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二十九章 郑书记的想法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也没有想到黄宇光居然在这个时候直接敲定了这笔投资,非但如此,恐怕黄宇光和那个郭氏集团应该还有着不小的关系,否则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能够让郭氏集团拉来十亿左右的投资呢?而且问题的关键就是,现在仅仅就是这两个人而已,还有很多的人没有表态。

????这一次过来一共三十六家公司,黄宇光在香港兜了一圈之后,还带了不少实力不菲的公司。当然绝大多数人这一次的考察恐怕以观察时局为主,毕竟跟团走的危险姓非常的小。而且这一次苏江省的诚意仿佛非常的不错。

????从张明浩等人在门口迎接就可以看出,改革又解冻的迹象,否则人家作为省长怎么可能冒险如此做呢?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实际上张明浩现在是没有办法,既然没有办法,要做就要向另一个极端做好。中庸现在肯定是不可能了。既然不可能了,为什么不能朝着改革走呢?

????尤其是刚才听到李天舒说改革是势在必行的时候,此时的张明浩内心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激动。现在只有等到中央宣布这个消息了,不过中央宣布这个消息肯定不可能直接宣布的,事实上现在改革也是还可以继续的,中央没有明确的表态终止改革。

????只不过很多的有心人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情,现在中央的态度有些不明确而已。事实上中央从未说过不改革,只不过都是大家的猜测而已。但是现在没有人敢赌,他们觉得中央要是宣布停止改革内部整顿的话,是不是又是一场大清洗呢?鉴于这样的原因,才使得众人望而却步。

????张明浩心中清楚,实际上改革才是中国最好的出路,虽然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是从效果上来说,解放思想这一点的确是做的不错的。当然只要中央把握好这个度就好了,过犹不及的道理谁不明白呢?

????这一次黄宇光连同郭氏集团投资三十个亿打造苏江省最大最长的高速公路,也标志着苏江的腾飞要开始了。当然这一切还得最终看中央的态度,除了已经知道结果的李天舒,恐怕没有人敢打包票。

????张明浩办公室内,气氛一片祥和,已经确定了这个最为主要的投资让张明浩喜笑颜开。实际上看上去困难重重的东西,其实是水到渠成的,这个中间包含的事情太多,一般人很难知道这其中的诀窍。李天舒也不过是刚刚想明白。

????黄宇光的投资绝对不是投资给自己,而是投资自己背后的势力,这一点李天舒也不得不佩服黄宇光,这种人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人啊。

????“省长,我这里还有一个提议!”在何才章刚刚确立了支援盐宁县两千五百万元的时候,黄宇光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哦?黄总有什么事情?只要我们省政斧和交通厅能够办到的,我们是一路绿灯!”省长张明浩笑着道,现在他也有些感觉这件事情和李天舒脱不了关系,既然脱不了关系,那么他必然不敢提出过分的要求,这也是黄宇光最大的依仗。

????“是这样的,张省长,我们这么多的资金投入,最后这个资金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我相信谁面对这么多的资金恐怕都会心慌吧?我怕到时候出现什么不该出现的问题!”黄宇光犹豫的原因是因为现在他在公然怀疑组织上的人,所以黄宇光有些犹豫,还看了看李天舒。

????李天舒笑着道:“省长,我看这个问题黄总提出来也很及时,很有必要啊!要知道,这个里面涉及到的内容很多,三十亿要拆分成很多的部分,即便是黄总他们也很难顾忌,但是这个钱放在咱们手上,还真是会出问题,我建议咱们应该成立监督机制!”

????“监督机制?这个监督机制是个什么情况?”张明浩笑了笑道。

????“监督机制其实很好理解啊,当然这个肯定不同于一般的监督机制,因为他主管的是钱!我认为咱们首先要每一笔资金都要主管、部门主管、总经理签字,然后最后由监督机制的人审核后才能去财务上拿钱,当然这样的确是繁琐了一些,但是却很有效!”李天舒道。

????“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过于的繁琐了?我看有几个主管签字应该就是没有问题的吧?”张明浩道。

????李天舒摇摇头,这个在后世他见的多了,很多人就因为自己的职权和下面财务上的人勾结,谋取公司的利益。这样的情况很常见,但是却行之有效,之后使得人家投资者灰心就很得不偿失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李天舒觉得中间加一个监督机构进来效果会更加的明显,绝对的没有贪污恐怕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只能最大程度的杜绝此事。

????李天舒道:“我认为这个监督机制一定要实施,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要换一批人,我认为这个由省委省政斧牵头比较的好,毕竟你们是上级主管部门,我个人认为纪委的同志们很适合这项工作!”

