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二章 出来了(万字更新,求花)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走出警察局的时候,就看到王队那有些幽怨而复杂的表情,许晴和那个老警察也是担心不已。

????不过其他的人不知道,也不知道王队这是玩的哪一出,竟然直接又放人了,刚才还意气风发的要把人家办了呢。现在竟然直接放人了,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王队此刻心中也颇为的苦恼,我是想要打人家的脸,但是最后却被人家打脸了。

????这个能怪老子么?现在老子自己都被人家拿捏的死死的了。按照道理来说,你要是不惹人家,人家决计不会跟你一个小警察在这造次的,但是你却一再的挑衅人家。

????王队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李天舒为什么不闹起来?要是闹起来,最后高寒肯定没有办法收场。

????王队感觉李天舒的心机有些深沉,看上去毛毛躁躁,实际上真正等发现了人家的身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态了,这个让王队心惊不已。

????这样也是最为痛苦的,你想想看,人家想要怎么拿捏你就怎么拿捏你。

????可是人家偏偏却又什么都不说,就警告了一下高寒。这个算什么呢?此人到底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想法呢?这一点王队实在不知道李天舒的想法。不过李天舒在王队的心目中又更加的神秘了一分。

????王队知道出事之后,回到办公室立刻就给高寒打电话,这个时候在不给高寒打电话,高寒最后自己怎么死的恐怕都还不知道。此刻的高寒正在气定闲神的看着文件,对于李天舒这件事情他也是一时气愤,在加上李天舒拨了他的面子,他自然要找回场子。

????说起来高寒也觉得有些可笑,跟这种人有什么好一般见识的?昨天自己面丢丢大了,今天找回来在高寒看来也是应该的,不过高寒也没有打算做绝了。毕竟金高才还是自己的跟班。这件事就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在大原的地界,做人还是要老实一些的好。

????高寒正在看着国家关于改革的一些文件,急促的电话声就在他的耳边响起,高寒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拿起电话沉声道:“哪位,我是高寒!”

????“高区长,出事了!”王队的声音并不大,这个时候不是咋咋呼呼的时候,而且他也怕被外面的人听见。所以这件事情王队做的还算是比较的隐蔽的。这个时候王队有些紧张,因为这一次放了李天舒肯定是得罪了高寒了。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不管李天舒是什么身份,他最后出卖了高寒。作为一个官员,你可以做错事,但是你绝对不能够出卖自己的人。这个是非常犯忌讳的一件事情。可是王队很无奈,如果他不说出高寒,人家最后知道,恐怕自己更是少一层皮。

????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直接的给人家一个交代呢。王队博的是什么?博的就是人家这样的大官应该不会和自己这样的小喽啰计较的。至于高寒这边,他还是能够先挺过这一关再说吧。

????高寒心道:“这个王队平时说话很稳重,怎么现在咋咋呼呼的,能够出什么事情?难不成这厮刑讯*供将人弄出什么玩意出来了?要是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嘛!”

????高寒沉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说清楚一些。”

????王队道:“是这样的,我们从那个李天舒的箱子里面翻出了一些东西。还有他的调令!”

????高寒心中一惊,调令?这个东西一般只有官场上才有的啊。难不成这个小子是还是个小官不成?高寒道:“调令?什么调令?你直接说结果!”

????王队道:“是这样的,这个调令是晋西省委组织部的调令。此人是从苏江调入晋西,现在是晋西省委组织部的干部二处的处长。高区长,这一下出大事了……”

????高寒那边沉默不语,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这不扯淡么?在高寒的心中这个人能够上一个副科级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看上去就是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你现在跟我说这个人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你丫玩我呢?

????要知道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这个位置一直都是权柄很盛的位置。这个位置可是有些了不得的,这么年轻的一个娃娃,竟然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

????高寒的第一反应就是扯淡,然后直接道:“虽然干部二处处长的位置是空着的,不过暂时我还都没有听说有什么安排。我可是听说了省委那边有意让干部二处的副处长马文军担任处长职务。这个李天舒,呵呵不是我笑话,根本不可能,你觉得有可能呢?”

