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九章 查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云此刻的愤怒可想而知,自己未来的老婆和自己居然被人强行砸门,冲进来要逮捕。这个让李天云如何接受得了?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李天云感觉这是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或者说针对李家和秦家之间的一个阴谋。

????李天云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但是这几个市刑警队的人却没有什么概念。他们是市局的人,到县里面抓几个瓢娼的人还用得着看别人的脸色?一般他们说自己是市刑警队的,基本上就没有人管了。现在这个人居然要报警?

????几个刑警支队的人笑呵呵的说道:“我说哥们,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得罪了人就要有得罪人的觉悟。这个女的,我们肯定是会抓的。”

????李天云阴沉着脸道:“是谁让你们过来抓人的?你们是东海的警察?”

????为首的一个刑警道:“算是一个系统的嘛,我们是连州市局的,整个连州我们都权力对犯罪分子进行打击。”

????李天云冷笑道:“呵呵,市局的?很好!”,说完李天云就不再说话了,现在李天云就是等着东海的警察过来,只不过东海的警察来的速度有些慢。报警都五分钟,连个动静都没有,好像这边还是距离公安局不远吧?

????其实这种小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人抓黄,居然被抓的人还报警这个就有些奇怪了。但是这个报告到东海县公安局副局长谷远波的时候,谷远波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奇怪的地方有很多,最主要的就是他们根本没有展开扫黄行动啊。

????而且现在居然被抓的人要报警?难不成是市局的直属行动?如果是这样的话,至少也应该通知一下咱们地方上的同志吧?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谷远波有些奇怪,他决定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本这个压根就轮不到他谷远波出面,要是这样的小事都出面的话,他一天要出多少回啊?只不过县委那边最新的文件,这两天有来自其他县的客人在这边,所以公安局的领导都要值夜班,防止突发事件。

????而这个宾馆距离公安局仅仅有五分钟的车程,所以谷远波才觉得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万一真是有些事情的话,那么到时候也好解决啊。

????只是谷远波没有想到,这一次被抓的竟然是他们的老大。说起来李天云到了东海县之后,下去调研的时候也不少,公安局的人不说各个都认识李天云,基本上都建国李天云。要是他们看到自己的老大在自己的地盘上被抓了的话,那还得了?

????谷远波来到这里的时候,看着李天云被扣了起来,而且身子是背着他们的。只不过谷远波感觉眼么前这么人咋这么熟悉呢?旁边还有一个女的,挺漂亮啊。谷远波还有些可惜的摇摇头,这么漂亮的女人干点啥不好?居然出来做这个……

????市刑警支队的一个带头的说道:“你们是东海县局的兄弟吧?我们市局在执行一次秘密任务,这个人居然还要报警。呵呵,我想把这两个涉嫌卖*瓢娼的两个人带回市局好好的审问审问。”

????谷远波想也不想道:“这个是当然的,我们一定配合好市局同志们的行动。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县局的帮忙的?”

????那个刑警支队的笑了笑:“没有没有,这么点小事还能麻烦你们不成?”

????这个时候在外面看着的黄胜和王龙两个人对望了一眼,撒丫子跑了。这他娘的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肯定是一场龙争虎斗啊。这几个刑警真是有点二,直接把人带走不得了?现在可是在李天云的地盘上啊,人家的人都来了,还玩个什么啊?

????几个刑警还不知道,要罩着他们的人已经跑了。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他们也就撒丫子跑了,这一次王龙跟他们说,就是帮个小忙。这帮人估计平时也没有少帮这些小忙,而且一般都是抓现行也就算了。

????虽然说有些大材小用,但是能够拍好领导的马屁才是第一位啊。今天他们特地从连州市赶到东海县还不就是为了这个事情么?而且一般都是一些家里没有什么路子的,冤枉他们也不算冤,至少这帮人是这么想的。

????最主要的是这帮刑警看着李天云实在有些年轻,今年二十九的李天云,实际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这种人在他们的老刑警的眼中就是一个嫩瓜。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居然是整个东海权势滔天的人物。

????就在刑警把李天云准备压走的时候,谷远波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娘的,怪不得刚才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啊,这不是咱们老大么?后面跟着的几个警察也是愣愣的看着几个刑警笑呵呵的带着李天云,另外还有一个刑警准备上前铐走秦伴月。

????谷远波愣神那会,后面一个警察已经还是推谷远波,这个是咱们书记啊,他娘的,市局的那帮孙子也欺人太甚了吧?居然在咱们的地盘抓咱们的书记?还这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真是不把咱们东海县当人看了?

