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六十四章 周军交代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山泉市,文正和的办公室内,六子如同往常一般的在那收拾着文正和的办公桌,几个月的时间,六子也从一个小混混开始向着企业中层过渡了,这个过程他非常的享受。

????六子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老板看重他,但是他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就是这家公司的大老板真的是非常的有钱,有钱的让人难以想象,六子现在生活的非常的滋润。

????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从前的生活了,他有了更高层次的追求。现在六子已经不错了,原本邻居们看到六子就躲避不及,现在居然主动给他打招呼了,人往往都是这么的现实。

????六子每天上下班都开着桑塔纳,这个是公司专门给他配的,文正和的目的就是要留住六子,让他自己想逃跑都舍不得,在加上六子压根也不知道情况,所以现在文正和只等待着机会。

????这一天六子哼着小曲子,文正和带了一个青年人过来,青年人身穿一身丈青色的媳妇,看上去非常的年轻。

????六子心中咯噔一下:“难不成公司又要进新人了?这他娘的不是跟我竞争么?咦,这个小子怎么看上去有些面熟呢?”

????六子本身就是混迹在山泉市一带的,看过的人或多或少都是有些印象的,只不过上一次李天舒穿的中山装,这一次穿的西服,看上去有些不太一样,六子一时半会也没有认出来。

????李天舒看了六子一眼笑着道:“六子?呵呵,现在看上去混得不错么!”

????文正和笑着道:“二哥,你还别说,六子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要是这一次他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还真决定留用他呢!”

????李天舒点点头道:“嗯,要真是个人才就留下来!”,六子一听此人居然是文老板的二哥,立马笑呵呵的说道:“二哥好!”

????文正和笑着道:“你居然跟着老子喊二哥,呵呵!”,李天舒摆摆手道:“随便喊喊没事的,六子,你还认识我么?”

????六子笑嘻嘻的说道:“二哥,您别说我看您还真是有些眼熟呢,就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六子也是实话实说,他看李天舒还真是非常的眼熟。

????李天舒笑着道:“呵呵,也难怪啊,都过去小半年了,记得有一次山泉轧钢厂的事情,我们还在外面谈了一会呢?记得不了?”

????六子面色一变,随即道:“哦哦哦,原来您就是那个……那个……二哥,哈哈,没有想到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

????李天舒笑着道:“不是我们有缘分,你是我让正和特地给弄过来的,为的就是你以前跟我说过的那件事情,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做个人证啊?”

????六子大惊失色道:“二哥,您是我亲二哥,您就高抬贵手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我上有……”

????文正和笑骂道:“你小子跟二哥也在这打马虎眼是吧?二哥让你帮忙是看得起你,再者说了,不就是个周军么?他娘的咱们还用怕他?这老小子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六子也知道文正和和周军的关系一向不好,听说周军好几次想要找文正和的麻烦,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六子心中是有那么一点底气,但是看到之前自己兄弟的惨死,一下子又没有底气了。

????万一要是这帮人弄不死周军的话,最后死的人轰趴就是自己了,要知道周军那些人可都是些亡命之徒啊,自己怎么也不敢和这帮人对抗吧?再者说了,自己就算去作证也没有证据啊。

????六子愁眉苦目的说道:“二哥,我当时也就是随口一说,真的,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去作证啊,再者说了我也没有证据啊!”

????李天舒笑着道:“有没有证据和你有什么关系?周军的事情经过正和详细的调查和取证,此人已经都够上最高刑罚了,我们现在只不过是要将这些事情还原一下真相,还那些受害者一个清白,知道了吗?”

????六子郁闷道:“知道了知道了,可是……”

????文正和道:“你小子别在可是可是的了,我告诉你,以后想要成为人上人么?那就给老子好好的干,放心吧,我保你周全。”

????六子的内心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说实话他压根不想放弃现在的生活,可是万一要是这帮人弄不死周军,自己可就要被周军给报复了啊。六子的内心是多么的挣扎啊。

????过了一会,六子仿佛是一个慷慨就义的勇士一般,抬起头问道:“二哥,这件事情我可以去揭发,可是你们真的有把握弄死这个周军?”