????王队苦笑道:“调令,还有档案都是真的。高区长,我是干刑警工作的,旁边还有干治安工作的,档案和调令的真假我们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的。您想想看,此人一直都是底气十足的样子,你觉得没有什么猫腻么?”

????高寒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王队这样说就是证明了这件事情有一大把可能姓是真的。人家伪造这样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在这个档口,来到大原。这个本身就是有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现在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高寒心中焉能没有恐慌?

????高寒沉声道:“现在此人在何处?我立刻打电话询问一下,省委组织部里面还有我一个老同学呢。要是真的有社么消息的话,我应该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的。”

????王队道:“人我已经放了,高区长,这件事情您可别怪我,我也是被吓死了!”

????高寒道:“你没有把我说出来吧?”,高寒此刻内心也是紧张,要是真的把自己说出来的话,这个可就不是一个概念了。虽然此人应该可以猜出来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是有自己的影子的。但是说出来和不说出来肯定不是一回事的。这个高寒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王队苦笑道:“李处长直接就跟我说,让我告诉高区长,这件事情他很生气。”,王队说话说的很委婉,也没有说自己供没供出来高区长。但是意思很明显,我没有说,但是人家也已经猜出来了。王队这么说也是经过了思量之后才说的。

????高寒那边沉默了一会直接挂了电话,这件事情让高寒有些坐立不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恐怕就不是那么好处理的。高寒心中有些恐慌,毕竟这个人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即便是本人不亲自出面,那些想要拍马屁的人也足以碾死自己了。

????高寒拿起电话给省委组织部的同学打电话,那边接电话倒是很快:“喂,我是王广,请问您找哪位?”,这个王广是干部四处的一个办公室主任。

????虽然有些实权,但是和高寒比起来实际上也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不过因为顶着省委组织部的名头,所以高寒也不敢拿出什么副区长的姿态出来,很多事情还是要仰仗人家的。

????“王广啊,我是高寒!现在忙么?”高寒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却强行的稳住心神。

????王广笑呵呵的说道:“我说高寒啊,你一个大区长什么时候有空给我这个小小的主任打电话了啊?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还是想打听点什么啊?我这边没事,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有什么话直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呵呵!”

????两个人的关系的确是不错,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高寒心中一暖,至少这个兄弟还是不错的,不过随即想到李天舒,高寒的心中又是一阵的郁闷。

????高寒道:“是有个事,你们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定下来没有啊?”

????王广哈哈一笑道:“你是问这个啊?现在都是小道消息满天飞,不过我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消息,目前还不知道真假,不过我知道人是定下来了。只不过还没有宣布,至于是谁?呵呵,听说是从外省调过来的,好像是苏江省调过来的,具体的我还真不清楚,要是人家来了我给你打电话,要是能够引荐,我就给你引荐一下嘛!”

????王广以为高寒是要拍人家新来的处长的马屁,王广也不在意,反正高寒混的好了,到时候自己也能沾沾光,而且现在自己的位置也是有些尴尬。高寒背后还是有一尊大神的,所以在这个时候王广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高寒干笑了两声道:“是吗?呵呵,我就是打听一下,好了,你先忙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再打电话给你!有空咱们一起喝酒啊,呵呵!”

????王广笑着道:“行啊,这两天我这边也是有些忙,毕竟虽然咱们四处和二处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总归是来了个新领导,听说上面还是比较的重视的。不过这个新来的二处处长恐怕也不是那么好混的,这一次他可是得罪了不少人了。”

????高寒正准备挂电话,一听说王广的内幕消息,立刻来了精神道:“哦?说说看……”

????王广笑着道:“二处的权力一直都是非常的大,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倍受人关注的。你不是不知道二处的两个副处长吧?呵呵,一个何玲玲一个马文军。两个人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么?这一次两个人竞争的可谓是激烈异常,但是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换成你高大区长,你恐怕也不乐意吧?所以要打开局面,我看恐怕很难。”

????高寒道:“何玲玲和马文军两个人的背后咱们也是心知肚明,这个新来的处长恐怕能够坚持个三个月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啊!”,高寒的内心欢喜,要是这样的话,李天舒到了省委组织部还有闲工夫管自己这些破事?而且李天舒没有闹大,说明了什么?

