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举重若轻(求朵鲜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省委书记袁宏伟听到此事,感觉出了事情的严重姓,军警对峙这种情况的出现必然是两方势力的一种较量和博弈。不过他更加知道显然不是两股地方势力在较劲。

????袁宏伟已经是正部级的大员了,一个不留神就能够序列中央,这种人的目光岂能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虽然有些事情暂时他还动不得,但是省委里面他已经开始苦心经营了。

????只能够等到到时候厚积薄发才能够一击制胜。袁宏伟听到的情况是,一个新来的省委组织部的处长要被大原市公安局的人抓捕。

????这个简直就是一种侮辱,因为只不过是打架斗殴,这个简直就是笑话。大原市的人已经嚣张到了如此的地步吗?他马龙军是干什么吃的嗯?

????袁宏伟又想到了李天舒,这个新来的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也是让他很郁闷的人,李天舒的履历他已经看过,正是因为看过才觉得此人不简单。

????年纪轻轻就已经身居高位,要说后面没有人,打死袁宏伟也不相信,背后有人,自己还有能力,按照道理来说这种人怎么可能像市井流氓一样的去打架斗殴呢?

????这个时候袁宏伟的秘书走了进来,袁宏伟的秘书叫做秦再林,跟随袁宏伟的时间并不长,到现在为止也才三年多一点,不过袁宏伟很欣赏这个秘书,不骄不躁,做事分得清轻重缓急。

????秦再林看了看袁宏伟的杯子,拿起地上的热水瓶给袁宏伟倒了一杯热茶然后道:“书记,事情我打听清楚了。一开始是因为争夺天河酒店那个最好的厅而打架的。听说是李处长的人先被打了,李处长的几个朋友出来教训了那帮人。”

????袁宏伟点点头道:“那帮人是什么人?怎敢如此的嚣张跋扈?跟人家抢地方,抢不到就打人?”

????秦再林低声道:“山泉市的人,听说是山泉那边周军的儿子,叫做周文龙!行事风格比较的跋扈……”

????袁宏伟愤怒的站起来,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道:“简直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不过现在还不是我们动他们的时候,这帮人迟早会被绳之以法的!”

????秦再林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表面上秦再林很是风光,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袁书记这几年在晋西可谓是如履薄冰一般。自己本人也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做不好就陷入敌人的陷阱。

????这个也是袁宏伟为什么欣赏秦再林的地方,他懂的看局势,如果袁宏伟当真是能够掌控的话,秦再林作为袁宏伟的秘书那肯定是风光无限的。

????可是现在袁宏伟也是在隐忍,人家省委书记都能够隐忍,秦再林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不能够隐忍的。

????袁宏伟发怒之后,又坐了下去,对着秦再林道:“注意保护一下省委组织部的李处长,这个人看上去有点意思!”

????袁宏伟其实并不是觉得李天舒有多么大的意思,他觉得李天舒这么的冲动,而且和这帮人结仇了,那么自己完全就可以利用这一点,将他收为己用。

????一个处级干部,袁宏伟当真是看得上眼?可是现在看不上眼又能够怎么办呢?干部二处的处长也是一个实权派的人物,袁宏伟自然要能够笼络一切可以笼络的人了。

????秦再林点点头,然后退出了办公室,飞奔一般的进入了天河酒店,此时的天河酒店里面虽然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不过大家也是有些担忧的。

????毕竟现在这个局面已经是有些无法控制了,文正和看到何海天到来之后,立刻跑过去,何海天穿着大校服,眼神如鹰隼般锐利。

????不过看到文正和的时候,何海天的眼神竟然也变得慈祥了起来,何琳琳看着自己的父亲也是准备跑过去,可是现在这个时机好像又不太成熟。

????“何叔,还记得我嘛?我是正和啊,呵呵!”文正和笑嘻嘻的说道,文正和来之前就打听清楚了,现在的大原市军分区和省军分区的都是自己老爸以前的手下。

????其实现在也在自己老爸的辖区内工作,还算是他们的首长呢,自己所到之处自然也算是自己的地盘了,今天在自己的地盘上差点丢人,文正和很郁闷。

????在其他地方掉掉面子也就算了,这里可是晋西啊,今天联系两次被人挤兑,是人也要发火了。何海天笑着道:“小文啊,你怎么跑到叔叔这边来了啊?来了也不跟叔叔大哥招呼?”

