光辉形象,又能够对自己表达了忠心。

????王彬笑着道:“严老是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某些问题上的认识,是要比我们这些人要高的多,我们要本着向严老学习的态度啊!”

????很多事情都是别人臆想出来的,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严老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正是因为不知道严老什么态度,所以他们办事情有着很多的掣肘。

????严老在这件事情上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变成了这样了,否则的话大义灭亲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谁敢越雷池半步呢?

????你总不能直接去问严老,你的儿子犯事了,我们要办你儿子,你应该不会生气的吧?这个就是一个蠢人干的事情了。

????严老背后的力量可不仅仅是严老一个人,而是代表着整个政协的力量之一。虽然华立民的大伯华国东现在担任政协主席。

????但是华国东只能全面掌控,政协内部的派系林立,严老实际上的地位虽然比不上华国东,但是却也相去不远了。

????裴均道:“我们党员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首先都是要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考虑,如果严强峰同志真的犯了错误的话,我相信组织上一定会给严强峰同志一个说法的。”

????王彬道;“现在我们有很多的同志不懂的洁身自好,这个很不好,青河省原本就是积弱,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种,不是人民不想创造价值,而是人民创造的价值到哪里去了?”

????裴均也是道:“是啊,如果我们的官员能够真正的把人民放在心中,我相信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人民是有希望的。青河省的发展不是一天两天,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展现出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青河省的发展就是指曰可待的。”

????王彬道:“关于严强峰同志的调查,现在正在秘密展开,你知道一下就行了。很多的官员已经涉入其中,我看虽然不能一棒子打死,但是对于严重违纪的同志应该还是要严厉惩处!”

????裴均道:“纪委那边我看阻力应该不是太大,不过严老一系的人目前分散的厉害,如果真正的抱团的话,我看还是有些难度的……”

????王彬道:“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先把那些违纪的同志给清除了,最后再来讨论严强峰同志的问题!”

????裴均想了想道:“虽然是这样,但是稳定也是很重要的,我相信中央对我们青河省尤其是西青市的关注程度应该是非常的高的。如果频频出事的话,我看中央对于我们省委的掌控力度就要有所怀疑了,我们不能够给中央造成一种不作为的样子……”

????王彬道:“青河省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很多人表面上看没有什么,谁知道他的后面是不是有什么大鱼存在?所以做任何事情我们都是小心谨慎的,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们有些时候还是要硬着头皮做一些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自己的事情。当好一个官员,绝对不能一味的喊打喊杀,最终折腾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老百姓啊!”

????王彬这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感觉还是非常的有道理的,至少从裴均看来是这样的,青河省目前的发展虽然稳定,但是事情越多越影响稳定。

????这个时候王彬为什么要考虑严老的感受?毕竟严老已经在中央了,而且裴均更加知道严老的背后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势。

????其实裴均这么做也是有风险的,他知道严老的姓格是不错,但是严老毕竟只有这两个儿子,一下子都失去了对于老人的打击有多大,裴均是知道的。

????对于这个老领导,裴均是非常的佩服的,骨子里面就有一种刚正不阿的气质在,不过越是这样,裴均越不愿意看到严老如此的伤心。

????裴均是知道的,其实严强峰兄弟两个都是仗着严老的面子在横行霸道,很多时候裴均也是无奈,但是这一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和王彬谈了一阵之后,回到办公室,裴均的心中非常的抑郁,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发泄,他拿起电话又放下,因为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和严老说。

????王彬和裴均谈这件事情的时候,实际上裴均也知道,王彬就是想要自己去试探一下严老的态度,但是一旦严老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会按照一个什么思路去发展呢?

????这个谁都不敢保证,既然不敢保证的情况下,任何的情况就都有可能发生了。裴均相信,无论怎么发生,严老那边的态度是最为关键的。

????接下来是将要面对一场龙争虎斗?还是一场平湖荡秋的湖面,这个就是要看严老最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裴均能够坐上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职务,就是因为当年严老的力挺,裴均心中有些愧疚,不过政治斗争就是这样,妇人之仁要不得。

????再者说了,裴均和严强峰之间本身就是不和,在严强峰看来,当年自己也是有机会的,只不过因为老爷子有些过于迂腐,才导致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裴均一个外人,怎么能够上位呢?老爷子刚去全国政协的时候,竟然不力挺自己这个儿子,而去挺一个外人,说实话,严强峰内心很受伤的。

????裴均的两个人不住的活动着,不过距离拿起电话也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犹豫了半响之后,裴均还是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的那头隔了大约二十秒钟左右,终于接通了,一个熟悉而苍老的声音传入了裴均的耳中:“喂,我是严云山!”

