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八十四章 贪腐案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李天舒和张同尧商量完林海乡的人事调整之后,盐宁县却发生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

????当晚,盐宁县纪委办公室中突然来了两个陌生的男子,其中一个浓眉大眼,国字脸,四十岁左右。看上去很是威严,此人就是盐东市纪委副书记石开天。

????这一次盐东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突然来到盐宁县所谓何事?这个目前还不得而知,此刻盐宁县纪委书记尤勇举的脸色也是一片凝重。就在刚才吃完饭的时候,秘书告诉他,石开天书记正在等着他呢。

????尤勇举有些犹豫,石开天突然深夜造访到底所为何事?这个目前还不得而知。尤勇举心中却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味道在里面。

????可是盐宁县的班子才集体大调整过一回,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尤勇举看到张同尧和李天舒两个人在谈话,有些犹豫要不要说这件事情,不过尤勇举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看上去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

????看着尤勇举如此的为难,张同尧的余光扫到了尤勇举之后道:“勇举书记,怎么了?有事?”

????尤勇举看了看李天舒,然后道:“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书记汇报一下!”

????张同尧知道尤勇举有些避让李天舒,不过此刻这个时候正和李天舒谈工作的事情,显然不可能让李天舒回避一下,只不过看着尤勇举有些举棋不定的样子,张同尧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李天舒笑着道:“既然书记和尤书记有事要谈,那么我们的事情改曰再说吧!”,说完,李天舒就准备转身走人了,只不过这个时候张同尧显然就不能让李天舒走了。

????要是李天舒只不过是个什么副县长之类的话,那么张同尧觉得还是不让他听的好。但是李天舒和华立刚两个人不一样,所以张同尧也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得罪李天舒的。

????何况尤勇举是干什么的?是纪委的。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和李天舒有什么关系的。人家这种家世背景还能去贪污[***]不成?没有这么傻的人。

????尤勇举其实也就是询问一下张同尧的意思,既然张同尧说没有任何的问题了,那么就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反正跟自己也没有啥关系,何况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尤勇举道:“市纪委的石开天书记秘密抵达咱们盐宁县,正在纪委等着我呢,我估摸着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所以我的意思是请书记您去看一下,把一下关?”

????张同尧疑惑的嗯了一声,这个时候石开天过来干什么?纪委过来请人喝茶绝对不是好事。盐宁县正值多事之秋,张同尧可是不希望真的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

????这几年来,盐宁县大大小小的领导换了好几拨了。如果在发生什么事情,整个盐宁的班子都要跟着倒霉了,不管背景有多大,老这么下去也是不行的啊。

????其实李天舒估摸着就是等着一号首长南巡之后就要换一个环境发展了。但是现在既然你还在这个岗位上,就要尽职尽责,否则的话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这个时候石书记过来干什么?你们纪委最近收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张同尧有些疑惑的问道,显然并没有听到什么事情发生,不过没有事情发生的话,石开天会这么秘密到来?

????尤勇举想了想道:“收是收到一些,但是没有什么大的案子,一些小的案子我们也正在跟进,很多感觉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如果每一件都查的话,我们纪委的人手实在是不太够了。”

????李天舒道:“那最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或者说比较大的一些案件?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比较奇怪的一些检举信什么的?说出来我们看看?”

????尤勇举道:“有是有这么一封,但是我感觉有些无理取闹了。他们就指名道姓的说盐宁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杨明问题重大,希望纪委可以深入调查。”

????张同尧笑着道:“这个是检举信么?简直就是上级给我们指派任务来了,杨明才来管委会多长时间?半年也还没有有呢。而且现在杨明怎么能够有什么重大问题?整个工程款……”

????张同尧没有说话,不过话的意思也很明显了,整个工程款说起来都是在李天舒的控制之下的。不过李天舒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们的监督机制虽然是有,但是还是有不少的空子可以让人钻进来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天舒想着是这个杨明到底有没有问题呢?

????按照道理来说的话,杨明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整个工程都是控制在王在发的手中的,所以这件事情杨明也应该没有什么空子可以钻吧?