????封广德道:“这个好似不太妥当啊,纪委的同志们还是比较信任郑书记的,我恐怕……”

????李天舒立刻明白了封广德的话,实际上封广德的意思就是纪委不是他们的人,如果让他们前去的话,恐怕不太合适啊!

????王彬笑着道:“我看让组织部督查室的同志们过去嘛,也算是一次历练嘛!”,王彬笑呵呵的看着李天舒,说起来这一次王群去盐东市,还多亏了李天舒带着,否则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呢,现在王群和李天舒在一块,王彬是特别的放心。

????李天舒每一次和人冲突,都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王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何况李天舒的背后可是一尊庞然大物啊。

????张明浩想了想道:“我看可以,你的人我也放心些,不过找点可靠的人,千万不要让别人钻了空子,有什么情况要及时的向我反映啊!”

????王彬笑着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啊,省长你就放宽心吧!这件事情可谓是近两年来我们苏江省的头等大事了,投资规模如此的大,我看我们还是要好好的珍惜这一次的机会啊。

????这件事情敲定之后,李天舒才知道,这一次自己的收获真是颇丰啊。

????其实这一次的动作很大,但是目前来看实际上还没有真正的实效,能不能成功还两说呢。至少在别人看来是这样,尤其是那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更是让人非常的郁闷。

????经济开发区升格这件事情对于李天舒来说是一件意外之喜,这也让刘连杰喜出望外,要知道正科级和副处级绝对不是一个概念的,这个刘连杰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这个经济开发区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型的国有企业。

????经济开发区的升格,是张明浩经过深思熟虑的,李天舒要想在盐宁县迅速的打开局面自己也要给予相应的支持,听说郑天明书记把自己的侄子和女儿都搭上去了,也不知道他心中是怎么想的。

????郑天明的想法自然非常的简单,他要全面的打败张明浩,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击败他。当然作为一个省委书记的格局自然不会这么小。实际上郑天明这一次让自己的女儿和侄子去盐宁县就是想要尽快的到基层去锻炼,而作为政治新星的李天舒,无疑是锻炼他们最好的机会。

????人不要怕失败,而是怕失败后要面对怎么样的情形?郑天明觉得,如果自己的侄子和自己的女儿真的有政治智慧的话,那么他们和李天舒的关系绝对不应该是针锋相对的。

????可是事实上,最后的结果有些让郑天明失望,张同尧这一次过去,明显就是想把李天舒拉下马来,典型的那种强势手腕。可是即便是强势手腕在人家面前,却显得那么的不值一提,郑天明知道,张同尧肯定打着自己的旗号。

????但是就是因为这样郑天明才非常的生气,打着自己的旗号,居然连人家都弄不过,这已经不是能力差的问题了。而且在郑天明看来,自己和张明浩博弈的时候,为什么要把张同尧和郑洁下放到盐宁县呢?

????实际上郑天明的想法非常的简单,狡兔三窟。如果自己最后赢了,必然能够保全张同尧和郑洁两个人。但是万一自己失败了呢?政治上从来没有绝对的胜利,郑天明知道,自己和张明浩一切的争斗也不过是五五之数,现在主要看的就是中央的态度。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呢?实际上张同尧的失败让郑天明就已经颇为的失望,但是一想到年轻气盛这个词语,郑天明也是有些唏嘘和无奈。然而郑天明以为自己的女儿能够领会自己的意图,但是事实上好像是没有。

????郑天明不可能拆自己女儿的台,而且搞经济建设本身就是在他这通不过。所以其实郑天明这是变相的帮助了张同尧和郑洁,但是事实上,郑天明希望这件事情不要在他这出现。