????谷远波知道为什么李天云一直不说话,此刻他的怒火谷远波已经感受到了。谷远波笑呵呵的说道:“几位兄弟,请等一下。麻烦你们先出示一下你们的工作证。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们这边抓走人也是要登记的。”

????一个年轻的刑警不耐烦的说道:“什么工作证不工作证,你们没有看到我们是便衣么?我还告诉你们,今天这两个人可是上面吩咐要抓的!”

????谷远波道:“哪个上面,还请你这个小同志说清楚!”,谷远波还怕你吓唬?要是一个平头老百姓的话,恐怕谷远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现在可是县委书记啊,这天都要塌下来了!

????一旁的老刑警瞪了一眼年轻的那个,然后笑着道:“行了,这位兄弟,以后我们有空请你们喝酒,今天就给老哥我一个面子!”

????谷远波至少笑呵呵的说道:“这样吧,我在这边询问登记一下,几位还是现在这边喝口茶行吧?”,谷远波才不相信什么上面要抓李天云呢。要是真的要抓李天云还会以这么弱智的名义么?

????最为主要的如果真的要抓李天云,应该是纪委介入,而不应该是公安部门,在这么乌起码黑的夜晚来这么鬼鬼祟祟吧?这显然就是被陷害了。

????老刑警点点头道:“嗯,既然兄弟这么说,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谷远波道:“我说那个人,就你,把人家放下来,干什么嗯?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人家跑掉不成?”,当李天云被放开的时候,东海县的几个警察就已经把李天云和那几个刑警隔开了。

????谷远波立刻拔出枪然后道:“把他们几个都给我带走!”

????几位刑警立刻意识到不对道:“兄弟,别误会,我们是市局的,这是我们的工作证!”,那个老刑警立刻掏出了工作证,然后递给了谷远波。

????谷远波冷笑道:“市局的?市局的又怎么样?谁给你们的权力到我们东海来抓人?谁给你们的权力?居然抓我们的李书记!”

????谷远波然后转身对着李天云低头哈腰的道:“对不起李书记,这个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我一定向县委检讨,并且对着几个越权行为的人进行严肃的处理,上报市局!”

????李天云冷着脸道:“他们几个到底是谁指使的,让人给我好好的查,不管涉及到谁,不管涉及到哪一个层面,都给我一查到底。我还真就相信了,青天白曰朗朗乾坤,竟然有人敢栽赃陷害我李天云!”

????谷远波立刻道:“是是是,李书记,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天云双手转了转,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带着手铐,这个人可丢大了。一旁的秦伴月脸色也是很冷,只不过因为李天云在出面,她也就不屑出面了。

????李天云道:“他们是什么行为?这是典型的没有组织没有纪律。逮捕我可以啊?逮捕令呢?一下子要逮捕我们两位县委领导,我倒要看看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大的魄力。到底是齐书记的命令,还是谁的命令!”

????几个刑警越听越不对劲,这个老刑警道:“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这位是?”

????谷远波冷然道:“这位是我们东海县县委书记李天云。旁边这位是……”,刚才李天云说两位县委领导,那么这个女的难不成也是县委领导?只不过没有看到过啊?谷远波有些尴尬的看着李天云。

????李天云道:“这位是我们县委刚刚上任的宣传部秦伴月部长。我告诉你们,今天的事情你们一个都别想给我跑掉,就算是涉及到省委的领导,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

????秦伴月也道:“没有想到我初来东海上任竟然会遇到如此荒唐的事情,实在令我震惊不已,我会如实的像组织汇报我在东海遭遇的经历。组织上相信我,但是现在有人竟然公然挑衅组织……”

????谷远波道:“秦部长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任何放过一个!”,谷远波却是也是很生气了。这个秦部长一看就是新来的,人家新来的就遭受这样的待遇,你让书记和部长情何以堪?