????再者为什么偏偏选在袁刚走了之后才爆发出来呢?显然这个人是有些熟悉杨明的,但是也应该是袁刚一系的人马。可是现在常委聚聚散散这么多人了,谁知道是哪个呢?

????杨明是袁刚力挺上去的,这一阶段虽然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但是却也做的中规中矩的,让人看着比较的满意。

????可是满意归满意,因为一开始李天舒抱着的希望就是他只要不犯错误就行了。

????张同尧道:“应该不是这件事情,杨明同志虽然工作能力一般,但是做事看上去还是比较的踏实的。我看这件事情应该详细的看一下,否则的话,咱们可是冤枉了自己的好同志了啊!”

????李天舒道:“与其在这里猜测,我们不如去找石开天书记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现在我们盐宁县真的是经不起折腾了,我看喊上郑县长一起去吧?”

????张同尧看了看李天舒,心中不由得想道:“难不成李天舒对自己的妹妹有意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啊,呵呵,只可惜李天舒已经定亲了!”

????张同尧内心的想法可是很多的,如果自己的妹妹和华立刚在一起的话,那么郑天明的地位保住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郑天明现在已经从真正的改革派,开始变成了中立派了。

????华家到时候要保下一个中立派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现在张同尧觉得这个华立刚看自己妹妹的眼神却没有那种念想。实际上华立刚肯定对郑洁有想法的,只不过华立刚觉得还是不太靠谱。

????当然华立刚又不是没有见过美女,说起来,周梧桐虽然没有郑洁漂亮,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英姿飒爽的气息,华立刚表面上有些斯文的样子,实际上还是很野姓的一个人。

????如果非要在这两个女人当中选择的话,恐怕华立刚肯定要选择家世背景都不错的周梧桐了,这个是人的本姓使然,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改变的。除非你动了真感情。

????张同尧一个愣神的功夫,李天舒有些奇怪的看着张同尧的表情道:“书记您没事吧?”,不过心中却嘀咕道:“怎么看着乖乖的?尼玛,这个张书记是什么眼神啊?”

????张同尧笑着道:“没什么,没什么,咱们现在出发吧。郑洁应该去送华县长了吧?”

????尤勇举道:“是的,书记,郑县长去送华县长了。华县长有些醉了,我看还是不要喊郑县长了吧?”,尤勇举刚才准备送华立刚的,可是被郑洁拒绝了。

????尤勇举还以为郑洁看上华立刚了呢,所以现在他才说出不要喊郑洁了,人家有事情要忙呢。

????张同尧看了看表道:“咱们不能让石书记久等了,天舒书记,咱们三个就坐一辆车吧?”

????李天舒笑着道:“没有问题啊,我也是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们盐宁县的包公如此的紧张了?”,李天舒有些开玩笑的看着尤勇举。

????尤勇举道:“我可不是紧张,我只是觉得我们盐宁县刚刚大动了一下,就发生大事情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整个班子来说都是异常的不利的,我只是从我们大家的角度出发。”

????张同尧笑着道:“你们啊,人家石书记过来也指不定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咱们现在在这猜来猜去的,最后人家压根什么事情也没有,那我们岂不是为古人担忧么?”

????李天舒道:“石书记过来的时候有没有通知你们?如果是突然到来,我敢肯定至少不会是小事。你觉得小事怎么可能劳驾石书记过来呢?”

????张同尧的笑容慢慢消失,实际上他也是不想发生什么事情,要知道他这个书记也才是刚刚上任。如果刚刚上任就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的话,那岂不是倒霉透顶了?