????文正和笑了笑道:“何叔叔,我来怎么能够麻烦你呢?说起来还是以前在大军区的时候见过何叔叔的,我都怕何叔叔认不出我来了呢。”

????何海天哈哈一笑道:“老首长的儿子我能够不认识么?文政委的身体还不错吧?我也是前年见过文政委一次啊!”

????文正和笑着道:“我老爸的身子骨好着呢,每天早上都是起来跑步,锻炼身体,反正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何海天和文正和两个人热火朝天的聊着,李兴等人就非常的尴尬了,老子是来拿人的啊,你们这是啥意思?看不起我么?你何海天不就是一个常委么?而且还是军分区的。

????要知道军政分开,军队一般不得干涉地方上的事物的,可是现在何海天公然带兵过来,这个就是违反了这个原则了,李兴很是愤怒。

????李兴也是先给何海天去敬礼,然后道:“何司令员,虽然你跟这个人认识,可是我现在还是要带他回局里面,因为他涉及到一起打架斗殴的恶姓事件……”

????何海天看了看李兴道:“李局,这个是我的一个侄子,我看你给我个面子算了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打架嘛,也没有什么人员伤亡……”

????李兴其实也知道,这件事情他自己都很难控制了,可是前面这个是何海天,而另一个人是黄兴初。这两个人他得罪哪个更不合算呢?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黄兴初了。

????李兴摇摇头道:“何司令,你也知道,今天这个局面我们已经很难收场了,要不你就让我带回去走个过场?我保证,就是走过场!”

????何海天也是怒道:“我说李兴,你什么意思?嗯?你有什么权利抓人啊?事情调查清楚了么?你所谓的群众举报,群众呢?”

????李兴脸色有些不好看道:“我们是接到的电话……”

????“放你娘的屁!”何海天怒道:“那是不是谁要是打个电话说我打架斗殴你就过来抓我啊?你怎么不去省委大楼里面抓袁书记呢?他离我们这边也很近!”

????李兴额头上已经渗出汗水,这太坑人了,怎么黄兴初交代的就没有什么简单点的让人感觉有些说得过去的任务呢?每次都能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李兴道:“我们来了也是现场调查取证的,他们的确是参与了打架斗殴的!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抓他回去!”

????何海天转头问道:“小文,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呵呵”,何海天对于文正和的态度一直都是如此的好,毕竟是老首长,老领导的儿子啊。

????文正和不屑的说道:“真不知他所谓的调查取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还真就纳闷了,明明是别人打了我们的金大哥,我们只不过是看不过教训了他们一下而已。难不成别人打了我们我们只能挨打?那个时候你们警察怎么不过来啊?怎么现在知道过来啦?还要抓受害者?那个事先打人挑起纷争的人嗯?”

????李兴那个郁闷啊,说到底现在他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要不是文正和现在说的话,他还是不知道呢。不过这个倒是很好解释。

????李兴道:“这位同志,我们也不过是要你回去配合调查一下,现在弄成这样的局面,后果已经是非常的严重了!”

????文正和不屑的说道:“我不跟你走又怎么样?你能够管到我不成?真是笑话!”

????李兴冷声道:“何司令员,你这样让军警之间的矛盾会爆发,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负责,现在一意孤行,到时候怎么收场?”

????何海天冷哼道:“哟呵,还威胁上我了,今天我就不让你带人走怎么了?现在你收队回去,这件事我就算了。要是你当真是一意孤行的话,我还告诉你了,你能走出这个大门口,我何海天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这个时候外面的警笛声又响起来了,这件事情已经受到了多方的关注,听说这里面出了事情,警方出动了大量的警察和特警,显然矛盾正在加剧,谁也不愿意丢了面子。

????这个时候一个连长进来报告道:“报告首长,外面来了大批的武装力量,是否进入战斗状态!”

