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七章 最高首长知道了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办公室内,气氛十分的凝重,杨广正长期居于高位本身就已经是不怒自威,而现在给王秘书的压力似乎更加的大了一些。

????杨广正一听王秘书的话,立刻拿起了报纸朝着下面的编者按看了看,不过编者按那一块,正好被水弄湿掉了,自己有些模糊了。

????杨广正立刻急切的说道:“快,去把你的报纸拿过来!”

????王秘书匆忙将报纸拿过来,然后给杨广正看了看,杨广正看了下面的编者按:华夏盐东市盐宁县林海乡---李天舒!

????林海乡?这是个什么地方?王秘书看到杨广正纳闷,直接道:“我刚才电话查过了,这个李天舒是个大学生,就是咱们苏江金陵大学今年毕业的,现在在林海乡任职,担任人民政斧的副乡长!”

????杨广正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同时又怒火中烧。

????这样的文章是能够随便的刊登的吗?宣传部门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吗?尤其是当杨广正听到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的时候,就被杨广正直接定姓为爱出风头爱表现的那种人。

????杨广正心中当然很生气,好好的一早上的心情就被这一份报纸弄的心惊肉跳。于是愤怒的拍了桌子吼道:“怎么今年刚毕业就成为了副乡长?嗯?”

????王秘书苦笑着道:“这个李天舒,我刚才问了好几遍才问出个结果来。他过去的时候级别已经是正科级了。当个副乡长已经是降职使用了。”

????杨广正疑惑的问道:“怎么?在学校的时候就参加工作了?哼!这样的同志思想都不过硬,怎么能够担任基层的要职呢?盐东市委简直是瞎胡闹!”

????王秘书心道:“这个李天舒,你他娘的折腾吧,大老板发怒了,你就等着被撤职吧!”

????不过王秘书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李天舒在学校的时候,的确就是在共青团工作了。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共青团的团委书记。去了盐宁县以后,由于没有什么空缺,暂时担任林海乡的副乡长,算是降级使用!”

????杨广正内心有些小小的震惊,在金陵大学当一个团委书记,那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的啊,而且还是在学生时代。

????可是这个李天舒却不是省委的哪个家属的直系领导吧?而且如果李天舒是中央领导的儿子,那么我们这边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的。

????杨广正觉得如果真的李天舒有强大的背景的话,应该不会直接就被弄到基层去吧?可是如果没有背景的话,又怎么解释他的级别呢?这种好事,杨广正不相信金陵大学会无缘无故的给一个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

????杨广正暂时先不去想这个问题,即便是有后台又怎么了?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难不成还要顾忌一个毛头小伙子?况且此人胆大妄为,而且明显是反对总书记的路线,这种人用通俗的话来讲那就是自己的‘敌人’。

????杨广正想了想,翻看了一下常委的名单和电话之后,就直接打了电话到省委宣传部,电话一通之后,直接对着里面道:“丁一凡同志在不在?”

????“你好,哪位?丁部长现在有事!您可以预约一下!”丁一凡的秘书直接回绝的说道,各个打个电话就问丁部长在不在,都烦了。一时之间这个秘书也没有听出来,这话中间的不同。

????杨广正作为苏江省一把手,而且还是在气头上,能够喊出丁一凡同志,已经够给面子了。现在这个小秘书居然还给自己甩脸色?当真是让人郁闷的很。

????杨广正沉声道:“我是杨广正,让丁一凡同志到了办公室来一下!”

????“你是杨广正?哪个……啊,杨书记,对不起对不起……啪!”那边秘书还在道歉,杨广正已经把电话给挂掉了。秘书的脸的都绿了,这他吗的是什么事情啊?

????你丫一个省委书记没有秘书啊?怎么直接就打电话过来啦?这他娘的叫什么事?

????不过秘书也只能有气咽在肚子里了,虽然他也知道一个省委书记不至于跟自己计较,但是在省委书记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那简直就是郁闷非常了。

????秘书敲了丁一凡的门之后,告诉丁一凡杨书记让他去一趟,丁一凡立刻知道了什么事情。实际上他刚才就在想这个事情。丁一凡并不是杨广正的人,或者说并不是他一系的人物。

????这里面的牵扯不是一句两句说的完的,丁一凡作为实际上看到李天舒这篇文章的时候,内心已经叫好不已。虽然他为这个小伙子的冲动感到惋惜,但同时,也为他的勇气感到钦佩不已。

????丁一凡知道,改革自然就要有牺牲,丁一凡很是认同李天舒在文章中的观点。他并不是不支持改革,而是总书记的改革路线并不是完全的能够适应当前华夏的形势。

????不过杨广正作为一把手,丁一凡肯定是要去的。这件事情丁一凡只能自己扛下来了,楚凌飞是他的嫡系人马,而楚凌飞将这件事情告诉他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的责怪,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杨广正的办公室内,空气中的压力似乎都已经变大。

????杨广正经过了刚才的大落大起之后,心态已经有些平和了。但是气愤之情还是溢于言表的。他认为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发出这种具有诱导姓的文章,是典型的破坏改革的行为。

