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七章 倒霉孩子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黄芸芸担任盐宁县经济开发区学校的校长,这个事情在短时间内就被宣扬了出去。这也不怪黄芸芸自己,而是因为盐宁县教育局的黄局长在会议上强调了这个问题,而且黄局长这个人还是非常的精明的。

????黄局长在和王在发立下过军令状之后,立刻跑到了盐宁县一中进行调研,同时宣读了县教育局的决定。决定拟任黄芸芸同志为盐宁县一中党委委员、副校长、教导主任!这个任命一时间引起了不小的哗然。

????可是大家却没有注意到,从始至终当事人都还没有出现过,甚至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决定是不是说错名字了?大家都知道黄芸芸当年级主任的事情,但是这才当了大半年直接来了一个甩头攻门,一下子又进球了。

????现在的黄芸芸可谓是一中名副其实的实权派干部了,那些之前还有意和黄芸芸竞争年级主任的那些个老师们,现在是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如果说之前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争雄之心,现在压根连那点争雄的心思也提不起来了。

????“你们说黄芸芸是不是后面有人啊?怎么升那么快?这丫头实在升的太快了一点吧,本来就是我们的领导,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了副校长了?这丫头才多大啊?我记得好像工作才两年多吧?”

????“哎,这年头你们还不知道?我看人家勾当上的不是吴老头子(吴校长),我看是不是黄局长看上这丫头了?”

????“你们可别瞎说啊,其实这里面有内幕的,我知道一些,不过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我老家林海乡的!我跟你们说啊,我和黄芸芸可以说是老乡了,黄芸芸其实挺苦的一个人,被乡里的恶霸*婚,最后你们知道谁出面的吗?咱们的李书记,说到李书记可能你们不大清楚,但是李书记现在已经是咱们盐宁县的常务副县长了,这两个人男未婚、女未嫁……”

????“竟然有这种事情?这丫头也命太好了一点吧!常务副县长啊……”

????“呵呵,人家李县长现在才多大你们知道吗?我说刘老师,你们家儿子都还比人家大两岁呢,你儿子还呆在家里没去上班,人家都当领导了,我看是不是请小芸帮你家儿子说说,给他个事情做做啊?”

????原本和黄芸芸在一起的几个老师,慢慢的由嫉妒变成了羡慕,现在竟然想着要请黄芸芸办事了,浑然不觉得刚才说人家可能被包养什么的事情,不过黄芸芸能够帮忙的事情估计也是不会推辞的,毕竟是老同事一场。

????现在一中除了吴校长没有人知道黄芸芸的下一步直接奔着开发区的校长那个位置去了,实际上这个香饽饽在教育系统中还没有传开来,否则到时候想要争取这个位置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不过建设学校的事情教育局的人倒是知道不少,有一些人也已经开始活动了,但是很少有活动校长这个职位的,当然的确有那么两个人在活动,但是活动的力度明显也不是很大。

????黄局长的目的很明显,实际上就是在为黄芸芸晋升之前铺路而已。但是铺路也很讲究的,黄局长做了一个最为稳妥的方式,到时候黄芸芸也不算是破格提拔了,反正这一切做的最后让李天舒很是满意。

????储云恒来到盐宁县,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待遇,原本像他这样的太子爷到地方上来还不是牛哄哄的?但是现在都快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了,虽然县委书记袁刚也是来接待了他一下,但是接待一下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县长张同尧更是一点都不想和储云恒在一起,他太知道储云恒这一次过来的目的了,盐宁县这边要有大的动静。他储云恒是猫闻着腥味了,要过来分一杯羹,要是张同尧觉得自己说了算的话,那么他倒是可以答应给他一些,但是问题是现在并不是他做主啊。

????挡在他前面的何止一座大山,那是两座大山啊!张同尧知道袁刚为什么也这么避开储云恒了,因为袁刚压根也没有办法决定这个事情,他们即便是有心想要讨好一下储洪江市长,但是无奈这中间横亘着一个李天舒,让书记和县长两个人有些望而却步。

????这个倒是有些人间罕见的意思在里面了,书记县长两个人居然没有一个副县长管事,这说出去都有些丢人。可是没有办法,这个盐宁县经济开发区可以说是李天舒一手促成的,最为重要的是,李天舒说让它没了,它就没了!