????在场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进入战斗状态那可就是玩真格的了,万一要是在这个闹市区开枪的话,那个后果就是不堪设想的了。

????何海天也是在犹豫,不过仅仅犹豫了两秒钟之后,何海天沉声道:“进入警戒状态,谁要是敢硬闯的话,就让他们看看到底谁能够挺到最后把!”

????何海天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李兴会如此的硬气,其实李兴也是无奈,如果要是知道这个结果的,估摸着打死他也不会亲自来。现在来了,可是想走却难了。

????李兴苦着脸看着众人的样子,李天舒等人依旧是谈笑风生,这种场面说起来好像无解,不过对于李天舒等人可解的方法就多了。

????何琳琳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爸,您怎么来了啊?您这不是添乱么?”,因为自己的老爸到来,这里面的场面显得是更加的混乱了。

????何海天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琳琳,你怎么在这呢啊?我说晚上怎么不回家呢?对了,你丈夫呢?”

????何琳琳道:“他在下面呢,说是明天可能回来,今天正好山泉市的黄市长跟我以前不是党校的同学呢,今天晚上请我吃顿饭……”

????何海天哦一声,也知道女儿这个位置的特殊姓,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指责然后道:“这个是小文,以前我经常跟你说的那个淘气鬼呢,呵呵,小文,这个就是你琳琳姐!”

????文正和没有想到这个里面还有个素闻谋面的小姐姐,笑着道:“琳琳姐好!我是文正和!”

????何琳琳惊讶了一下,随即失笑道:“刚才我还一时半会真的没有反应过来,原来是小文啊,哈哈”

????这帮人一点紧张的气氛都没有,让李兴郁闷的很,现在的局面颇为的尴尬,李兴想要抓人但是被何海天的这么一说,现在他也不敢动了。

????要是真的军警之间发生火并的话,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最后谁保得住自己?恐怕即便是省厅的黄厅长都保不住自己吧。这个时候李兴只能是像黄厅长求救了。

????李兴让那帮警察就呆在里面,自己却跑了出去开始打电话了,这个时候黄厅长自然是在等着李兴的电话,可是怎么也等不到。

????黄厅长自然是着急了,暗骂李兴办事效率实在是太过低下了一些,黄厅长在抽完几根烟之后,终于听到了电话铃声的响起。

????黄兴初接起电话沉声道:“我是黄兴初”,虽然语气平稳,但是从接电话的速度就知道,肯定是有些着急了。

????不过这个时候李兴也不会关注这些细节方面的东西,直接开口道:“黄厅长,这一次可能没有办法收场了啊,何司令介入,不让带人走!好像和那个小子认识,而且听口气,这个小子的父亲要比何海天还要大一些呢,何海天对于那个年轻人还是比较的尊敬的。”

????文正和的父亲自然是要比何海天要大了,一个大校,一个中将。两个人本身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而且本身文正和的父亲就是何海天的老领导,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文正和被人带走呢?

????这个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对峙。黄兴初一听脑袋也是懵了,这他娘的随便蹦跶一个出来就有如此强大的后台不成?

????李兴看见黄厅长不说话,也是着急道:“现在何海天那边已经是进入备战状态了,我恐怕我们真的动手肯定是要有冲突的。而且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打架斗殴……”

????黄厅长自然知道,其实就是为了个面子而已,现在竟然弄出了如此大的事情,让人真是看不下去了。黄兴初不耐烦的说道:“先收队,这件事情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李兴傻眼了:“收队?黄厅长,要是现在收队,我们的形象可就毁了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可真是没有办法做人了!”

????黄兴初气闷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们现在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么?要是真的和他们动武的话,那么我们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一时的意气之争有什么意思?再者说,大家都知道你是受到胁迫不得不退让的,你要从大局观出发……”

????李兴暗骂:“他娘的抓人的时候也是你,放人的时候也是你,就你有面子,老子就没有面子么?”,当然了李兴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这么说,于是道:“知道了,厅长!”

????李兴回来的时候,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李兴对着何海天低声道:“何司令员,今天我李兴给您一个面子,既然是你的侄子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希望以后要注意点!”

????李兴自然懂得审时度势,何海天毕竟也是大原市的市委领导,这个时候既然已经服软了,那么就服软的很一些,何海天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于是道:“我知道这件事不怪你!”

