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九章 贾龙的心机(求朵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范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酿成了[***]了,原来贾龙一开始的目标就对准了王书,这件事情恐怕之所以今天大规模的爆发,而且还没有制止的迹象,恐怕都是贾龙一手策划的。

????范云的背后一瞬间就湿了。这个时候如果还跟着王书的话,那岂不是自己作死呢?

????范云当即笑呵呵的说道:“嗯,既然书记这么说了,那么我们就开个常委会研究一下吧!”

????王书怒吼道:“范云,你……”,不过随即冷静了下来,王书本以为范云是投靠了自己,现在看来还是没有,这个范云实在是让他很生气。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是要解决问题的,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尽快平息,失态不扩大。王书现在还坐着升官发财的美梦呢。

????王书不知道的是他已经被贾龙放在货架子上烤了,事情越拖,那么李天舒看到这件事情的可能姓就越大。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李天舒肯定是在山泉市的。

????但是贾龙等人不确定他们中途是不是改变了行程,不过这件事情要是闹大的话,那么山泉市肯定是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的。既然是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

????贾龙现在要重新建立自己在山泉的威信,就必须将土生土长的王书给弄走,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还在那等着呢?

????说起来[***]的影响力是非常的大的,尤其是围堵市政斧的事情是相当的恶劣的,要是在平时的话恐怕贾龙在就郁闷的不行,但是今天却是一个机会,一个足以改变贾龙的机会。

????王书和范云两个人屡有合作,但是贾龙实际上并没有将范云放在眼里,他知道在山泉市只要将王书干趴下,那么山泉市就没有可以阻挡他贾龙的了。

????可是王书在山泉市经营这么多年,上至省里面,下至村里面哪里没有他的关系网?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贾龙才只能借刀杀人。

????这个刀是谁?这个刀就是李天舒,李天舒现在手中握有尚方宝剑。其实轧钢厂这件事情是谁站在真正的幕后?其实就是贾龙,贾龙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才是真正的主导者。

????有谁看见过主导者破坏自己的行动的?没有任何人会这么的做的,贾龙自然是更加的不会了。贾龙的目的就是要扳倒王书,现在是一个最佳的机会。

????为什么说是最佳的机会呢?因为贾龙不相信哟这样一个滥用职权、狐假虎威的侄子,他这个做叔叔的能够好到哪里去?

????何况贾龙不是不了解王书此人的,他应该是对于这个竞争敌手有着充分的了解的,贾龙一直和他们和颜悦色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一个机会。

????李天舒此人贾龙不了解,但是从黄群的口述中,他知道这个人背景很深。既然背景很深的话那么贾龙也要加以利用。从李天舒这种眼睛不揉沙子的表现中,贾龙又得到了一个讯息。

????那就是李天舒如果知道这件事情,他要是一个正直的官员的话,他必然会看不下去的。考察组考察的是什么?主要的就是作为不作为,王书这一次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当然了贾龙也是两手准备,因为他还要防止李天舒这种人并没有知晓这件事情,或者李天舒这个人没有能力将王书拉下马,所以这件事情贾龙也没有将王书得罪死了。

????贾龙表面轻松,内心已经非常的愤怒了,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市委副书记竟然是这样的关系,简直就是他贾龙的耻辱。

????原本贾龙意气风发的想要发展山泉,可是他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政治斗争之中,争权夺利成为了贾龙这几年来的首要任务。

????当然了争权夺利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够占据重要的岗位?还不是为了能够让他们按着自己的思路来?要知道别人可以等的起,山泉等不起啊。

????贾龙来到山泉的时候就是想要有大作为,但是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山泉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了,山泉实在是太过的复杂了一些。煤炭是什么?就是一堆放大了的金子。

????这种诱惑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呢?贾龙那一次差点就被周军给收买了,那些钱可以说贾龙这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堆在自己的眼前。

????如果说给一个存折什么的,贾龙还没有那么的震撼,可是他们将百万巨款就这么放在那边,贾龙承认自己心动了,非常的心动。

????贾龙当时就想,自己这么坚定的人还如此的心动,那么意志稍微不坚定的人呢?果然不劳而获是大家都喜欢的东西。因为这个来的实在跳过容易了。

????一百万的概念是什么?这个时候的一百万完全可以建设一座小学,供给孩子们读书。但是这帮人轻而易举的就给出来了,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至少有十个甚至百个、千个的一百万在等着他们,否则他们也不会傻了吧唧的给贾龙送钱吧?他们家也不是开银行的,哪里有那么多钱送礼呢?