????文正和骂道:“二哥可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这一次可是省里面安排下来办这件事情的。你知道不知道,中央下的命令!”

????六子一惊道:“当真是中央下的命令?”,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六子还真是有些底气了,中央都要铲除这帮人,那么真是有可能让周军死无葬生之地了。

????李天舒点点头道:“放心吧,呵呵,到时候我们也会给你保密的。再者说了,你只要办成这件事情,以后你还是这个公司的人,而且我们还给你更多的施展空间的平台,但是如果你放弃了。说明你没有正义感,没有良心,我们公司也不会要你这样的人的。”

????李天舒这么说也是没有办法的,要知道这件事情李天舒说出来周军恐怕也是死不承认的,可是如果这件事情由六子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像这种地头蛇知道的事情非常的多。

????到时候六子唬人可是要比自己去唬人要真实的多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李天舒也只能赌一赌,看看这个六子到底能不能在这件事情给予帮助,不过这件事情一定要真相大白的。

????文正和道:“周军这个人警惕姓非常的高,一般很多的事情都抹除了痕迹,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抹除就能够抹除得了的。而且他的儿子欺男霸女犯下的罪行也是不少。二哥,你们什么时候动手?到时候是不是通知我一下啊?呵呵,我好找人配合你们啊!”

????李天舒道:“不是什么时候动手,是现在就动手,你将周军可能藏身的地点和他在山泉市的产业分布图都给我找出来,所有的矿产查封,立刻派人去收集证据。不要让这一对父子成为漏网之鱼!”

????文正和点点头道:“二哥你就放心吧,我立刻打电话给王爱军,让他派兵在各个据点把守,任何人都不得离开。”

????李天舒道:“周军极其犯罪团伙的主要分子都要给我一网打尽,这一次如果能够成功,之后牵扯出来的大鱼可就多了,呵呵,整个晋西就要变天了!”

????李天舒和文正和两个人哈哈大笑,一旁的六子还是有些胆战心惊。

????山泉市进入了极为惶恐的一天,大街小巷的人都争相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难以想象的是,山泉一霸周军的家门口都已经被围起来了。

????“咦,怎么这个周老大的家被围起来了?难不成是市里面要拿下这个人了?”

????“呵呵,我告诉你,我有最新消息啊,听说省里面要动这个周军呢,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力度!”

????“能有什么力度啊?我看多半是在那作秀呢,要是能够铲除他们的话,我看早就铲除了还需要等到现在么?”

????“算了,咱们看看热闹吧!呵呵,到时候不就知道结果了么?”

????此刻周军一脸坦然的被士兵们押送出来了,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怨毒的看着这帮人,李天舒从士兵们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一个上尉连长过来道:“报告首长,周军已经成功的抓获,其余的一干人等也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只是……”

????李天舒肃然道:“你们做的很好,只是什么?不要有顾虑,有什么就说什么嘛!”

????连长道:“首长同志,只是周军的儿子周文龙我们没有看到,我估摸着不是在外面鬼混呢,就是收到消息跑掉了……”

????李天舒摇摇头道:“收到消息跑掉了?这个压根都不可能,要知道你们这一次来之前都不知道行动的计划是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怎么可能逃掉呢?”

????连长有些郁闷的说道:“其他方位传来的消息也是一样的,都没有看到周文龙出现!之前听有些群众说,就在两三个小时之前还看到周文龙的身影在这一带的呢。”

????李天舒立刻道:“立刻通知山泉市公安局,让他们封锁各个要道车站,务必给我拿下周文龙!”

????此时山泉市委的人还不知道山泉市出来这么大的事情,李天舒也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贾龙等人,事实上他是怕这件事情被有些人知道了,到时候通风报信。

????现在这么大的动静想不被人知道都难了,不过这个时候还有一个遗憾就是周文龙给跑了,李天舒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抓到周军,周文龙现在是次要的。

????周军冷眼看着李天舒,李天舒看了看周军道:“为虎作伥了这么长时间,这是你应有的报应,带走!”