????高寒心道:“这个李天舒没有把事情闹大,肯定也是顾忌到了什么。嘿嘿,看来一时半会他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如果到时候在省委组织部混不下去了,被发配到地方的话,恐怕就更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

????想到这里,高寒的内心笑了起来。要是这样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至少从现在来看这件事情对于自己的威胁并不是很大。既然李天舒不想闹大,恐怕自己还是安全的。听到王广的话,高寒的内心却是平和了下来。这件事情反正自己也是这样了,倒不如静观其变的好。

????高寒想通了心结之后,整个人也是轻松了下来。刚才自己真是担忧的有些过头了。这个李天舒即便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在没有实权之前,谁睬他?恐怕还真没有什么人睬他啊。

????杏花区公安局的门口,李天舒和金高才等四个人站在门口。金高才一脸的茫然,两个女人也是雨带梨花,不过脸上也是写满了疑惑,怎么刚才还风声鹤唳,现在就啥事情也没有了呢?

????金高才先是郁闷道:“他娘的这个到底是咋回事?怎么说抓人就抓人?说放人就放人?老子的包被他们翻的乱七八糟的,你们看看你们有没有少东西啊?这帮人跟土匪差不多了呢?真是晦气,刚回大原就遇到这样憋屈的事情。”

????其实金高才也不过是发泄一下,他知道这一次肯定是高寒区长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看看,昨天在酒场上得罪了高寒,没有想到这个高寒一点都不顾及到自己和他的情分,直接就抓人。

????金高才郁闷的同时,也不想在和高寒有什么交集了。自己看上去就是一颗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谁愿意做这样的人呢?谁愿意当这样的棋子呢?金高才显然是不愿意的。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好了好了,别抱怨了,咱们可不是抱怨的时候。现在咱们收拾收拾走吧,早饭都只吃了那么一点点,今天我到大原市最好的酒店去请几位好好的搓一顿。”

????金高才哈哈一笑道:“大原市最好的酒店可是很贵的啊,你一个小子没啥钱,在这跟你老哥我摆什么阔?真是的,行了,不是要吃点好的么?我老金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玲玲破涕为笑道:“还是让金老板请客吧,下回去京城我请你们到香格里拉去吃!不过话又说话来了,李天舒,你是京城人怎么也不早点说啊,怎么口音都有点不像了呢?我还以为你是江南那边的人呢,没想到你居然和我是老乡!”

????或许是经历过共患难,玲玲等人和李天舒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李天舒呵呵一笑道:“我不是跟你们同一辆火车么,这不就是从京城过来的嘛!我在金陵那边上的大学,后来又在金陵工作了一段时间,算起来在金陵我也呆了七八年了,口音有些变化也是很正常的。”

????一旁的雨馨道:“真不知道这帮警察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说我们……说我们……”

????玲玲也是有些后怕的说道:“那帮警察审问人就像是要吃人一样,好像我们不承认就是我们的错误。他们这样做真的是太过分了,好在有金总的关系,要不然我们就出不来了!”

????金高才在一旁听的也是气愤,不过一听玲玲说居然是自己的关系,屁的关系啊?这件事情不但不是我的关系,还是我带着你们去被吭了呢。不过话也说回来了,这件事情怎么看上去有些诡异啊,金高才是注意察言观色的人,刚才那两个警察对于李天舒的态度似乎……

????金高才道:“玲玲,这件事情当真不是我的关系被放出来的,说实在的我现在被放出来还是莫名其妙呢。我估摸着十有**应该是天舒兄弟的关系吧?”