????其实何海天也知道,如果李兴不是受人指使的话,那么就是和文正和有矛盾,可是听文正和说他压根都不认识这个李兴,那么就是和别人有矛盾了。

????李兴收队了,以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了,不过大家伙也知道了,今天这帮人惹不起。变相的却给李天舒打响了名声。

????何四海其实早就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了,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些跟班的竟然都是身份背景很是强大的人,何四海看着刚才的场景早就暗中思考了起来。

????俗话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既然人家已经来了,何四海也知道以后利益方面肯定是要受到冲突的。

????这个时候何四海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天听到下面人来报,好像晋西突然来了很多的投资商,他们挥霍着大把的资金准备入市,难不成和这帮人有关系?

????何四海只不过是想了想,也知道这件事情并不可能这么快就确定,而且要确定是非常的困难的。何四海知道,如果真的是这帮人的话,那么他只能退避三舍了。

????不过现在不是何四海考虑问题的时候,看着李兴就这样憋屈的走了,何四海也是冷哼一声,之前已经提醒过他了,但是却没有听自己的话。

????要知道何四海的面子也是非常的大的,我提醒你你都不听了?看来这帮人不给自己的面子啊。黄兴初?何四海决定要进而远之了,因为他实在是没有什么眼力见了。

????人家都知道你是省公安厅的厅长了,说话语气还是这么冲,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觉悟么?其实何四海也是有些冤枉黄兴初了,如果何四海不知道人家的身份的时候还不是在那看热闹?

????人的心理总是这样变化的,何四海是因为京城有路子知道了李天舒的身份,但是谁没事去关注这些事情啊?

????可以说如果没有很好的路子都不知道领导的子女姓甚名谁,这些都是有保密原则的,这一点何四海也知道。

????但是从已经知道的角度去看那些没有知道的人的角度,总是觉得那帮人非常的愚蠢的。

????何四海笑着走向前道:“何司令,我们可是有一阵没有见面了啊,没有想到今天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场合,我何某人真是羞愧的很啊!”

????何海天一看是何四海,笑着道:“何爷的场子都有人敢砸,也是让人没有想到啊,算了,给我们找个安静点的大厅吧,估摸着他们也没有吃一顿安生的饭!”

????李天舒也是走上前来对着何海天道:“谢谢何司令的帮忙,呵呵!”

????何琳琳笑着道:“爸,这是我们新来的处长,李天舒李处长!”

????何海天诧异的看了看李天舒,实在是有些年轻,不过还是笑着道:“李处长,您好您好,呵呵,没有想到琳琳说处长年轻有为,还真是吓我一跳啊!”

????李天舒笑着道:“习惯了,习惯了,年轻点也不是坏事嘛,至少咱们年轻人有冲劲,呵呵!”,李天舒几乎每个看到他的人,听说了他的职位之后都说是年轻有为的。

????李天舒自然真的是适应了,何海天也是哈哈一笑道:“咱们边吃边谈吧,呵呵,我也是有些年没有和小文一起吃过饭了。对了小文,你怎么来到晋西的啊?”

????文正和呵呵一笑道:“过来做点小生意,呵呵,那个有空再说吧,今天看到何叔也是高兴啊,咱们今晚可是不醉不归啊!”

????何四海一直脑海中想着刚才他们所说的文政委到底是哪个,晋西里面想了半天也没有,何四海突然想到了西北军区的政委也姓文,在看看何海天的级别,他知道恐怕这件事情还真是……

????一想之后,何海天吓一大跳,要是真是西北军区政委的儿子,那当真是让人郁闷的很了啊。而且居然说要到晋西来做小生意,这帮衙内看上的生意再小也是非常大的啊。

????何四海莫名的开始担忧起来了,要是真的和这帮人对着干,他肯定是不行的。可是要是华家的产业受到损害的话,到时候自己恐怕再也没有安身立命之所了。

????到底应该怎么办呢?这个是现在何四海要考虑的问题,不过现在考虑来考虑去也是这么回事,毕竟事情还有缓冲的余地。

????何四海想着这件事恐怕要及时的报告给华家了,否则到时候当真是事情出来了在去报告的话,不知道这帮人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