????“老领导,我是小裴啊!”裴均的声音有些小,不过还是中气十足的。

????对面的严云山呵呵一笑道:“小裴啊,你怎么好好的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青河省的事情我一直都是和关注的,你们的发展还是不错的……”

????裴均道:“老领导,您就甭夸奖了,这些都是下面的同志比较的努力……”

????严云山在京城,已经知道了李天舒等人的事情,笑着道:“这些小同志虽然年轻,但是有冲劲,有活力,我不得不承认我老了,西青市的发展很不错!”

????裴均笑着道:“老领导,您也是西青市的老领导了,这些小辈应该都是在你的基础上开始不断的发展的。”

????严云山呵呵一笑道:“这说的什么话,对于西青市,我还是有着愧疚的,我没有发展的好啊!”

????裴均道:“老领导,你以前在西青市的时候,维持了西青市的稳定,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每一个时期都有自己的任务和使命的。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发展经济嘛!”

????严云山也是露出了笑容道:“还是你个小裴会说话,说说吧,今天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裴均有些严肃的说道:“老领导,有一件事情我要跟您说一下……”

????严云山呵呵一笑道:“什么事情你说就是了,不要搞的这么严肃,还有什么事情我不能承受的么?呵呵”

????严云山觉得自己活了一辈子这么长时间,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了,不过裴均这么严肃,难不成青河省有什么事情么?

????裴均道:“老领导,目前组织上正在调查严强峰同志的问题……”

????严云山听了之后问了一遍道:“你再说一遍……”,裴均无奈的只有在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话。

????严老沉默了,裴均道:“老领导,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应该提早的告诉你的,不过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

????严云山沉默了一阵问道:“强峰到底是干了什么事情?组织上要调查就调查,身正不怕影子斜,要是他真的是触犯党纪国法的话,我第一个不饶恕他!”

????严云山的内心并不好受,自己一生清白,没有想到到老了竟然是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抹黑,他也知道组织上如果没有什么充分的证据的话,应该不会随便冤枉一个人的。

????裴均道:“就在前两天,国家发改委、交通部、财政部修建的中青公路,在西青段发生了桥体塌方事件,死了九个人!”

????严云山震惊的站起来道:“什么?这件事情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裴均道:“目前正在封锁消息,老领导,这个桥是景峰下属的一个建筑公司修建的,目前已经有人投案自首了,但是组织上还在深入调查!”

????严云山的眼前一黑,如果是一个儿子犯事了的话,他还能够忍受,但是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严景峰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哀大莫过于心死……

????裴均在那边喊着严云山喊了好多声,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过了好一会,裴均的心情也变得急切了起来。

????严云山受到的打击太大了,过了好一阵,严云山终于缓慢的睁开眼睛,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担心的态度?”

????裴均听到严云山说话,心情放松了下来道:“老领导您没事吧?您要保重您的身体……我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我不应该说的……”

????严云山道:“你说是对的,是我疏于管教啊,之前有人跟我提过他们在青河省的一些事情,但是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九条人命……很好,非常好!”

????裴均连忙承认错误道:“其实这件事情也在调查之中,不过严强峰同志的问题并不算是特别的严重,不过想要保住官职应该不太可能了。但是景峰的问题就严重了,我听省委王书记说,景峰可能涉黑……”

????严云山道:“不管是干什么,我还是一句话,只要是触犯了党纪国法就给我依法办理!如果你们不来,那我就亲自来了……”

????裴均的眼中泛着泪花,这是一种对于老前辈的尊重,没有任何的由来,没有任何的虚伪的成分在里面,单纯的尊重!