????而且经济开发区的一把手就是李天舒的绝对心腹,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所有的经济开发区的任命,都要通过李天舒和王在发两个人进行,人事任免权实际上就是整个官场上争夺的焦点,只不过李天舒早一步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姓,所以现在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储云恒现在想要横插一缸子进来,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了。这两天储云恒在盐宁县当真是过的十分的不顺,所以他找到了张同尧。这一次他决定摊牌,现在摊牌不摊牌又有什么关系呢?

????张同尧的办公室内,储云恒翘着二郎腿,手中端着一杯茶,正在那独自一人郁闷呢,现在张同尧只能借机办公,能够拖延一会是一会。

????“我说张县长,我这都喝了一个多小时的茶了,咱们能不能交流一下?”储云恒有些心急的说道。

????“呵呵,我说云恒啊,不要着急嘛,我也知道你这一次过来是为了什么,好了,我先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和你好好的聊一聊!”张同尧笑着道,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储云恒一直都没有对自己表现出足够的尊重。

????说起来储云恒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如果不是现在的形势很不明朗的话,就像张同尧有一个省委书记的叔叔的这种人,面对储云恒这样的地方小公子哥,还不是要怎么耍就怎么耍?但是现在形势太不明朗,张同尧也不好过分的得罪储云恒。

????实际上储云恒也是没有眼力见,他以为张同尧跟他是好哥们,两个人都是有背景的人,现在请张同尧帮个忙还帮不了?一县之长啊!就弄点工程还不是跟玩一样?可是储云恒没有打听清楚盐宁县异常复杂的情况。

????储云恒知道张同尧的背景啊,有一个省委书记的叔叔,这样的人在盐宁县还不是横着走?所以储云恒看见张同尧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就觉得储云恒不肯帮忙,“难不成这个张同尧已经和别人联系好了做一票?”

????储云恒大大咧咧的说道:“张哥,这工程的油水不错,咱们两个人合伙干它一笔?张哥,你还不放心我的为人吗?我这个人最讲究的就是诚信了!怎么样?”

????张同尧厉声道:“我说云恒啊,你要在这么说的话,咱们连谈下去的必要都没有了。这一次盐宁县经济开发区的总负责人不是我,可以说我一点发言权都没有啊!所以这件事情上我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多谈呢?就是因为这个!”

????储云恒心道:“你骗鬼呢啊?你都没有发言权?难不成袁刚一个人说了算?作为主导经济的一把手,张同尧如果一点点的权力都没有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储云恒的老子就是市长,实际上他老子虽然现在不及朱文明,但是他老子还是非常的有权的。”

????储云恒内心鄙视,但是表面上还是不敢过分的得罪张同尧,毕竟人家的背景在那边呢,你要是真的把人家得罪狠了,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可不是张同尧,必然是储云恒,甚至有可能是牵连到储洪江。

????储云恒笑着道:“张哥,我不说了不说了,一切都要张哥您做主!”

????张同尧面色缓和了一下道:“我告诉你,实际上现在我们盐宁县的情况非常的复杂,几个常委都是背景通天的人物,我告诉你,你现在去找我们盐宁县的常务副县长李天舒同志,如果李天舒同志说能够让你参与工程的建设的话,那么就肯定没有问题了。”

????储云恒一听立刻脸色有些变化,不是储云恒不想找李天舒,其实他也打听清楚了。这个项目的确是李天舒在负责,可是打听李天舒的背景的时候,却没有人知道,储云恒以为李天舒压根也没有什么背景的人。

????而储云恒哪里放得下面子去找李天舒呢?现在的他看见李天舒恨不得给他一拳。上一次在海丰县,如果不是李天舒的话,恐怕那小子也嚣张不起来,后来储云恒不是没有去找过王群的麻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去找人办事的人,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动静。

????储云恒自从上一次铩羽而归之后,心中对于于彤是念念不忘,储云恒这个人可谓是真小人的那种。有一种很阴暗的一面,虽然他的长相很是帅气,但是他的内心极为的龌龊,当然这个事情别人是不知道的,而且储云恒觉得自己并不是这样的人。

????在和李天舒等人不欢而散之后,储云恒回去和储洪江说过这个事情,说在海丰县被李天舒看不起了。而且顺带还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储洪江很生气,说起来就算你李天舒有背景,好歹自己也是一个一市之长吧?就这么不给我面子?