????今天幸好谷远波过来了,要是不过来的话,怎么办?到时候倒霉的可就不是他一个人了。人的危机意识都是这么产生的,现在谷远波越看这些刑警越不是好东西了。尼玛,自己的老大你们都敢动?还奉了上面的命令?

????这些刑警们的脸色已经变成了苦瓜色。他们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姓,这可是人家东海的县委书记啊,王龙个狗曰的,居然这么陷害哥几个。枉平时他们几个还跟他推心置腹一般,没有想到居然给他们几个挖这么大的吭。

????这个时候这些刑警们为了自保立刻道:“李书记、秦部长,这个都是误会,都是误会。要是知道是李书记你们在谈工作的话,我们也不敢这样啊!”

????李天云冷笑道:“我也知道你们只是被人当枪使的小喽啰,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你们只要说出你们背后是谁,指认他们我也不为难你们。这样,我用我人格担保,你们还能保住你们的饭碗,但是如果你们不说,呵呵……”

????李天云的笑声,在他们看来仿佛是判决书一般的,令人心有余悸。这个时候这个老刑警咬咬牙道:“李书记,你也知道,我们就是被人当枪使的。说起来我们就是个小角色,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为难了,我们两头都做不好人!”

????李天云道:“呵呵,我已经说了,我不为难你们,但是你们自己要为难自己这个跟我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看在你们也实诚的份上,我在给你们透个底,这一回不管是谁,我也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老刑警看了看其他三个人,其他三个人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惶恐不安,老刑警道:“李书记,我们错了。既然他们不仁,也不要怪我们不义了。只是希望李书记能够说话算话,我们上有老下有小……”

????李天云不耐烦的说道:“我不想听你们废话,要么说出你们背后人的名字你们走,要么你们直接被带走,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着你耗着!”

????老刑警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次让我们来的是市公安局王局长的儿子王龙,也是我们局里的人,平时都是称兄道弟的,今天他说他一个哥们在东海被人欺负了,我们就赶过来。然后就发生了现在的这一幕了。”

????李天云回想了一下道:“我知道了,呵呵,秦伴月同志,你也知道了吧?就是今天中午在桌上和我们吵起来的那个什么组织部黄部长的儿子!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想要把脏水往我们身上泼。”

????秦伴月冷声道:“他们几个也是狼狈为歼,不过既然李书记你说过不追究他们,我也就算了。不过这个黄什么的和那个王什么的,两个人必须要法办。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还是咱们党的天下吗?”

????李天云凛然道:“你们几个接下来唯一的任务就是指证,至于有没有用也不用你们管,你们放心,我李天云说过要保住你们,就是保住你们。如果你们觉得不放心,你大可以试试我的能量!”

????老刑警现在知道自己已经说出了王龙的名字就没有任何回头的可能姓了,老刑警道:“李书记,是我们有错在先,指证我们肯定是回去指证的。”

????李天云道:“谷局长,现在通知公安局的同志们立刻到县委开会,并且给我把黄胜和王龙两个王八蛋给我抓起来。哼,我倒是要看看,黄部长和王局长到底有什么话要和我说道说道!”

????几个刑警跟着谷远波等人走了,而李天云陪着秦伴月来到了李天舒等人的住处,当李天舒等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暴跳如雷。说起来,这个绝对是对他们的一种挑衅,今天他看这个黄胜就很不爽,这小子明显就是奔着他未来大嫂去的。

????不过事情过后,李天舒也不想说什么,毕竟在人家连州的地盘上,李天云还要在这里工作。到时候组织部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天下奇闻啊!

????李天舒道:“哥,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你的名声不要重要啊,但是大嫂的名声……”

????秦伴月猝了一口道:“什么大嫂,天舒你瞎说什么呢!”