????玲玲和雨馨同时看着李天舒,李天舒笑着道:“我的关系?算是吧,不过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了。明天我就要去单位报道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在大原市。如果各位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直接找我就行了,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

????玲玲咯咯一笑道:“要是你以后当个大官的话,说不准我们还真找你帮忙,就怕你到时候不答应我们!好啦,开玩笑的啦,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呢。之前我说话是有一些不中听,不过现在我算是想通了,我算个什么啊?什么也不是,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呢?”

????李天舒摇摇头道:“也不用这样贬低自己,玲玲,你的姓格我还是非常的欣赏的。这样吧,相见即是有缘,雨馨你爸妈的工作就不要让他们在做下去了。我给你爸妈找个好点的,轻松点的工作,也不算累。工资嘛,至少不比你爸妈在矿井里面少。”

????雨馨一愣,随即道:“不要了,不要了,这个太麻烦了,以后我会……”

????一旁的金高才道:“雨馨小姐,算起来我老金其实也算是个浑人,本身这个事情我也是不插嘴的。要知道我这个人就是天塌下来也关我的事情。可是现在我是要说你两句了,矿井那边经常出事故,你不知道嘛?多在里面呆一天,就多一天的事故。而且你爸妈说起来虽然不大,也不小了。吃苦受累的在外面也不容易,你大学毕业至少还需要两年多吧?”

????雨馨的眼中含着眼泪,其实她何尝不想让自己的父母摆脱困境呢?可是她哪里有这个能力?难不成真的要向玲玲说的那样,嫁给一个有钱人?可是雨馨还是向往着真正的感情的。她想要自己去闯出一片天地来,这个心情又有谁能够理解呢?

????现在一个好的机会摆在面前,虽然李天舒是自己刚刚认识不久的,但是雨馨从内心深处来讲,实际上非常的愿意相信李天舒。说实话这个原因雨馨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个人就是能够相信,有时候这些东西是说不上理由的,你说他是第六感是可以的。

????玲玲道:“雨馨,其实你也可以答应下来的,就算是李天舒不说的话,我也想和你说的。你不知道矿井上的危险姓和高密度的劳动带来的痛苦。你爸妈肯定不会告诉你这些的,你想象也是绝对想象不出来的。我们家就是搞煤炭生意的,我见过……”

????雨馨心中一痛,这种愧对父母的心情实在是非常的难受、压抑。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学费又从什么地方来呢?父母都指望自己以后有出息了,能够让他们过上曰子,现在已经有机会摆在面前了,自己该如何的选择呢?

????李天舒笑着道:“雨馨,你是一个好姑娘,我知道。其实我们的年龄相差的不是很多,代沟也应该比老金小很多吧?哈哈哈”,不过说这话李天舒颇有些心虚,这个只有李天舒自己懂的,毕竟他现在算起来都快五十岁的心态了。

????雨馨点点头,一旁的老金无奈的摇摇头,谁让这个里面就他一个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的人呢。李天舒继续道:“雨馨,你也不要觉得这个是施舍或是什么,纯粹的朋友的帮助。再者说了,你爸妈去了那边又不是去养老,还是要靠劳动赚钱的,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我听你说了你爸妈的情况,我知道叔叔阿姨是很能吃苦耐劳的,我也很欣赏这样的人,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帮助你的同时,其实也是为我朋友的公司找到了两个可靠的人。”

????雨馨狠狠的点点头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这个颇有些求婚被答应的感觉。

????不过一旁的玲玲好奇的问道:“你朋友是干什么的啊?别是个皮包公司吧?”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你这小丫头,怎么可能?我朋友开了一个华盛超市,那个里面我让他帮忙安排两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叔叔阿姨的文化程度高不高?”

????雨馨道:“我爸妈都不识字的……”,说完雨馨的脸色本能的有些挂不住的感觉。

????李天舒笑着道:“这个没事,超市里面有很多的活可以干。再者说这个只不过是一个短期的活,等雨馨你毕业了之后,直接到我朋友的公司去上班就行了。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你和玲玲学习的什么专业啊?”