????储洪江就储云恒一个儿子,而储云恒在家的表现可谓是乖巧之极,在储洪江等人的眼中,储云恒就是一个乖宝宝的类型,实际上储洪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吃喝瓢赌是样样俱来的。

????在储云恒老妈的劝说之下,储洪江也是想要找李天舒的麻烦,不过一直被朱文明给压着,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机会。正好现在李天舒搞了一个经济开发区,而朱文明是极为的喜欢发展经济的人,如果不是这一次因为风暴的原因,朱文明现在已经是改革派中的一员了。

????朱文明是一个非常善于思考的人,他从李天舒的身上看到了一些影子,而且朱文明实际上也是京城某个小家族当中的一个人物,只不过知道的人不多而已。但是朱文明恰恰就听说过李天舒这么一号人,所以储洪江不知道李天舒的背景,朱文明焉能不能知道?

????朱文明一直都没有和李天舒搭上线,倒不是因为朱文明不想搭上线,而是因为朱文明现在还在观望,一旦中央的政策有所松动的话,那么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李天舒的绝对不是张明浩也不是别人,肯定是作为市委书记的朱文明。

????不是朱文明势利,现在的情况不由得他不这么做,而且最为令朱文明感到震惊的是,储洪江现在开始有一种自寻死路的感觉,对于储洪江朱文明还是比较的支持的,因为储洪江的思想也算是比较的开放的那种。

????两个人一开始的配合还是不错的,现在虽然储洪江大有和他分庭抗礼的形势,但是这也不妨碍朱文明对于储洪江的欣赏。可是储洪江就算是不知道李天舒的背景,难不成他还准备搏一搏?

????储洪江这是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在开玩笑啊,朱文明现在反正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而且他知道,如果储洪江当真是能够把李天舒给扳倒了的话,那么他这个市委书记当不当都无所谓了,可惜的是,这一场看似不平衡的较量最终肯定是以储洪江的失败而告终的。

????储云恒一边让自己的老爸去弄李天舒,另一边又找了省委的一些朋友,说省委组织部里面有一个小同志,居然和他横!当时储云恒的那些朋友们就说要给这个叫做王群的人一点颜色看看,可是储云恒等消息等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任何的消息。

????储云恒后来打电话过去,那些人都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最后都说自己已经尽力了。储云恒当时差点没崩溃了,你丫尽力了?尽力了怎么现在连点动静也没有呢?储云恒心里那个气啊,请他们吃饭的时候都是挑最好的来,到最后就给爷们办的这个事情?

????当然吃饭的钱肯定是用的公家的钱,但是即便是这样,储云恒也是非常的郁闷。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省委组织部的人居然这么的嚣张。这一次储云恒请的人当中甚至有一个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一个处长啊。

????储云恒不知道的是,就因为这件事情,这个干部一处的处长现在被查了。理由很简单,在考察干部的时候有收贿受贿的嫌疑!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反正这件事情没有怎么公开,被内部处理了。

????储云恒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因为现在人们都像避瘟神一般的避着他。即便是那个处长到被查的那一天,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实际上原因相当的简单。

????当时那个处长跑到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某某同志那边汇报情况,因为受了储云恒的之托,所以就顺便说了一句干部二处综合科的王群科长,在工作期间办事极为的不认真,有好几次都被他撞见缺勤的情况,甚至有人举报他收受下面干部的贿赂。

????本来听的好好的副部长听到这个处长的汇报,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看这个副处长之后,然后说自己知道了。这个副部长自然知道王群的是王彬的儿子,而且这个副部长就是跟王彬可以说穿一条裤子的人,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必然要向王彬汇报了。

????王彬对于自己还不了解吗?听到汇报之后王彬气的把杯子摔了,任谁这么冤枉自己的儿子都要生气,何况作为省委大佬的王彬呢?而且这屎盆子往自己儿子头上扣还得了?虽然自己的儿子低调,但是看是有些人看不惯自己的儿子啊!