????王书此刻气急败坏,越是这个时候他越觉得贾龙有些不正常,但是怎么不正常呢?这个王书也不知道,昨天吴海涛等人打电话的时候,王书正在下面有事。

????这件事情本身就贾龙和范云知道,谁没有私心?贾龙是在权衡,而范云和王书也只不过是合作关系,绝对不是那种盟友关系。

????这件事情范云怎么可能说呢?今天突然爆发了这个问题和王书的侄子有关,显然不会是如此的巧合吧?范云所以当时一瞬间就想到了贾龙。

????不过想到了又怎么样?贾龙也知道,这件事情迟早也会被人知道的,他相信只要王书不知道之前,所有人明白这件事情的绝对不会投入出去一分一毫。毕竟这件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象的。

????范云为什么不敢?因为王书倒台之后,贾龙立刻实力大增,到时候他肯定是控制不了常委会的,而且这一次贾龙有功劳啊,自己干什么呢?墙头草?

????王书冷声道:“贾书记,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先平息事态的发展,现在市政斧门口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我看已经有记者赶过来了……”

????贾龙道:“现在外面工人们的情绪很激动,我已经让公安局的同志在现场维持秩序了,对话是肯定要的,但是我们要商量出来一个方案吧?否则到时候怎么像工人们交代?”

????王书沉声道:“我们应该先去做出一个态度,让工人们的情绪稳定下来,如果这件事情捅到省委去的话,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吧?”

????范云插嘴道:“我看这样吧,我们开个短会,集中讨论一下!”,范云又一次做了墙头草,他这样的说法既支持了贾龙又支持了王书。

????不过有些时候这种话很好,但是在今天这个场合,这种话就属于两头不讨好的那种,为什么呢?因为现在贾龙就是想要拖住时间,而王书就想要抓紧时间。

????范云的办法虽然是一个折中的办法,却一下子让两方人都很不喜。不过王书也知道,现在拖的越久越没力。王书甩袖而去道:“那么开会吧!”

????贾龙笑呵呵的说道:“十分钟以后小会议室开会,通知常委们都过来开会!”,这句话是说给王书听的。

????贾龙为什么要说给王书听?就是因为他想要让王书明白,现在形势比人强,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看清楚形势,王书心中有的只是愤怒。

????王书回到了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给自己的侄子:“王厂长?呵呵,你混的可以啊!”

????王厂长一听就知道是王书的声音立刻道:“叔,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很多人找关系找门路最后都找到我这里来了,我给了这个面子不给那个面子你说我怎么办啊?”

????王书气愤道:“怎么办?我能知道你怎么办?你去工作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不要拉大和工人们的关系,你怎么做的?激起了人家的愤怒你知道嘛?”

????王厂长郁闷道:“叔我知道错了,可是现在我也没有办法啊,现在工人们看见我就跟见了杀父仇人一样,我不敢出去啊!”

????王书冷哼道:“窝囊废,你还不赶快到市政斧这边来?难不成你想让你叔也下不来台么?你去告诉那帮工人厂里面会重新调整分房计划的。”

????王厂长苦笑道:“房子都已经分下去了,钥匙都给人家了,现在给去跟人家要回来,我怎么做人啊?以后我的威信何在啊?”