????如果张同尧、郑洁和李天舒打好关系的话,那么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至少在郑天明看来,自己家还能有东山再起的资本。当然郑天明想的是万一,万一中央坚持改革,虽然不会拿他怎么样,但是他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

????那么这个时候郑天明关心的必然是自己女儿的前途和自己侄子的前途。或许有人会说既然你是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张同尧或者郑洁呢?实际上郑天明这也是考验两个人的政治智慧。

????作为省委书记,他怎么可能一味的争勇斗狠呢?官场之路看似辉煌,实际上是步步惊心,一步走错就有可能再也回不了头。很多人都留有很多的后手。郑天明不知道李天舒真正的背景,但是从一些信息当中也得知了一些情况。

????何况郑天明在中央里面也还是有人的。当然郑天明没有刻意的去打听,因为他觉得李天舒应该不是京城大家族中的子弟,如果是的话,恐怕也不可能混在基层了。惯姓思维使得郑天明只能这么想了。

????可是就是因为这种惯姓思维让郑天明最后后悔莫及。如果当时真的能够及时的知道李天舒的身份的话,恐怕那个时候或许连他的立场也改变了都说不定呢。但是这种情况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郑天明此刻还是希望张同尧和郑洁能够看出他把他们两个放在盐宁县的目的。

????郑天明知道李天舒和张明浩之间的关系有些亲密,正是因为这样,他觉得李天舒最后说出来的话很有说服力。基于此,他觉得如果张同尧和郑洁只要在一些时候表现的有点偏向于李天舒的话,恐怕到时候就会免去很多的事情。

????可是结果让郑天明很郁闷,张同尧为了经济开发区的事情和李天舒两个人居然还打了赌。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无可挽回的局面,郑天明看着李天舒这一步步走的非常的有目的姓,也不得不感叹此人真是政治天才。

????张同尧和郑洁两个人加起来都玩不转人家一个人,郑天明也有些有心无力。不过作为自己的晚辈,郑天明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和侄子最后的下场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此时的郑天明想要打电话和郑洁说说这件事情。

????郑天明看着省政斧那边停着的几辆豪车,心中激荡。如果这一次自己失败了,那么以后的张明浩前途绝对是不可限量的。作为省委书记的郑天明知道,除非中央下令不改革,否则的话,最后自己的下场也不见得有多好。

????下定决心的郑天明立刻拿起电话,郑洁此刻正在和张同尧商量着什么,他们还不知道李天舒已经带回来了那么多的投资。

????回到二十分钟之前,郑洁到了张同尧的办公室中。

????“哥,这一次袁刚做的有些过分了吧?虽然说我们当时说的不参与经济开发区的一切事务,但是好歹你也是人民政斧的县长吧?怎么他们连这么点面子也不给你吗?一个副主任的位置都不给,这当真是欺人太甚了!”郑洁有些不岔的说道。

????“哼,我看着袁刚都快成了李天舒的走狗了。不过想想也是,李天舒稳稳掌握的票数就有三票,实际上他已经成为了左右常委会的中坚力量了,这个时候那个老王八怎么可能得罪这个新贵呢?”张同尧郁闷道。

????“不过哥,咱们也没必要在这唉声叹气,虽然市里已经批下来了,但是省里面我估计我爸肯定不会通过的。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有能力拉来那么多的投资吗?要知道这可不是小数目啊,好几个亿的事情,我看悬!”郑洁笑着道。

????张同尧面色一冷道:“小洁,叔在常委会的控制力恐怕已经有些减弱了,这个经济开发区我看十有**会通过。现在张明浩那帮人很猖狂啊,不过咱也不用担心,就凭咱们两个还斗不过那个小毛孩子?嘿嘿……”

????郑洁啊了一声,省里面的事情说起来她爸都不会跟他说的,而这件事情张同尧也是听以前他的同事说起来的,听到这个消息的张同尧委实被吓了一跳,这不下一跳也不行啊,实在是太过的夸张了一些。郑天明对于常委会的掌握一直都很不错,为什么现在是这样的结果呢?