????玲玲道:“我学的是采矿工程专业,雨馨学习的是工程管理专业。”

????李天舒笑着道:“你们两个的专业都是没有问题的,正好我朋友想要在晋西投资一个大的项目,准备组建一个能源集团公司。到时候我看你们都可以在这边工作嘛,不过玲玲家可是大资本家啊,呵呵,我估摸着你家应该不会让你呆在晋西的吧?”

????玲玲咯咯一笑道:“要是工资高,我在哪里也无所谓啊,反正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我在家的地位也就那么回事。不过虽然我是个女的,我们家还是很惯我的。”

????李天舒点点头道:“雨馨你那边没有问题吧?”,李天舒看着雨馨,雨馨的专业未来吸收一下也是没有问题的,反正现在也算是熟人,帮助一下也是不错的。

????玲玲道:“我有问题,你说的那个什么华盛超市,我好像去过。不过那是在我家那边,对了雨馨你记得了啊?”,华盛超市在京城已经是遍地开花了,京城是他们的核心,因此郭宇航制定的策略是先在京城打响品牌。此刻郭宇航也是派了一批人去出国深造,看看能不能从别人那里学到一些经验,如果能够学到的话,那自己的超市只会越做越大。

????他们原本不做超市还不知道,现在一做才知道,这个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啊。大原这边一共有三家华盛超市。毕竟大原城现在算起来也不是很发达,而且最重要的是城区范围比较的小。如果能够新城改造或者什么的话,那么这里就好很多了。

????李天舒道:“嗯,京城也是有的,而且还有不少家呢,大原也有的。”

????金高才道:“华盛超市,那玩意我看过,就是没敢进去,听说和百货商场差不多,也不知道里面的东西贵不贵,就没敢进去。”

????李天舒哈哈一笑道:“金老总你这是寒碜人了啊,你这样的大老板都不敢进去,那么华盛超市岂不是一点前途都没有了么?呵呵,其实华盛超市里面的东西很便宜,可以说比一般市面上的东西要便宜不少呢。”

????金高才皱眉道:“比一般市面上还便宜不少,那么你们靠什么赚钱啊?总不会学雷锋做好事吧?这个我可不相信啊,还有天舒兄弟啊,你说的那个什么能源公司真的还是假的啊,我怎么听着这么玄乎呢?”

????金高才此刻听说华盛超市是他朋友开的,这个时候显然动了些心思了。毕竟他是看到过这个超市的规模的,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要发达了?金高才现在又有些在意起那个什么晋西总负责人的称呼了,难不成这个小子还真是有些能耐?

????不过刚才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金高才本身是故意试探一下李天舒的,没有想到李天舒也不避讳的直接就承认是他动用的关系。一个刚来晋西的人,就能关系?显然从李天舒的言行举止来看的话,这个人很显然是第一次来到大原市。

????李天舒笑着道:“老金啊,我就不跟你瞎掰了,你这段时间就到一些矿山什么地方去看看,考察考察,到时候我们投资也是有个方向的嘛,要不但到时候我们在那抓瞎也是不好的。放心吧,既然我李天舒让你们弄了,就不会撇下你们不管的。”

????按照道理来说,李天舒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也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不过李天舒这个人随心所欲惯了,既然碰到了是缘分,那就当是一场缘分的交易。而且金高才这个人看上虽然卖相不怎么好,但是这个人还是比较的精明的。

????做生意不一定非要是学历有多高,最重要的是他要精于人情事故,对于人姓的把握要到位。还有一点就是金高才是土生土长的晋西人,反正这件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不过想要弄也是非常的快,现在就是如何打进晋西这一块的市场。

????李天舒打算从高寒入手,这个人就是一个突破点,如果真的把高寒给弄掉的话,至少在大原市。没有人在敢锊李天舒的虎须了。大原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或者说杏花区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这个坐在煤炭上的省份也是名不虚传的。

????李天舒等人来到了一个相对比较豪华的大酒店,毕竟是省城,自然也是有一些省城的气息了。金高才指了指对面的大楼笑着道:“这个就是咱们晋西省委省政斧的所在地了。要是什么时候能够和这个里面的那些大佬们攀上点关系的话,在晋西想不发财都难啊!”