????周军冷笑道:“你凭什么抓我?我还是山泉市人大代表,你有什么权利抓我?逮捕令呢?你拿给我看看啊?”

????李天舒挥挥手道:“带走吧,跟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准备立案调查吧!”

????贾龙看着李天舒正在指挥,走过来道:“李处长,这个……这个是怎么回事?怎么事先也没有通知我们一下?”

????李天舒道:“贾书记,对不起了,呵呵,为了防止走漏消息,我们没有通知你们。我正准备收网的时候通知你呢,不过还是让周军的儿子给跑了。正要找贾书记配合我们一下呢!”

????贾龙喜笑颜开的说道:“这个当然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呵呵,咱们山泉市的一霸终于要铲除了,我这个市委书记的内心也放下来了。”

????李天舒道:“不过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贾书记,山泉市的那些人可都是有嫌疑的啊,这个时候贾龙被抓,我估摸着很快这个消息就要传遍整个山泉了。”

????贾龙惊呼道:“李处长的意思是?”

????李天舒道:“不错,我的意思就是,所有的干部领导这个时候都不准离开山泉市,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希望咱们非常时期就要有非常的手段。否则的话,我恐怕有些人会跑路啊!”

????这件事情还非得山泉市的市委领导去做不可,否则到时候的话,跑了一个那就是一个漏网之鱼。当然了,一网打尽这个也不现实,李天舒估摸着这一次牵扯出来的人很多。

????抓大放小的原则也是有必要的,否则的话,出现了权力的真空,到时候地方上也不稳定。只有循序而渐进的去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众人也都知道这件事要想做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李天舒等人就是要进入现场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发现,实际上周军已经将账本什么的都藏起来了。要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话,那么周军也不会如此的嚣张了。

????没有账本的话,想要靠周军供述的话,恐怕也交代不出多少人来。此时的周军自然不会交出账本了,这里面有好多人都是有着大能量的,这个时候他还指望着这些人把自己捞出来呢。

????调查组的审讯室内,周军的头发有些蓬乱,不过此刻他也是嘴角挂着一丝的冷笑,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审讯,周军也是交代了。

????不过李天舒非常的郁闷,这个周军交代的是个什么玩意?贿赂了几个小干部?这样的罪行加起来都不足以让他做个一两年牢的。这个让众人非常的郁闷,但是周军已经漂白多年了。

????虽然周军的儿子有很多的行为足以让他牢底坐穿了,可是周文龙没有找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周文龙这小子也是大胆,竟然就躲在人群中,此刻压根也没有多少人能够认出他来。

????周文龙带着假胡子,看上去和之前的差别非常的大,所以在这个时候注意他的人并不多。而且狡兔三窟,周军当真是没有什么藏身之地了?

????周军也知道这个时候周文龙出去反而更容易被抓住,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何不直接就将他藏在山泉市呢?这件事情总有一天会解决的。

????周军觉得自己做的那些龌龊事,很少有人知道。贿赂?这些只不过是小罪行,不足以让周军有多大的牢狱之灾。

????李天舒冷眼看着周军道:“周军,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不清楚吗?当然了,一个连基本的良心都没有的人,他也不配是人了。要么老实交代,我给你一个痛快,要么……”

????周军有些嘲讽的看着李天舒道:“你小子是谁啊?毛还没有全呢,就跟老子在这叫嚣?我告诉你,我周军这个人还就喜欢睚眦必报……”

????李天舒笑了,他笑的很开心,周军也是有些一愣道:“莫不是一个傻子?”

