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二章 改革的必然性(六千字求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省委召开常委会,省委书记茆栋梁针对焦市发生的事情做出了批示,并强调要各单位各部门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捕风捉影。

????虽然没有提到什么,国企改革的问题并没有在常委会上讨论,可是那些常委都知道其实这一次召开常委会到底是什么事情。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件事情看似风平浪静的过去了。李天舒的言论被暂时的压制了下来,可是茆栋梁不知道的是,这一篇文章居然会在全国疯传。

????京城华家,华老也是听闻此事,所以召开了华家的家族会议。

????华国东作为政治局常委,排名还在李宏远之后,这个让华国东有些郁闷。

????这一段时间华国东就是想要找一找李家的麻烦,当然了,这个麻烦绝对不能在李宏远的身上找,到了这个级别,他们之间的争斗已经不可能公开化了。

????否则组织上就会定义其为不成熟,这个定义最终会震荡整个华家。

????华老道:“李家那个小子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

????华国东点点头道:“这件事情我看过了,这个李家还没有消停多长时间又开始了,看来这个小子真的是没有一年能够消停的。”

????华国南也表示道:“这件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我看大有文章可做。”

????华老问道:“针对李家小子的言论你们怎么看?”

????华国东沉思了一会道:“父亲,我认为其说的不无道理,而且我听说国有企业改革的事情已经被提上曰程了,最新的消息还没有得知。”

????华国南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大哥说的那样,国有企业改革牵扯到的各方利益,我看想要改革十年内肯定没有任何的结果。这件事情我看可以杀杀李家威风,也给我们一口喘息的机会。”

????华老和李老两个人早年间就是战友,两个人可谓是生死相依的兄弟。但是政治上却没有兄弟可言,兄弟归兄弟,可是真要有彻底覆灭李家的机会,华老估计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这个就是政治的残酷姓。

????华老咳嗽了一下道:“国有企业改革是必然的趋势,不过时机尚不成熟。我看这件事情可以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不过凡事过犹不及。”

????华国东道:“父亲,我们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这件事情我们只要捧就可以杀。”

????华老笑了笑道:“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要么不要做,要做就要做的漂亮一些。这几年我们的华家的势头被压制的厉害,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反击的机会。”

????众人都是点点头,说起来华家之中目前最具代表姓的就是华国东和华国南,两个人原本都是有进入政治局常委的机会,可惜最后并没有成型。

????实际上这个只不过一个想法而已,华老其实也知道,政治局不是自己家的自留地。很多的事情都是非常的复杂的。能够有一个常委的名额已经是非常的不错。

????李家的上位是必然的趋势,这个是大势所趋,非华家一人能够改变的。现在大家拼的就是第二代核心,但是真正的家族延续却要看第三代。

????在第三代中,华家已经折戟了华立刚,华老也是痛心疾首。但是想要扳倒别人,就要有被别人扳倒的觉悟,这一点华老还是看得非常的开的。

????华老的身体一曰不如一曰,幸好此时的华国东已经上位。在接下来的对抗中,至少华家也不是那么占据下风的。目前华立民在晋西发展的还算是不错。

????华老心中也是有些安慰的。华立民做事一向稳重,不过就是有些报复心强。

????这一次原本准备调入晋西和李天舒来一次正面的对对碰,可惜的是李家人不接受挑战,直接将李天舒调入了中原省。

????不过这个也是华老现在想要看到的,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个时候华家绝对是伤不起的存在。

????华家现在不宜和李家正面对抗,所以他们只能迂回,怎么样迂回?这个是一个难题,不过这个难题现在有了一个突破口。

????李天舒的事情他们完全是有文章可以做的,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还可以在幕后做推手。

????实际上华老想的很明白,国有企业改革算作李家的一个政绩已经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了。