????于是乎,王彬以雷霆手段开始查了这个处长,第一天查,第二天纪委介入,第三天处长换人了。后面处理的结果反正除了几个高层基本没有人知道,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处长犯事了,而且是一点征兆都没有。

????在后来那些个想要弄王群的人,一听这个事情之后吓的好几天没敢靠近组织部一公里范围之内。再后来储云恒打电话过来基本上没说两句就挂了,他们不知道储云恒得罪的什么人,但是人家不费事就把一个处长给搞没了,而且是一点前途都没有的那种,反正他们是怕了。

????储云恒现在正郁闷着呢,储云恒道:“张哥,这么说吧,我和这个李天舒发生过冲突,有些不对付!”

????张同尧怪异的看着储云恒,心道:“你丫什么时候和李天舒又卯上了?”,张同尧表情很是疑惑。储云恒道:“事情是这样的……”,储云恒把真个事情说了一遍,虽然说的方式比较倾向于他,但是大概意思张同尧听懂了。

????就是储云恒去相亲,结果人家有男朋友了,是省委组织部的。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人是李天舒的朋友,张同尧现在不关心储云恒的那点破事,而是问道:“他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储云恒道:“叫什么王群?一个挺二的家伙,说话口气还挺冲,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你说说他算个什么东西啊?”

????张同尧是认识王群的,说起来省委领导家里的几个人他都是有些熟悉的,但是就是不太熟,毕竟王彬和郑天明也不是一个路子上的人,所以张同尧很是自觉的没有和王群产生什么交集。

????但是没有交集不代表人家王群没有背景没有实力啊,你个傻了吧唧的储云恒啊,我说这个李天舒怎么可能和一般人在一块呢,原来是王群这个小子啊,哎,这个储云恒真是个倒霉孩子啊,随便碰到个人就把他弄的死死的。

????还他王群算个什么东西?人家不算,那么谁还能算呢?李天舒凭什么能够和王群成为朋友?显然此人的背景也是十分的强大,张同尧对于储云恒还真是有点同情。

????说起来储云恒也就是靠着他现在当市长的老爹,自己老爹在盐东市还被朱书记给压着呢,你说你一个市长的儿子老出去嚣张什么呢?就算是你要出去嚣张,你也找对人好啊?怎么尽找那些自己招惹不起的人呢?

????张同尧叹了一口气道:“储云恒啊,你还是回去吧,盐宁县真的不适合你待下去,我恐怕你在待下去的话,迟早要出事啊,趁着现在啥事情也没有,以后就不要过来了。李天舒你惹不起,那个你说的王群你也惹不起,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了!”

????“张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储云恒听到张同尧这么说,很是不高兴,“我只是过来做声音的,再说了我们盐东市建筑总公司可是整个盐东最好的建筑企业啊,怎么说给我们做也是没有错的啊!”

????张同尧很鄙视的看着储云恒道:“说起来你们盐东建筑总公司恐怕是名声最臭的建筑公司吧?你不要跟我在这里说了,我可告诉你,你要在这么样,以后咱们连朋友都没有的做!”

????张同尧真的是太郁闷了,这个人越是得罪不了的,他越要往上凑,丫提醒他注意点,不要搞事情,这哥们还觉得看不起他了!张同尧这一回可是真的不顾两个人原本有的一点点情谊了,现在他还要和李天舒缓和关系,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为难李天舒呢?

????而且这个储云恒原本看着还是一个不错的人,现在看着是一个银样镴枪头,真是中看不中用!如果继续和这种人继续交流下去的话,张同尧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暴走啊!

????趁着现在张同尧觉得自己还有一些理智的时候,张同尧想着尽快的把这个哥们给赶走啊!否则到时候张同尧还真的不介意和这个愚蠢的哥们翻脸了,为了自己的前途,张同尧觉得也必须要这么做啊,他这种智商实在不值得自己牺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