????但是李天舒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人家纪委书记没事大半夜的跑到你这边来,难不成真的是找你聊天玩的?显然不是这样的。石开天这一次过来的确是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这件事情原本是不需要他来的,一个正科级的干部需要自己亲自下来一趟么?但是这件事情却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杨明的背后却有着另外一个人。

????张同尧等人来到了盐宁县纪委的时候,石开天已经在尤勇举的办公室内来回的踱步。石开天现在也是很郁闷,这一次盐东市纪委这边都是没有任何的准备的。

????事情来的很突然,今天下午的时候市委书记朱文明在半路上被几个陌生拦住,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只不过是将一个文件袋子扔了过去。然后就开着摩托车走了。

????而且此人带着墨镜和假发,且摩托车根本没有牌照,让朱文明等人没有任何的法子可以找到这个人的踪迹。而且此人应该是被人雇佣或者什么的。

????当时朱文明看到此人给的文件袋里面的内容的时候,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连州市那边刚刚发生了官场地震,一批官员下马,给整个苏江省造成了震动。

????然而朱文明没有想到,在他一直强调这个问题的情况下,居然还是出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情况。盐宁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杨明,竟然赫然被第一个提及。

????实际上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就在几个月前。上一次储云恒来到盐宁县想要承包工程的时候,盐宁县的人却是没有答应她。这个让储云恒有些恼羞成怒,不过好像最后还是忍住走掉了。但是储云恒真的愿意放弃这么一个大的蛋糕嘛?

????储云恒作为盐东市建筑总公司的总经理,他可不想丢了这么大一个面子。以前他到各个县市区要工程的时候,哪个不是把他当成爷爷一般的供着?这一次盐宁县的工程质量要求非常的高,所以造价很大。这个里面的利润储云恒想想都觉得非常的丰厚。

????在这样的条件下,储云恒怎么能够放弃如此大的一个蛋糕呢?杨明在盐宁县经济开发区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实权,但是很多的事情都是要经过他的手。

????比如说招标,杨明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招标,但是王在发一个人也不可能忙活过来这么多的事情吧?很多的公司资质的审核就是杨明一个人在办理,这并不是说杨明就不负责任,实际上杨明一开始还是非常的负责任的。

????但是一切在储云恒到来之后就改变了,王在发是李天舒的人。储云恒喝李天舒两个人之间的额矛盾虽然不说是人尽皆知,但是众人一看还是非常的明白的。所以储云恒知道,自己还呆在盐宁县那必然是自取其润的。

????作为市长的公子,他也懂得隐忍。实际上他这个总经理完全是看在储洪江的面子上菜当上的。否则的话,凭借着他的资历难不成真的能够当上这样一个高位?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李天舒见储云恒走了之后,也就没有太过的在意。盐宁县这一次的工程量大到惊人,储云恒算了一下,如果从中稍微懂点手脚的话,恐怕就有几百上千的利润了。

????这么多的利润很容易令人疯狂。储云恒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直接接管了两家规模还算不错的建筑公司。让他们成为了他们旗下的子公司,只不过对外人家还是非常正规的公司,和盐宁县建筑总公司没有任何的关系。

????储云恒首先是找到了市建设局、市工商局、市国土局等领导的负责人,然后说明了一些情况,当然允诺了很多的好处。这几个局的局长也是频频点头,几乎就是一出狸猫换太子的好戏正在盐宁县上演着。

????当然这个其中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就是审核问题。储云恒通过手段认识了杨明,然后爆出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对于一个正科级的干部来说,市长公子的身份那已经是非常的尊贵的了。储云恒对杨明承诺了很多的东西,最后还带着杨明一起到市里面去潇洒了几回。

????杨明本身就是从乡镇出来的干部,虽然也玩,但是哪里玩过这么高档的东西?一来二去的和储云恒就成为了朋友。到了招投标的时候,储云恒旗下的几个公司中有两个顺利的招标成功,毕竟有两个直接的竞争对手被杨明给卡掉了。

????当时杨明还笑着对李天舒等人说道:“这个是支持地方的经济发展!”。

????李天舒当时也没有任何的异议,毕竟这个到底到哪里都说得通,地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不过李天舒并没有想到杨明竟然能够胆子大成这样,不但收受了储云恒一百万的贿赂,竟然还[***]到这个程度。储云恒带着杨明出去,经常就是什么的。

????杨明一开始还不乐意,坚持原则。但是几杯酒下肚之后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有了第一回之后还害怕第二回第三回么?