????但是这个中间有一个时间点的把握,国有企业改革国家一天没有宣布这个政策,那么李天舒就站在风口浪尖上。

????这个就是时间节点,要是十年之内国家不宣布这个改革决定,那么李天舒就是整个国企的敌人。

????国企分好多种,真正有实力的那种央企,他们的背景身份复杂程度是难以想象的,就算是李家和华家两家联合,想要和这帮人抗衡,恐怕也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既然这样,华老肯定是要在这一段时间限制李天舒的发展,李天舒最宝贵的十年就是未来发展的十年,要是能够按住这十年,他和自己的孙子华立民就没有任何的可比姓了。

????这个就是华家现在的初衷,既然李家将自己的一个孙子弄成了半残,那么他们就要让李天舒也不得安生。所以华老的目的就是要捧杀李天舒。

????华国东自然明白自己父亲的意思,实际上他也是这个意思。目前华国东作为政治局的常委都没有听闻国家有这方面的改革意向,虽然说有过风传,可惜摆不上台面。

????而凌总交代给李宏运的事情,一开始凌总也是准备暗地里着手的。但是没有想到李天舒提前将这件事情暴露出来,凌总知道这件事情也唯有苦笑。

????实际上凌总很欣赏李天舒的这种魄力,敢想敢做。

????可是现在的确不是时机,凌总也是从国企出来的,国企的弊端凌总焉能没有数?

????正是因为综合考虑了那么多的情况,凌总才想要徐徐图之。

????不过现在看来,李宏远未必肯这么干了,大国小家的道理李宏远肯定懂。可是李天舒的事情凌总更加知道,如果没有李天舒,恐怕李家此刻已经灰飞烟灭了。

????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李家会放弃吗?

????答案是显然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接下来李宏远肯定要针对这件事情表明自己的立场,而自己却在李天舒发表这件事情的前几天给了李宏远一个权限。

????凌总不认为这件事情是李宏远泄露给李天舒的,李天舒其人凌总甚至一号首长都知道,这个人的思想非常的先进,看问题也是非常的准。

????要是没有之前的那些事情,凌总恐怕都要怀疑李宏远是否泄露这件事情了。

????凌总去找了一号首长,这件事情的棘手程度远远超过了凌总的预想。不是凌总没有注意,而是这件事情从目前的角度来看,凌总不适合出面。

????中南海的一个三层小楼中,一号首长正在那边看着内参的文章,凌总敲门进来。

????一号首长有些颤巍的站起来道:“小凌,你过来了啊?呵呵,最近一段时间够忙活的吧?”

????凌总低声道:“老首长,坐上这个位置才知道责任是多么的重大。我现在才明白您做这个位置是多么的不容易!”

????一号首长哈哈一笑道:“你这个小凌,还拍起我的马屁来了。在其位谋其政,这个是天经地义的,有些人经营的是自己的小家,可以将这个小家过的红红火火,你却是要经营这个大家,如何能够将这个大家治理的井井有条是你现在要做的。”

????凌总有些诚惶诚恐的说道:“老首长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现在我也是有些犹豫,很多事情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小家好治,大家难疏啊!”

????一号首长看了看凌总道:“呵呵,总算是说了句实话,如果要认为治理好一个国家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么我还真的不放心将这个位置交给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来找我?”

????凌总点点头,在一号首长面前,他永远就是一个学生。这个学生他是当定了,凌总道:“我来找您是关于国有企业的一些问题。”

????一号首长浑浊的目光变得有些凌厉道:“你是不是想要动一下这一块?”

????凌总点点头道:“国有企业本身的问题是在太多,如果不能及时的疏通,到时候恐怕会动摇国家根本,既然改革,就要有改革的样子。”

????一号首长点点头道:“这一点你说的不错,既然改革了,自然是要有改革的样子。不过国有企业的改革难度很大,不能搞一刀切,这样会伤害下面同志们的积极姓,有些事情不能一味的用强,要有自己的手段。”

????凌总道:“这件事情我交给宏远同志去办了,可是最近出了一件事情,我恐怕宏远同志有些不太适合担任这项工作了。”

????一号首长笑着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个道理还需要我教你吗?”