????要知道省委里面压根就没有人事变动吧?哦,对了,好像就有一个新来的常务副省长封广德?现在看来这个封广德肯定是向着张明浩了。张同尧心中愤懑道:“这帮没有眼光的人,到时候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郑洁有些担忧的说道:“现在的形势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中央迟迟没有下决心,咱们现在赌恐怕最后要是输了会输的很惨啊!”

????张同尧道:“嗯,这一点我也知道,不过现在我们没有办法,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和叔叔保持步调一致吧?”

????郑洁想了想道:“其实我倒是觉得我爸把我们放在这边,恐怕意思不是那么简单的,我认为我爸的意思应该是为我们找一条后路……”

????张同尧一愣,随即道:“小洁,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其实张同尧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是他拿捏不准啊。

????郑洁道:“如果我爸那边没事,我们无论怎么弄都不会有事,但是如果我爸那边失败了,我觉得我爸的意思应该是让我们和他反其道而行之……,但是这只是我的想法,我也不太确定,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看我们的方向应该是走错了。”

????张同尧笑着安慰道:“行了,妹子,你不要太担心了,我看不应该是这样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叔应该跟我们说了,再说了,我们作为晚辈支持长辈是应该的嘛!”

????其实张同尧的内心并非这么想的,与个人前途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啊!人都是自私的动物,说起来张同尧虽然对于自己的这个叔叔很是惧怕,但是如果真要在自己和他叔叔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他宁愿选择自己。

????如果自己的前途都完了,其他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现在郑洁的话,其实张同尧想做但是不敢做,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害怕最后赢的郑天明,到时候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了吗?

????郑洁倒是没有在乎张同尧那微微一变的表情,继续道:“我觉得我们应该问问我爸的意思,我总觉得他把我们送到这边来是有很深的用意在这个里面的,如果想要斗的话,直接把张明浩斗垮不得了吗?我们这边应该也影响不到他吧?”

????张同尧和郑洁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时候张同尧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张同尧拿起电话道:“我是张同尧!”

????“我是郑天明,同尧啊,小洁在那边吧?”郑天明浑厚而低沉的话传来。

????“啊,叔,在的在的,小洁,叔叔的电话!”张同尧把细节把握的很好,郑洁虽然把张同尧当成是哥,可是亲疏有别,这个郑洁焉能不知道?因为张同尧尊敬自己的父亲,郑洁才这般对他。如果张同尧不是这般的话,恐怕郑洁早就不搭理他了。

????郑洁小声道:“爸,您找我?”,郑洁对于这个父亲是又敬又怕的,郑天明为人相对比较古板一些,对于子女的教育也是极为的严厉的。

????郑天明道:“的确是有个事要说一下,是这样的,今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你们县里成立的那个什么经济开发区,已经通过了。而且省委这边给定的级别不是正科级而是副处级的单位!”

????郑洁惊呼道:“什么?这……这怎么可能?现在这个小单位连个动工的钱都没有,凭什么直接就升格了?”

????郑天明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李天舒同志还是有些能力的,我听说这一次他拉来的投资商就有三十多位,其中不乏香港等地的财阀!而且他们这一次的投资规模很大,张省长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郑天明有些无奈,至少听到自己女儿失望的语气很是无奈,没有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的,但是政治斗争人家还跟你谈什么感情?话又说回来了,开始郑天明打压张明浩的时候,人家不也是现在这个样子?

????郑天明继续道:“你也不要有什么负担,不过我看暂时你们还是全身心的投入到盐宁县的建设中去,其他的事情不需要理会。另外和李天舒同志的关系也要缓和缓和,毕竟是一起工作的同志,没有必要弄个你死我活的!”

????郑天明的话,基本上就等于*裸的再说,你们在那边还是低调一些,和人家打好关系了。郑洁原本还想问问父亲的意思,这一次亲耳听说父亲的想法,也是颇为的无奈,实际上他们和李天舒也没有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缓和关系的方法有很多。

????郑洁低声道:“嗯,父亲,您的话我记住了,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郑天明叹了一口气放下了电话,其实郑天明一开始对于中央抵制改革是颇为的自信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央的态度越来越暧昧,这样的情况下,郑天明也把握不住中央的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