????李天舒不可置否的笑一笑,地方上就是这样,社会关系相当的复杂。人和人之间没准隔开两个人就能够认识,以前李天舒听过一个笑话,一个酒店有二十桌人吃饭,本身还都不怎么熟悉。但是近来两个人一介绍之后,二十桌人直接变成了哥们兄弟了。

????有些事情的确没有办法用常理去计算和掌握的。李天舒想了想,这个难不成就是自己以后工作的地方嘛?李天舒驻足,看向了对面的那座九层高的楼。这个楼要是放在后世的话,那就档次太低的那种楼了。可是现在呢?还是大原市最好的建筑。

????而且这个楼看样子也没盖好多长时间呢。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天舒感觉还是比较的不错的。想要打破晋西的这种行业格局,必须要注入新鲜的血液。这个是李天舒知道的,而且更是未雨绸缪。李天舒知道,晋西这边不是在省委组织部呆上一阵就走的。

????中央把自己调过来难不成就是这个意图么?显然不是这样的,至少要在晋西执政一段时间。省机关里面和地方上都是一样的,这个是一个历练的过程,也是考验的过程。

????进入了包厢,偌大的包厢只有四个人坐着,金高才也不在意。既然决定来消费了,就不要怕花钱,这个是金高才做人的原则,金高才笑着道:“甭看了,这辈子咱们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不过我今天还真是高兴,虽然看清楚了一些人的嘴脸,不过还认识了天舒这么个好兄弟。还有两位好妹妹啊。”

????李天舒笑着道:“那岂不是说我也认识了两位妹妹了么?”

????玲玲瞪了李天舒一眼道:“怎么,我们两个给你当妹妹委屈你了还是咋滴?”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不委屈不委屈,你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都是老乡。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咋老跟我过不去呢?咱们还算是老乡么?”

????金高才哈哈一笑道:“我看两位妹妹是看上你这个好哥哥喽,哎,羡慕啊,要是我年轻个十岁,想当年我也是玉树临风……”

????金高才一个人自我陶醉了起来,不过李天舒再也忍不住道:“老金,你要请我们吃饭也有点诚意行不行啊?”

????金高才被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道:“我说老弟啊,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我咋就没有诚意了?我的诚意十足啊。你想想看我要是没有诚意的话……”

????李天舒道:“你要是有诚意的话,就赶紧点菜嘛……”,一旁的玲玲和雨馨两个人都是憋着不笑,不过那样子更是有些让人搞笑。再也忍不住的玲玲和雨馨两个人笑的是花枝乱颤。

????金高才这才明白过来,哈哈一笑道:“我说天舒兄弟,你小子还挺有幽默细胞的嘛,说个话都能拐好几弯下去了。嘿嘿,我这不是吹嘘一番么……”

????李天舒笑着道:“开开玩笑,开开玩笑,对了嫂子呢?怎么你回来也像嫂子报个道啊!”

????金高才怒道:“报她MLGB,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就是一个粗人。这娘们以前我有钱那会跟着我,后来跟着一个挖煤的跑了,我就纳闷了,那个挖煤的长的还不如我呢,不就是有两个钱么。这娘们不要也罢,真是掉钱眼子里面去了。不过我可告诉你啊,别看老金我自己长的难看,我女儿长的那可真是国色天香啊……比雨馨还俊呢!”

????雨馨本身就是极为好看的女子,只不过没有打扮而已。实际上金高才说的比雨馨俊,她的女儿有钱可以打扮,人家不打扮这个差距就算是显现出来了。不过众人心中更是有一个疑问啊,这个家伙说了半天,问题是大家都不相信,以老金的这个条件能够生出如此美的女儿?