????储云恒已然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方式,但是杨明却没有适应自己的生活方式,现在他才刚刚适应这种天天风流快活的曰子。

????当然了,杨明做的很好,在加上王在发也经常工作繁忙,却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是这些总是逃不过有些人的眼睛的。

????不过这一次举报人举报的对象却不是杨明,而是储云恒,他对于储云恒的做法看上去是非常的气愤,还在信中威胁如果盐东市委不管,那么我们下一次就不是来你们盐东市委,而是去苏江省委了。

????这个威胁对于朱文明来说是非常的生气的,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的。如果朱文明收到这种事情的话,一般都是慢慢的调查一阵。至少也要等连州的风暴稍微的平息一下吧?

????现在这样的情况却好像并不是太可能了。毕竟省委现在正是动怒的时候,现在你想要捂盖子,恐怕一旦被省委知道了的话,那真是有些过不去了。

????连州市的官场地震完全就是因为李天云等人的缘故,那个时候苏江省委也是异常的震怒,这个显然就是因为李天云和李天舒两个人的身份。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现在这个可是针对的某一个人,看来这个人的目的就是要搞倒储云恒。有些时候这样的做法其实也是给盐东市委留一些面子的。

????朱文明当时就决定,重点调查储云恒,要是真的有什么重大的问题的话绝不姑息。可是越查心越惊。朱文明立刻制止了调查,重点调查盐宁县经济开发区的事情。

????像这样搞建筑的和很多的单位和个人都有牵扯,既然举报人知道的如此的清楚,那么显然就是可以给他一个非常好的交代了。

????朱文明决定这个范围不扩大,主要针对几个人,但是对于盐宁县来说无疑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了。尤其是对张同尧来说。

????“张书记你好!”石开天主动上前握着张同尧的手说道。

????张同尧有些无奈的笑着道:“我说石书记啊,我就怕看见你了!这一次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啊?我们这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石开天苦笑一声道:“朱书记已经震怒了,我只能硬着头皮跑过来了,你以为我想过来啊?”

????张同尧和李天舒都皱着眉头道:“朱书记震怒?什么事情?和我们有关?”

????石开天这才慢慢的开始讲解了事情的缘由,张同尧和李天舒两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愤怒。

????张同尧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盐宁县县委副书记李天舒同志,同时也是盐宁县经济开发区的总负责人,我想这件事情更加的应该和李书记谈一谈比较的妥当。”

????李天舒对着石开天道:“石书记,这件事情我真的是不知道情况,不过我坚决的配合市委的调查。另外我认为这件事情暂时不宜扩大影响,我们这边局势还没有稳定下来,我相信石书记也应该是可以理解我们的吧?”

????石开天连忙道:“理解理解,我当然理解,要不然按照朱书记的姓格恐怕这一次要大开杀戒了。只不过前不久连州才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这个时候稳定才是最为重要的。”

????李天舒对着尤勇举的秘书道:“不管现在王在发县长是醉酒也好,是干什么也罢。立刻给我喊过来,我倒是当面要问问,他到底是怎么管理这个盐宁县经济开发区的,现在这个工程的质量到底合格不合格?”

????石开天道:“从举报人的举报信来看,王在发书记恐怕还蒙在鼓里呢。李副书记,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配合,我们到了地方上也就是怕地方政斧不配合。”

????李天舒道:“石书记说笑了,您可是市委的领导,到我们这边来还敢不配合工作啊?只不过我也没有想到经济开发区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这个是我工作的失误,我首先要向市委市政斧的同志们做检讨。不过只要在这个过程中的涉案人员,凡事我们盐宁县的我们绝不姑息。请石书记尽管放心。”

????石开天笑着道:“朱书记这一次针对的人数不多,我看储云恒喝杨明两个人应该是铁了心要被办掉了……”

????张同尧认识储云恒,惊讶道:“储云恒是储市长的公子啊,这一次盐东市难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