????裴均道:“老领导,您的高风亮节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已经和王书记说过了,不过王书记还是让我过来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严云山道:“这件事情我会跟王彬同志沟通的,不过我的态度是明确的。我一生光明磊落,虽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好官,至少也没有干过有损百姓利益的事情。没有想到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小裴啊,我就这么两个儿子,如果强峰真的没有大的过错,就让他回到我身边吧!”

????严云山的意思其实裴均懂的,严云山也是人,他不想徇私枉法,但是也想着如果不是很严重的话,能够法外容情!

????裴均道:“老领导您放心,我一定尽力……”

????严云山道:“我一阵我回一趟青河省,这件事情既然你们秘密进行,还是继续的秘密进行吧,我知道组织原则……”

????严云山作为一个父亲,他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但是他首先是一个党员,一个官员!

????在这种靠着关系走的社会,能够有这样的老同志,能够有这样的高风亮节,能够有这样的悲壮之举,实在是国家之幸、民族之幸!

????严云山挂了电话,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噗的一下从喉咙里面喷了出来,好在严云山的秘书刚才就听到里面的动静,进来看了一下!

????严老住院了……

????这个消息在青河省传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是有些愕然,好好的严老怎么会住院了呢?

????华立民听到严老住院的消息的时候,心中还是非常的激动的,要是严老真的住院了的话,那么针对严强峰和严景峰的调查就能够更加的从容了。

????如果一旦严老西去的话,那么华立民觉得此事再也没有任何的威胁了。华立民的想法同样也在李天舒的脑海中有过。

????严老住院对于青河省是一个极大的震动,在这个关系非常微妙的时期,竟然严老住院了,李天舒也在想针对严强峰和严景峰的调查是否要继续。

????目前严强峰的问题还算是比较的小的,主要的就是在工程问题上对自己的弟弟放纵了一些,不过这个在官场上屡见不鲜。

????很少有人拿这种事情说事,李天舒也不可能追着严强峰不放的,实际上李天舒主要针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严景峰。

????严景峰对于西青市的发展就是一颗毒瘤,现在严老住院了,李天舒横下心来,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撒手。

????李宏远在这一天打了一个电话给李天舒,因为针对严景峰的事情,李天舒也是征求过李宏远的意见的。

????李宏远道:“天舒啊,严云山同志住院的事情你知道吧?”

????李天舒道:“我知道,大伯,这件事情在我们西青市体制内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闻了,不过我认为针对严强峰和严景峰的事情不能够放松……”

????李宏远叹了一口气道:“严云山同志昨天给我打了电话……”

????李天舒有些纳闷的问道:“他给大伯打电话干什么?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李天舒的脑海中瞬间涌现出很多的想法,自己调查严景峰和严强峰两兄弟的事情只有王彬知道,难不成是王彬泄密给严云山的?

????不过后来一想也不可能,要是王彬是想要通过这件事情知道严老的态度的话实际上还是有可能的。

????李宏远道:“严云山同志一生都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鞠躬尽瘁,我们不要无端的怀疑严云山同志的人格问题。呀云山同志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他的态度也是明确的,只要违反了党纪国法一定要严惩不贷,如果西青市不处置,那么他也要大义灭亲!”

????李天舒听出来了,李宏远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就是要告诉自己,严老是答应了要办他儿子的,但是另外一层意思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西青市!

????也就是他二儿子所在的地盘,那么只能办一个。不过李天舒也没有想两个一起办,既然严老打电话给李宏远了,说明只要把华李两家在西青市的拦路虎给去掉了的话,那么他们也是可以接受的。

????李天舒点点头道:“大伯,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了!”

????李宏远笑着和李天舒说了两句之后就挂了电话,李宏远也是没有办法,实际上他也是被严云山的那种行为给感动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是人间悲剧,谁也不希望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是真正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严云山为什么住院?还不是因为听到这件事情?但是即便是听到这件事情之后,醒来还是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严云山知道,西青市目前应该就是华李两家争雄的时代,严云山给华李两家的就是一个交代,那就是牺牲了自己的二儿子。

????说实话,严云山对自己的二儿子也是非常的失望,他不知道自己的二儿子竟然干出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原本在他看来自己的二儿子是最为的乖巧的。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到了这个地步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李天舒觉得应该没有太大的那种压力或者什么了。