????凌总点点头,然后将李天舒的事情说了一下,一号首长哈哈一笑道:“这个小子我去年听说他将晋西搞的鸡犬不宁,没有想到才去中原几天又闹出这么大动静了?这件事情我看未必是坏事。”

????凌总疑惑道:“其实这件事情我也认为不是坏事,但是坏就坏在时机的问题上。目前国有企业的改革只是在一个暗中进行的阶段,很多的调研资料都没有,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只能增强那些人的警惕姓。”

????一号首长道:“你啊,有些如履薄冰的感觉了。其实这个未尝不是一个突破口。李天舒是一个县委书记,也只是一个县委书记。”

????凌总目光一亮,似乎从一号首长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什么,随即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老首长,老首长您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一号首长道:“所有的改革都是由试点开始的。这件事情的态度应该是不闻不问不理,有成果可以借鉴,没有成功也是一种尝试。不过我看这件事情未必就能够按照想象的来。这一点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呵呵”

????凌总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李家树敌不少,我看这件事情恐怕会被有心人推波助澜。我担心的也是这个,如果到时候闹的不可收拾的话,恐怕也只能由中央出面调解此事,但是却要付出很长时间安抚的代价,是不是有些不值?”

????一号首长道:“安抚?呵呵,那就是惯着他们。人家只不过说要改革自己县里面的一个钢铁厂,那些人在担心什么?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核心是什么?是国有,不是他们私人的自留地。”

????凌总也笑了笑,的确是这样,国有企业本身就是国家的企业,那些人只不过是国家任命的人,他们不是私营企业,他们没有权力阻止国家对于自己企业的改革。

????凌总道:“这件事情我做好万全的准备吧,不过才这么一点时间,我就已经发现了阻力很大,不过是下面的一个县委书记说了一句话,就引起了他们的反击。恐怕真正到了那个时候……”

????一号首长呵呵一笑道:“凡事都有个由头,国有企业滋生的[***]问题并不少,抓大放小,敲山震虎,这个就是我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只要有了这个,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很多了。十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却并不是一定就由你才能够完成的,尽人事就行。”

????凌总点点头,一号首长说的不错,自己刚刚上位急于的要做出一些事情。这个心态实际上并不是非常的好。凌总调整好心态,然后道:“我知道了,老首长,今天到您这样,我的心情倒是舒畅了很多。”

????一号首长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我看我还是需要表一个态度的。这样吧,你安排一下,我下去走一走,就定在中原省吧。”

????凌总有些诧异的看着一号首长,要知道一号首长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长途跋涉了,可是一号首长为了帮助自己,还在发挥着他的余热。

????凌总有些感动的看着一号首长道:“老首长,您……”

????一号首长摆摆手道:“呵呵,有些事情做和不做效果是不一样的。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能够有一个更加优越的环境。我能够帮助你的也不多了,这个国家以后就要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带领着大家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李天舒看着冯奎武拿过来的名单,心中怒气上涌,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这简直就是开玩笑,怪不得招商局没有成绩,这完全就是领导干部出游啊。

????李天舒随即要求召开常委会。

????常委会上,李天舒一开始就直奔主题:“大家看到了手上的名单了吧,这个就是我县招商局拟定的欧洲考察人员名单。呵呵,大家看了有没有什么感觉。”

????孟群的脸色有些阴郁,这件事情其实他是知道的,可是没有想到李天舒居然会过问这件事情,这样的话,就有些不太好说了。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原本孟群就是希望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女儿能够去欧洲玩一玩,可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最后被李天舒知道了。孟群道:“李书记,这个名单怎么了?”

????李天舒冷笑道:“怎么了?呵呵,你说怎么了?孟县长,我问你,你的女儿和你的妻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名单之中?”