????李天云笑着道:“你个臭小子,什么叫我的名声不重要,你要脸,你哥我就不要了?”,不过李天云听到李天舒如此说心中也是非常的高兴啊,现在他和秦伴月就是一层窗户纸,李天舒的话大有捅破这层纸的意思。

????李天舒道:“这件事情我看肯定是有不少的问题的。首先养不教父之过,我看儿子是这么个样子,老子能够有什么好的?哥,我看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毕竟在你们连州,你连续发难对于你的影响也是不好,我看这件事情就由我来算了!”

????“你还要陪你们袁书记和张县长呢,这件事情我能搞定!”李天云道。

????“哎,都这个时候还陪什么陪?早知道就不过来了,事情真是多。这样,我先给省里面打个电话,我把这件事情说一下,到时候我看省纪委介入一下吧,要么不弄,要弄就要弄个狠的。这帮人实在太胆大妄为了!”李天舒恶狠狠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要好好的教育一下这帮人?这个我同意!看来我李天云在连州不发威,大家都以为好欺负不是?这件事情如果不雷霆手段镇压的话,后果只会不堪设想,不单单是我,就连伴月的名声都要受到很大的牵连!”李天云道。

????李天舒拿起电话给张少伟去了一个电话,现在只有请张少伟联系张明浩,让省纪委强势介入,才能以最快的手段镇压。

????电话很快的打完,张明浩的主意已定,一个字“查”!他让黄山和王龙两个人连夜到省委报道,这样调离他们所在的区域,才能够更加彻底的查他们。

????市委书记齐子轩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心中有些发冷,省里面的动作很突然,立刻要办这两个人。齐子轩不知道王龙这个人作风有没有什么不好,但是黄山这个人的作风很是正派,可以说是齐子轩这些年难得遇到的清官之一。

????这个时候省委为什么要查黄山呢?这个让齐子轩有些郁闷,要说黄山最大的弱点是什么?那就是他自己有一个混账儿子,但是这个混账儿子也算不到他的头上吧?齐子轩有些郁闷的看着桌子上的电话。

????此刻黄山和王龙两个人被叫道市委这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部长,齐书记让我们来什么事情啊?都这么晚了……”连州市公安局局长王远笑着道,显然看上去不乐意,实际上心里乐意着呢。谁不希望被领导召唤呢?

????“我也不知道,我问了一下好像也没有通知其他的常委啊,不会是有什么紧急的任务吧?”黄山笑着道,因为黄山是齐子轩的铁杆心腹,所以被齐子轩叫来他没有任何的迟疑。而王远也算是黄山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

????以前黄山和王远两个人是一个大院的,后来两个人也都从政了,只不过两个人的路线不一样,当时的黄胜和王龙两个人的关系就不错。现在这两个人也是为自己的两个儿子头疼不已。

????当然王远的压力要小很多,自己儿子虽然不咋地,好歹还能坚持上上班呢。

????齐子轩看着两个人的到来,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问道:“最近一阶段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黄山和王远两个人摇摇头道:“没有大事发生啊!”

????齐子轩道:“省委那边有一个专项议题,需要每个市派两个干部去学习,连夜就去。我把这个机会给了你们两个人,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学习,不要辜负市委市政斧对你们的期望!”

????“连夜就去?”王远有些纳闷的问道,出于本能的警觉,王远又问道:“齐书记,这一次学习多长时间啊?我总得回家跟我老婆打个招呼啊,要不然几天不回去,她可就上房揭瓦了啊!”

????齐子轩道:“回去就不用了,我喊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尽快过去的。你们直接跟家里打个招呼,什么换洗衣服什么的,到了省里面什么没有啊?呵呵”

????黄山无所谓的说道:“那我就和王局长一辆车了,也算省的钱!”

????齐子轩看了看黄山点点头道:“到了省里面要一切听从省委的安排,不要给我们连州丢人知道不知道?”

????黄山笑着道:“齐书记放心吧,咱们什么时候给我们连州丢过人?齐书记就等着我们归来的好消息吧!”

????王远只是点点头,他感觉出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的哪里不对劲他也不知道。按照道理来讲,应该没有这个可能姓。王远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只不过他心中的那一抹担忧一直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