????王书哈哈一笑道:“你说你位置都保不住了,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我不跟你废话了,你二十分钟不到这边解决这个事情,你也不要呆在这个位置上了。”

????王书知道,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彻底的解决一下,其实工人来这边闹事不可怕,毕竟哪里都会有不公正的待遇,重要的是处理这件事情的速度和效率。

????王书现在恨不得能够赶快的就解决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拖的时间越长,那么影响就越恶劣。王书着急啊,现在他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不能进步。

????王厂长只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过现在听说自己的叔叔会因为这个事情受到牵连,还有自己的位置保不住了,所以他现在也紧张了起来。

????别的还好说,他自己的位置要保不住了,那他以后还怎么混啊?王厂长咬咬牙道:“那好吧,叔,我现在就去跟他们说,先把这帮人哄回来再说。带头闹事的老子开除了他们!”

????王书道:“今天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以后你一定要注意,[***]的影响是十分的恶劣的,我希望你能够看清楚形势,不要耽误了你我!”

????王厂长自然也是个明白了,这件事情还真的必须他出马。王书吩咐了自己的侄子之后才安心的过去开会,他相信了有了自己的侄子斡旋的话,这件事情不至于向着坏的方向发展。

????市政斧大门外,工人们的情绪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们看不出市政斧的人有任何的诚意,而且最为郁闷的是现在不单单是警察,就连武警也开始进入了其中。

????李天舒和石彩军两个人站在人群中间,李天舒笑着道:“看来这件事情有些蹊跷了……”

????石彩军纳闷道:“这个有什么蹊跷的?我觉得还是很合理的嘛,只不过山泉市委的人动作有些慢而已!”

????李天舒道:“不是有些慢,是很慢。这种事情谁不想着赶快解决?可是你没有觉得现在好像事情越来越严重么?我看这里面是有情况的。”

????石彩军一想对啊,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提前驱散,绝对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李天舒继续道:“而且最为奇怪的是,山泉市委的人已经知道了我们到来了,这个到底是不是做给我们看的?如果是做给我们看的,这个里面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石彩军也陷入了沉思,原本他们只是看看这件事情到底山泉市委应该怎么办?可是现在看来这个题目也有自己的一份啊。

????石彩军想了想道:“刚才我们不是听说这个王厂长和市委里面的某个领导有关系么?市委里面只有一个领导姓王,就是市委副书记王书。难不成矛头……”

????李天舒其实也看过山泉市委那些人的简历,现在看来不是有这个可能姓,而是很有这个可能姓。山泉市的一些情况,李天舒也从侧面的了解过了。

????其中常委会上的争斗异常的激烈,而王书正好是本土派而且自成一系。这样的人对于书记和市长来说可谓是眼中钉了。

????李天舒觉得这件事情的背后不是市委书记贾龙就是市长范云在背后暗中捣鬼,而且现在李天舒越看这个姓周的小子越觉得他是有备而来。

????按照道理来说这个哥们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成为领头的呢?除非是刻意的有蓄谋的,说出来的话能够让对方哑口无言的,这样的人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成为领袖了。

????李天舒原本是想要凑凑热闹,现在看来只有冷眼旁观了,他倒是想要看看山泉市委到底要给自己传达怎样的信息?不过这件事情的矛头还指不定就指向谁呢!

????李天舒对着石彩军道:“山泉市委书记贾龙的简历你知道多少?”,贾龙的简历李天舒来之前大略的扫了一眼,记得的还真是不多,不过现在看来倒是要了解一些了。

????石彩军道:“贾龙书记的履历是非常的辉煌的,他以前是粤东省的干部听说改革有一套,不过那一阵不是风波之后么?所以就被调到这个地方来了,从市长到书记。这个是官面上的,不过我私底下听人说,贾书记曾经是非常的强势的,来到山泉之后却一直隐忍蛰伏一般。”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这就对了,看来是贾书记要给我们传递信息啊,不过也不一定,我看范市长的可能姓也不小。”

????石彩军摇摇头道:“范市长?这怎么可能呢?呵呵,范市长和王书可是走的很近的,处长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李天舒从这件事情看出了不寻常,就算是被贾龙利用,李天舒觉得只要他贾龙有道理,被他利用一次又有何妨呢?现在他也是基于要立威要烧把火呢。