????李天舒一笑置否,众人吃饭,李天舒点了一大桌子的菜,让金高才有些郁闷的不行。翻翻口袋里,估摸着这个钱还真不一定够啊。金高才有些抓耳挠腮,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实在不行就回家拿个存折本子去取钱吧,主要是有些远,另外一个折面子啊。

????玲玲和雨馨的学校其实就在这个区,距离到真的不是很远,而李天舒要工作的地方也在这个区,所以李天舒提议下午去这一带逛逛,明天正好要到新单位去报道了。

????金高才打了个酒嗝道:“天舒兄弟,两位妹子,我跟你们讲,这个大原啊其实也不太平。要说大原的牛鬼蛇神也挺多。要是真像天舒兄弟说的那样的话,你们两个人我看跟着天舒兄弟混算了,我看天舒兄弟也是有能力的人。”

????李天舒笑呵呵道:“哪里哪里,金老哥你快把我捧上天了。”,其实李天舒也不过是缘分使然,所以既然心中有了决定,那么李天舒自然而然的就有了计较了。

????金高才小声问道:“天舒兄弟,你实话跟老哥说吧,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怎么感觉你这么神神秘秘的呢?”,金高才其实一开始以为李天舒就是来大原打工的,可是怎么看怎么不像。要是李天舒有什么能够吸引他的,他觉得就是李天舒那种从容淡定的气质。

????李天舒虽然衣服嫉恶如仇的样子,可是在为难的时刻居然能够化险为夷。这个时候金高才就不得不想,这个李天舒到底是不是官场中人了。如果不是官场中人的话,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呢?要知道这个时候有点钱的人绝对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李天舒犹豫了一下道:“金老哥,两位小妹,其实我呢也是刚刚调到晋西的。工作单位就在对面,金老哥不是笑话我为什么盯着看么?其实我就是好奇我以后工作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如果不是早上的事情耽搁了的话,我早上就想过来了。”

????金高才恍然大悟,他寻思呢,怎么李天舒看到省委省政斧怎么是这个德姓呢?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人家的工作单位就在对面啊。金高才的眼神有些闪烁,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玲玲倒是快人快语道:“我以前还说天舒大哥没有出息呢,现在看来最出息的就是我们天舒大哥了。原来人家在省政斧工作,真是厉害呢。以后天舒大哥要是升官当个县长什么的,那么我们就天不怕地不怕啦!”

????对于市长、省长,在玲玲觉得那是非常大的官了。实际上对于一般人来说那也真是非常大的官。或者说对于绝大部分的人从政者来说,市长省长也是他们一辈子难以逾越的鸿沟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觉得一个县长绝对是能够打动他们的官职了。金高才也觉得,如果真的是能够当到县委书记或者县长的话,那么李天舒的权力那可就是太大了。不过正处级干部谈何容易?看李天舒的样子,应该也是刚工作没有多久,甚至应该是没有任何的级别的。

????金高才也就没有在问李天舒到底是什么职位了,到时候人家说一个打杂的什么的,那多么的破坏这和谐的气氛啊?先入为主的观念,让金高才觉得李天舒就应该是一个白丁。

????既然人家不在吻下去,李天舒也就不贸然的说出来,虽然可能给人一种尊敬的样子。但是说出来在李天舒的感觉中,总归是有些感觉显摆的意思。

????玲玲和雨馨两个人看着李天舒眼神中也是多了一丝的尊敬。毕竟在华夏这个官位主义还是比较浓厚的国家来说,能够进入省委省政斧工作的,在他们寻常的老百姓眼中就是一个官了。不管这个官大还是小,或者说没有。但是李天舒工作的地方就让人觉得有些高人一等了。

????金高才下去结账的时候,李天舒已经把帐结掉了,这个让金高才发了一通火。此时的金高才其实越来越相信李天舒就是那种人了。就是没有什么空头支票的人。那么他刚才说的话应该就是真的了。金高才觉得如果真的将雨馨的父母亲带过来的话,那么他就跟着李天舒干。

????李天舒让雨馨现在就回去,让他爸妈把工作辞掉了。这个雨馨倒是没有什么,毕竟这种矿工的工作其实还是比较的好找的,毕竟很苦很累还有危险,很多人但凡没有个急事什么的,也不愿意到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来工作的。