????李天舒忽然冷声道:“呵呵,周军你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要抓你么?难不成你就一点觉悟都没有么?你真的觉得我们没有掌握你的证据?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来威胁我?呵呵,真是胆大妄为”

????周军无所谓的说道:“我胆大妄为什么?我本来就是一个企业家,好好的做生意,你们凭什么抓我?别忘了,我还是人大代表,你们这么做就不怕领导找你们麻烦么?”

????李天舒道:“我知道,你就是想着你背后的那些人能够帮你是吧?王书?还是谁?呵呵,王书已经被省纪委控制住了,到时候我恐怕……”

????周军一愣,随即脸色一变道:“王书被抓了?这怎么可能?他可是省建设厅的厅长啊!”

????李天舒道:“呵呵,以前是,现在不是了,我还告诉你了,在我们连夜的审讯中他给我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的消息,这个消息足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周军强自镇定的说道:“我说兄弟,你不就是让我交代事情么?我该交代的也交代了,你就不要在这演戏了!”

????李天舒摇摇头道:“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呵呵,你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矿难么?”

????周军瞪大眼睛看着李天舒道:“你……你什么怎么知道的……我……这不可能。他王书难道疯了吗?”

????李天舒一看周军的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这个时候恐怕是攻陷他心理防备的最好时机,实际上王书哪里被抓了?只不过是被监视了。这件事情就算是有些头脑的人都能够想明白,王书怎么可能交代这样的事情呢?要是真的交代了,那不就等于是送死么?

????但是周军不知道啊,而且当年的事情在山泉市也就只有周军和王书知道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是王书交代的话,怎么可能有别人知道呢?

????周军原本以为自己做的已经是天衣无缝了,可是没有想到最后王书竟然给交代出来了,此刻周军原本非常坚固的防线轰然倒塌。要知道这种事情只要被查出来,自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李天舒道:“我告诉你周军,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么?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呵呵,王书也是无意中被我们诈出来的,不过他现在交代了。你们是怎么灭口的,是怎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我真的很难相信在这样的时刻竟然有这样的人存在,你们还是人吗?那一百多条人命就不是命吗?你周军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能够做到这样的?”

????周军有些颓然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出事了,不就是要想办法摆平吗?难不成我自己等着去送死吗?”

????李天舒道:“我告诉你,你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出去了,但是你还有一个儿子,如果你将这件事情都交代了,我保你儿子一条姓命!”

????周军一愣,随即道:“此话当真?”

????李天舒道:“真的假不了,你觉得以我们地毯式搜索的力度,最终会找不到你儿子么?”

????要是早两天周军收到风声的话,自己的儿子也没事,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周军知道,自己的儿子还在山泉,要是被逮到了,最后自己可是要断子绝孙的啊。

????李天舒所谓的保住周文龙一条姓命,也是为了尽快的结案,再者说了即便是保住了周文龙,那么他也永远不可能从监狱里面出来了,为了一个暂时逃跑的人,为了让那些罪犯尽快的绳之以法,李天舒就开了这个口。

????周军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可是我就是不想收手,没有想到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早知道我就提前走了,到时候谁还能够管的了我呢?”

????李天舒道:“人的贪婪是没有限度的,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

????周军惨烈一笑道:“你都已经知道了矿难的事情,你觉得我还有挽回的余地么?我有一个账本和一本笔记在我们家后院倒数第二颗梧桐树的下面,到时候你们看了就明白了。”

????这帮审讯的人被周军弄的不厌其烦,没有想到李天舒几句话就攻破了周军的心理防线,他们心中大喜。

????李天舒也没有想到事情进展的会如此的顺利,实际上这个就是由于周军的心理负担实在太大,他各种表现都是装出来的,要是真的有把握的话,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儿子逃跑呢?

????正是因为这样,在听说王书交代了矿难的事情之后,周军的心理防线瞬间就崩溃了,这也怪不得周军太过的软弱,实在是本来他觉得没有人知道,可是没有想到被王书出卖了。

????此刻要是王书在这边的话,恐怕是郁闷的不行。老子还在省建设厅办公呢,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王书的好曰子是到头了,这一次牵扯出来的官员是多,多到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