????华立民同样也是收到了这样的暗示,不过华立民不知道的是,李天舒已经暗中调查了,从表面上看现在对于严景峰不利的东西机会是没有的。

????华立民有些奇怪为什么严老会突然有这样的表示,不过显然即便是动了严老的儿子,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的,这个就是现在华立民的理解。

????市委组织部长赵云和的办公室内,现在的严景峰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调查了,还在那很是逍遥,不过自己父亲生病这件事情让他心情现在也不是很好。

????赵云和和严景峰是老相识了,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比较的密切,来往的时候都是非常的注意。

????不过这一次赵云和升入正厅级干部,位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严景峰自然也是要来恭贺一番的。当然了,两个人就像是巧遇一般的,被赵云和请进了办公室。

????“赵部长,我可是要恭喜你高升了啊,呵呵!”严景峰在外面的时候就是非常的客气。

????赵云和领导的架子拿捏的恰到好处道:“嗯,严总客气了,我们西青市的发展还是要多靠严总这样优秀的企业家的扶持啊。”

????严景峰被赵云和喊了进来之后,严景峰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道:“老赵啊,这一次你真是赶上了,听说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好像出事了,让你顶上去了,这一次你安全了!”

????赵云和笑着道:“我本来以为这一次会出大事呢,没有想到竟然是大好事,听说这一次是高省长力荐的,我和高省长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啊……”

????赵云和是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高省长会突然好好的帮助自己呢?没有这个道理的啊?但是这个就是他想不通的地方,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太想通这个问题。

????严景峰笑着道:“这件事情我倒是略知一二……”

????赵云和哈哈一笑道:“严总在青河省那是独树一帜的,要是别人说这个话我还真是不相信,但是你严总说这个话,那我是一百个放心啊!”

????严景峰笑着道:“老赵,你就不要跟我一口一个严总的了,我们两兄弟在一块,就互相称呼一下就行了。”

????赵云和点点头道:“这一次的事情老严你也知道的,我是吓得不轻啊,可是最后愣是啥事也没有,就是老朱受点苦了……”

????严景峰道:“等等我把老朱捞出来就行了。你的事情是这样的,原本省委王书记是要提名裴部长的人的,可是后来高省长一力阻拦,不知道为什么王书记那边一个常委竟然沉默了,这件事情就变成了这样了,至于那个常委为什么沉默,这个咱们就要问问高省长了,我们是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严景峰就跟自己看见了常委会一样,其实他在常委里面也还是有人的,要说混得好,实际上严景峰混的真正的比严强峰要好得多。

????严老其实也知道,自己的二儿子心思比较的活络,只不过在他的面前是非常的老实的,以至于严老听到自己的二儿子变成这样的时候,内心是非常的彷徨的。

????赵云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愣住了,随即哈哈一笑道:“高省长这个是阴差阳错的就把我给推上去了……”

????严景峰笑着道:“我听说省委组织部部长裴均很有可能再过几年就是副书记了,到时候主要你干得好的话,我相信至少是一个常务副部长,很有可能给你提个常委!”

????赵云和心中躁动了,要是真的是提个常委的话,那么这个价值可就大了。现在自己是市委常委,要是省委常委的话,那就是几年跨了几个台阶了。

????赵云和道:“老严啊,这件事情我看还是需要你帮衬帮衬才行啊,要是没有你就没有我赵云和的今天!”

????严景峰呵呵一笑道:“老赵,咱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么?我严景峰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就凭咱们这兄弟的关系,我能够让你吃苦头么?再者说了,要是你真的能够当了常委的话,对我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嘛,咱们这个叫做相互扶持……”

????赵云和心中美滋滋的,别看西青市市委常委的位置看上去牛掰,但是要是真的能够变成省委常委的位置的话,西青市市委常委的位置还真是不够看的。

????赵云和非常的享受升官的这种感觉,原先毕竟是一个市,现在突然变成了一个省的领导,这个格局就不一样了,说话的底气也就不一样了。

????只不过赵云和和严景峰都不知道的是,他们只不过是别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谁是都有可能被吃掉。

????PS:八千字继续,求兄弟们助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