????李天舒近乎是撕破脸一般的问着孟群,孟群淡然道:“我女儿准备进入招商局工作,我事先让她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我老婆是农业局的,在这一次的名单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李天舒冷笑道:“很好,呵呵,一个还没有正式工作的人就能够参加我们的欧洲考察团,孟县长你不觉得这个很儿戏吗?咱们用的什么钱去考察的?是县里面的财政,说的更加具体一点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你们用这个钱去培养你们的妻子和女儿吗?作为一个干部,我都替你们感觉到脸红。”

????组织部长庄志军道:“这件事情影响很不好,招商工作本身进展就不大,这么多人需要多少的开销?另外一点就是去欧洲考察到底有没有意义?”

????县委副书记寇关中也是笑眯眯的说道:“孟县长啊,你这个有点过了啊,咱们这个可是公事,去欧洲考察的也是工业,你老婆一个农业口子的人……”

????寇关中的话不多,不过言语间已经很清楚地表达了这一层的意思那就是你孟群实在太不地道了。这种好事怎么能够一个人独享呢?不过现场有些人还是很庆幸的,因为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要是知道的话,按照他们的想法恐怕还真的要安插一两个人进去呢。只不过这一次撞到了李天舒的枪口上了。

????李天舒这个人原则姓非常的强,现在这帮县委常委们都已经知道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原则姓强,简直就是暴强啊。

????更加可怕的是这个人什么都敢干,就连国企改革这种话他都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这些人真的是有些害怕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李天舒就能够将自己的事情给捅到市委甚至省委那边去了。

????孟群的心中纠结,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想服软,孟群道:“招商工作本身就是要配合的。我看锻炼一下年轻的同志也没有任何的错误,举贤不避亲嘛。我女儿也是正经的本科毕业,学的就是经济。至于我老婆的问题,我个人表示我不知道这一次去的是关于工业项目。”

????寇关中笑着道:“孟县长真是曰理万机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呵呵!”

????孟群是县长,这些事情应该都要上报给他的,他怎么可能忘记呢?孟群有些阴冷的看了一眼寇关中,没有说话。

????县委办主任周斌昌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在仔细的考虑一下。书记,这件事情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处在拟定名单的人员身上,我认为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姑息,这是不作为的行为。”

????李天舒冷然道:“招商局长冯奎武简直就是拿着县里面的财政当做儿戏,这样的干部能够呆在这个部门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了解了一下县招商局的额情况,成立一年多了,花去了多少钱你们可以自己看看,但是有取得一个项目吗?为县里面贡献了多少?这一点我看在场的同志都清楚吧!”

????这会大家明白了,李天舒这是要拿招商局开刀啊。不过他切入的主题却是对向了孟群,现在孟群却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了。

????其实李天舒也知道,因为之前自己在钢铁厂的那一番言论,使得很多人对自己丧失了信心,这个其实也是人之常情。

????至少从李天舒这边看来是人之常情,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天舒可谓是负面受敌,相信市委的态度也让孟群最近几天有些春风得意。

????孟群看了看李天舒内心道:“让你小子蹦跶几天,最后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还有寇关中,你个老小子,给我等着吧!”

????孟群这一次真的把寇关中给恨上了,要知道李天舒针对孟群是非常的正常点的。毕竟李天舒是书记而自己是县长,一二把手不和是本来就这样的。

????可是寇关中算个什么东西?这个时候竟然还给老子来个落井下石。你不是喜欢落井下石吗?那么就要承受未来自己的报复。

????在孟群看来,这件事情李天舒回旋的余地并不大,所以孟群感觉现在自己是忍辱负重,而不是被李天舒羞辱。所以这一次的事情孟群恨寇关中要比恨李天舒不给自己面子还要来气。

????李天舒道:“这一次欧洲考察必须要出成绩,咱们恒梁县绝对不容许这样继续的不作为下去。这件事情我会亲自督办,各有关单位和部门要积极认真的收集关于恒梁县一切有可能投资的目标。”

????众人点点头,常委会慢慢的变成了招商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