????李天舒慢慢的开始退出人群,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需要他直接插手了,这件事情的背后李天舒认为肯定是有阴谋存在的。

????山泉市委的小会议室内,贾龙面容严肃的说道:“同志们,你们也看到了,就在我们市政斧大楼的前面有着一群义愤填膺的工人们,他们是什么人?他们都是为我们祖国建设做出过贡献的人,现在怎么这么多人喊冤都喊到我们市委市政斧了?这个是什么?这个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范云道:“是啊,贾书记,不过现在咱们是不是讨论一下怎么样来解决这件事情呢?”

????贾龙冷着脸,点点头道:“那个王什么的厂子通知了没有?简直就是混账头顶。厂子里面发福利是为了给这帮成天做办公室什么也不做的人发的吗?”

????王书冷然道:“革命只有分工不同嘛,坐在办公室里面也不是不做事吧?我们大家不都坐在办公室里面?难不成我们就不能分套房子住了?”

????贾龙冷笑道:“胡扯淡,市政斧这边分房子那一次不是先给困难的同志的?我现在住的什么地方?还不是以前别人留下的房子?以后我走了,也不是我的房子,我们这是租住!”

????王书不再说话,范云道:“现在工人们的情绪很激动啊,贾书记,我看我们是不是先下去和工人对话一下?要是我们在不和工人们对话的话,我恐怕工人的情绪会更加的失控啊!”

????贾龙思索了一会道:“嗯,我看这件事情就这么办吧,另外我要说的一点就是现在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李天舒处长,正在山泉市考察干部,大家都不要撞到枪口上去!”

????王书一听瞪大了眼睛站了起来,现在他终于知道贾龙为什么不着急了,他娘的贾龙这个小子阴人啊。

????这种事情要是在以前的话,这种事情他早就下令开始驱散了,然后和代表们谈话,最后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呢?他一直在拖延时间?拖延时间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原本王书不知道,但是贾龙开口的这一瞬间,王书知道了,此刻王书的心中只有一句话送给贾龙:“LGB!”

????不过这件事情即便是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人家已经来了,你现在想要补救也是来不及了。这件事情一旦被这个叫李天舒的处长写进档案的话,王书这辈子再也别想进步了。

????别想进步是一回事,恐怕这个市委副书记就要到政协去养老了,这个可不是王书想要看到的事实。

????这件事情第一时间就要和李天舒沟通,否则的话,就算是省里面有后台,但是你明面上做不好的话,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的用处的。

????官场上你背后怎么阴人不管,但是明面上你必须要让别人没有任何的把柄说出来,像王书这样的,这一次自己的侄子的问题就是污点。

????说实在的王书虽然不怎么害怕能够查到他的身上,但是大家都知道王书和王厂长的这一层关系,所以这件事情有口难辩,最重要的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王书一瞬间能够想通这么多的事情,也说明此人在政治斗争中有着丰富的经验,只不过这件事情原本就关系到王书的前途,所有王书有些着急。

????但是现在不但是自己的侄子恐怕保不住了,自己也有可能进入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王书阴冷的看着贾龙,这个人恐怕一直等待着给自己的最后一击就在这里了。

????贾龙是有备而来,而王书是被偷袭,被伏击。高下立判,这个时候就算是王书想要做点什么的话,也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眼下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先把这一次的事件平息,然后将自己的侄子给撸掉。只有这样才能够挽回败局,等到自己当上市长或者书记的话,还不是照样能够将自己的侄子弄回来?

????王书一瞬间就有了壮士断腕的这种想法,虽然很残忍但是现在却是唯一要做的,这一次王书知道自己不但要做,而且要做的漂亮。

????要做还不能偷偷摸摸的做,要当着工人们的面撸掉王厂长,让大家看看王书他和王厂长虽然是有关系的,不过在党纪国法面前,他王书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人。

????王书想好了,也只能这么办了,否则今天这个局面很难摆脱了。贾龙只是笑了笑,这件事情哪里有那么容易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