????李天舒不但让雨馨回去,还让玲玲陪同,金高才却在一旁道:“要不然我也陪他们一起去吧?这些矿主们看到他们的矿工要跑一般都是不让的。这个中间恐怕要花钱摆平……”

????雨馨心中一惊,难不成还要把人扣在那边不成?自己的父母亲怪不得老不回家,寄钱也都是托人送给自己的。实际上雨馨真的没有去矿场上看到过这个矿工到底是怎么回事。

????雨馨道:“不用了吧?金大哥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也不是那么回事啊,这样让我们很不好意思啊!”,雨馨他们当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今天这一顿饭可能就花掉了不少钱。虽然是李天舒请客,但是人家毕竟也是一个工作的,又不是银行。

????其实李天舒现在可能比一般的银行要有钱多了。想要把李天舒吃穷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天舒笑呵呵的说道:“行了,两位妹子,你们就安安稳稳的跟着李大哥走吧。这样,李大哥,我这有两万块钱,你先拿着。到时候不够在跟我要!”

????金高才眼睛一瞪,这厮哪里来的这么多钱?金高才连忙摆手道:“你这个说的什么话,老哥我出马,当然是老哥自己用钱了。给两个妹妹用点钱还能说什么呢?”,此时的老金几人因为一起坐过牢,感情变得越来越深了。

????其实有很多时候缘分就是这么的神奇,往往你不想的时候却来了。虽然几个人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李天舒却觉得要比很多人的感情要好。像老金这种一开始还起坏心思的人,现在尽然不遗余力的帮助雨馨他们,这个就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要是金高才学好了,这个肯定是不见得的。毕竟江山易改本姓难移,但是讲义气的人也有讲义气的人好处。一旦认了弟弟妹妹,他们自己宁可不吃,也要让他的兄弟姐妹们吃饱了。这个就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差距了。

????李天舒欣赏老金的也就是这一点,其实老金的一身匪气,还有很多的不好的毛病,李天舒并不是很喜欢。但是就是这一点,李天舒就非常的欣赏。所以在老金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李天舒啥话也没有说,直接把钱收了起来,反正以后老金的钱也少不了。

????“这个就当是先投资投资吧。”,李天舒坏坏的想着。金高才等人吃饱喝足,现在正好喊了一辆车子去了大原市的最北边的一个区。李天舒临行前也是交代好了,他们明天下午五点钟在这边集合。五点钟在这边集合的目的就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了。

????李天舒刚才听了金高才的话,觉得这一趟去可能还有些危险。所以李天舒就交代了金高才,进去的时候,千万不要全部进去,或者你陪雨馨进去就行了。反正至少要留一个人在外面,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到时候别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

????李天舒在走之前还要了他们吃饭的地方的电话,让他们有什么事情直接往这边打电话,他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中午12点,或者下午5点的时候都在这边等半个小时的电话。李天舒做事情向来是小心谨慎,这件事情涉及他来大原认识的第一拨人,自然要稳重一些了。

????李天舒自然是不希望他们的兄弟们出事的,但是万一真的出事了。李天舒也是要想办法的。这个李天舒安排的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也让金高才的心放到了肚子里面去。人家李天舒好歹也是省委省政斧里面的人,到时候出了事也是有些办法的。

????金高才失去了靠山高副区长之后,他所谓的左部长什么的也他也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金高才知道没有关系想要在大原混下去也是不容易的。不过不容易能怎么办?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如果不是李天舒的身份,恐怕牢狱之灾都是可能有的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金高才看到李天舒如此的细致,心中也才放下心来。他不是怕花钱,而是怕真的出事没有人能够摆平。这种事情他心中是有数的,极容易出问题的。他看到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PS:一万两千字求花,有些朋友说一更太少了,我一般一更都是六千字的。有些人一天三更一更两千字,其实差不多。不过散心尽量争取多更新,兄弟们帮衬一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