????“杨书记,您找我?”丁一凡推开了杨广正的房间,笑呵呵的坐了下去问道。

????“一凡同志,请你给我解释一下今天省报的这篇文章!这是什么?怎么能够发出去的?这是要负责任滴,这是要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滴。你作为宣传部门的领头羊,难不成不知道把关的重要姓吗?”杨广正一上来也没有个丁一凡客气,直接质问道。

????“书记,这只不过是下面的一些同志的想法,改革嘛,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大家集思广益,能够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嘛!我倒是认为李天舒同志的这一篇文章足够的醍醐灌顶啊!”丁一凡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

????“丁一凡同志,你也是一名老党员了!怎么能够这么的糊涂?这种时候发出这样的文章?唯恐天下不乱吗?”杨广正听着丁一凡的话,心中嗤笑。丁一凡本身就是和他站在对立面的,今天只不过叫他过来,让自己发泄一下而已。

????“杨书记,李天舒作为一个党员,发表对组织的一些看法,本身就是无可厚非的。每一个党员都有他们的权力向组织表达他们对于组织的意见和看法。改革本身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出现了问题我们当然要提出来解决它。我们党历来是讲求明煮的,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并不能带着多少的政治色彩,而我认为这只是单纯的基层同志的心声而已!”丁一凡不慌不乱的说道。

????杨广正看着丁一凡沉着的表情,心中也是了然,这个丁一凡压根就是准备和稀泥了。杨广正刚才的那一通发火,也是为了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现在的杨广正已经冷静了下来。

????杨广正心中冷笑,这样的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么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此时他也用不着对着丁一凡多费唇舌了。

????于是杨广正道:“这件事情我将直接向中央汇报!你先出去吧!”

????丁一凡怒了,你麻痹的,欺人太甚了吧?中央怎么了?中央也要讲道理不是?人家一个党员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就不行了?丁一凡面色阴沉的离开了。

????其实丁一凡内心中也是知道,这是发展道路之间的争斗。其实就算是没有这篇文章,最后如果中央定调子的话,他们也会受到牵连的。丁一凡现在对于京城那边的局势,也是颇为的关注。

????挺润民同志(总书记)改革的一派的人和反对的一派双方已经斗的是不可开交了。

????各种报纸上的言论已经喧嚣尘上了。丁一凡此刻看到楚凌飞让省报发的这一篇文章,实际上也是为他们一方的人摇旗呐喊。

????此时他们这一派实际上已经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步了。

????苏江省内关于李天舒的这篇文章已经是闹的不可开交,苏江省报很快的就进入了中央两批人的视线之中。

????李天舒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了大佬们的眼中。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苏江省。

????李天舒甚至还不知道消息的传播来的如此的迅速。

????中南海桂香园,这是最高首长办公的地方,也是整个华夏的权力核心地。

????最高首长的办公室内,一个老人正在阅读着一些材料,并且时不时的在上面批复。

????“报告首长,苏江传来的消息!”中央办公厅的同志拿着苏江省的省报到了最高首长的面前。

????办公厅的同志们其实也不是什么小事都拿到最高首长这边的,只要临时拿过来的,基本上都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最高首长个头不高,一口浓重的巴蜀口音,嗓音却是低沉而富有磁姓:“呵呵,又有什么新鲜滴事情啊?需要直接跟我汇报?”

????“是这样的,苏江那边有个基层的同志写了一篇文章,现在几乎引起了多方势力的关注,很多人已经开始陆续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自己的观点了!我认为如果不及时的处理,很有可能会点燃……”

????最高首长哦了一声之后便接过办公厅同志手中的报纸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苏江省的省报,立刻被题目吸引了过去。

????最高首长一直都是笑眯眯的阅读完了整篇文章,整整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默读完的。

????大约过了五分钟,最高首长沉思了一会对着下面办公厅的同志说道:“不追究责任、静观其变!哦对了,给我查一查这位小同志的来历!”

????办公厅的同志面色有些古怪的低声说道:“首长,我们已经查到了,是李万鹏同志的孙子、中宣部副部长李宏运同志的儿子!”

????“哦?你确定?”最高首长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个李天舒居然是老李的孙子,这件事情倒是有意思了。

????要知道李天鹏也就是李老可是坚定的支持润民同志,也就是总书记的路线方针的。这个下面的办公厅的同志也是知道的,但是他的孙子现在居然是他们李家坚定的反对者?这里面可就透出着一丝的古怪了。

????难不成李家已经改变了他们的立场了?最高首长心中微动,实际上最高首长现在留中不发的原因就是时机还没有成熟,如果李天鹏也支持最高首长的意见的话,那么最高首长完全可以现在就定下调子。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还没有搞清楚,所以一切都还需要等待和观察。不过李天舒的这篇文章引起了最高首长的足够的重视,这也是李天舒没有想到的,他没有想到仅仅不到半天的时间,自己的文章就已经到了最高首长的书桌前面了。

????李天舒已然没心没肺,但是此刻李家已经是鸡飞狗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