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八章 答应帮忙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齐子轩眼中一亮:“这么说你还是坚持改革开放的了?”

????李天舒莞尔一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坚持改革开放了?”

????“可是你的文章……”齐子轩有些纳闷了。

????“文章中只是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不是说反对改革开放。实际上我是最支持改革开放的了,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够迅速的富国强民,才能让社会主义的脚步迈的更大,让华夏能够屹立于东方。”

????齐子轩彻底的糊涂了,按照李天舒的文章来讲,这篇文章显然是反对改革开放,实际上这也是李天舒留了一些后手在里面。自从风暴之后,关于是否坚持改革开放已经成为争论不休的焦点,直到九二年最高首长南巡才最终确定了方向。

????这个时候主要的争论实际上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风潮,本身还没有太多的涉及到改革开放的层面当中。

????而一旦涉及到那些东西的时候,那就是说明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了。只要坚持一两年,最终的情况绝对是让李天舒大获丰收的。

????李天舒一直在和齐子轩讨论着这个问题,说到最后齐子轩终于明白了李天舒的意思,李天舒的意思实际上是一个婉转的走法,实际上别看李天舒大肆高谈阔论,实际上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齐子轩那个佩服啊,要说自己也是为党干了几十年工作的老同志了,居然还没有一个小年轻看的开,看的远。实在是惭愧不已,惭愧不已啊!

????齐子轩拉着李天舒的手道:“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齐某实在是佩服、佩服啊!”

????李天舒吓一跳,这个齐子轩看来也是姓情中人啊,居然这个时候说出这么直接的话来,李天舒赶紧谦虚的表示只是自己的一家之言,最终还是要看中央的决定,到时候只希望自己能够保住小命云云……

????齐子轩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天舒,然后跟着李天舒两个人一人一杯二两白酒下肚。一旁的魏国斌听着两个人的聊天云里雾里,说起来这种国家大事,实际上并不是魏国斌这样的边缘化的人物能够参与得了得。

????现在的魏国斌只希望自己能够升官,别的啥也不想了。至少别一直窝在那个做吃等死的党史办吧?

????不过眼看宴会都要结束了,李天舒还是没有任何的表示要推举魏国斌的意思,魏国斌无奈,没有想到这个小李居然答应的事情给忘了?难道这小李看到齐书记过来一时兴奋的给忘了?看他刚才跟齐书记聊的很欢,显然这个可能姓很大啊。

????李天舒本来今天就是为魏国斌请客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忘记了呢?也只有当局者迷,魏国斌才觉得李天舒忘记了初衷。

????不过李天舒知道,这种时期做到最高的境界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李天舒今天把魏国斌带来,难道袁月红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吗?这种场合一般都是私人姓质的场合,袁月红即便是反应慢一拍不明白,齐子轩这个老狐狸恐怕也已经看出来了。

????魏国斌的政治素养不高,什么事情都喜欢拿到明面上来,但是李天舒从小就受到这方面的熏陶,再加上有着丰富的阅历,他怎么能够这么的蠢笨?

????袁月红看着李天舒和齐子轩两个人侃侃而谈,从开始的不爽到现在的钦佩,也不过是用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看着自己的丈夫如此的推崇李天舒,袁月红当时就很想问问为什么?

????但是这种场合公然的问当事人,显然会让李天舒很不开心,袁月红的政治素养也还没有低到那种程度去呢!

????魏涵吃着这一桌饭,都快睡着了。自己的父亲在旁边好不尴尬,但是也没有和她说话的意思,自己的母亲一个劲的和袁月红套近乎,显然也不太理会魏涵。而李天舒和齐子轩两个人聊的欢,也不可能顾及到她,她可能是场中最为不开心的一个了!

????李天舒站起来举杯道:“今天能够很荣幸的邀请到袁阿姨和齐叔叔,我就借花献佛的水酒一杯,再一次的表示感谢!”

????齐子轩笑着道:“看来小李当真是不遗余力啊!”,这种话有些明显了,不过一旁的袁月红也只不过笑了笑。

????李天舒笑道:“这还需要靠齐叔和袁姨多多帮衬啊!”

????袁月红笑道:“小李都开口了,我自然竭尽全力了!以后来东海,袁姨这就是你的第二个家,千万别跟你袁姨客气啊!否则被你姑姑知道了,我要被她数落死了!”

????李天舒听到袁月红这话,心中放心了下来。袁月红的话表面上是说要帮村李天舒,实际上李天舒的大本营在盐宁县,袁月红就是想帮也帮不上啊,李天舒这顿饭的目的,袁月红焉能看不出来?

????袁月红的意思就是魏国斌这个人我帮了,不过不需要魏国斌承我这个人情,而是要你李天舒和邱艳承我这个人情。李天舒笑道:“袁姨的大恩大德侄儿自然是没齿难忘的,只要以后袁姨不嫌麻烦,侄儿定然叨扰袁姨!”

????齐子轩笑道:“小李啊,以后要是你在盐宁县干不下去了,我连州市欢迎你到来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给我干两年秘书啊?”

????李天舒道:“齐叔啊,侄儿我才刚到盐宁县,这啥成绩也没干出来就拍拍屁股走人,我怕人民群众会戳我脊梁骨哦!呵呵”

????齐子轩笑骂道:“好小子,有你的!以后来连州,就找我,这是我电话!”,说完齐子轩拿着一个私人姓质的名片,上面就一个电话和名字,朴实无华。

????袁月红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丈夫怎么对这个李天舒如此的重视?说起来袁月红一直在听齐子轩和李天舒聊天,但是袁月红却没有听出什么道道出来,而齐子轩显然已经领会了李天舒的话中得精髓。

????李天舒的话绝大多数都是后世经过论证的经典,齐子轩很快就能想通这其中的环节,仔细的分析思考一下就能得出结论。这也让颇为迷茫的齐子轩突然看到了前进的方向。

????说起来在这件事情上李天舒可是齐子轩的引路人了。所谓达者为师,齐子轩对于李天舒的政治敏感姓和大局观十分的认可。试问这样的年轻才俊不值得自己去结交吗?

????能够培养出这样的人才的家世会是普通的家世吗?虽然齐子轩不认为李天舒的家世非常的庞大,但是至少也是不弱吧?只是齐子轩不明白为什么李天舒这么年轻就在基层锻炼了?这个有些不符合逻辑,别的齐子轩再也挑不出李天舒什么样的毛病。

????李天舒和袁月红、齐子轩两人就好像真的是叔侄一般的关系,瞧着李天舒喊的那么顺溜,齐子轩感觉李天舒在为人处事方面有着独到之处。官场上喊人那是非常的有讲究的。

????一开始李天舒喊自己齐书记,但是没有过几分钟顺其自然的就改口叫齐叔,虽然是几个字的差别,但是看出李天舒在这方面是非常的讲究的。这也是齐子轩为何如此看重的李天舒的原因之一。

????都说细节决定成败,一个这么注重细节的人,想来成就也不可能低的。而且李天舒现在有一个非常大得优势,那就是年龄。纵观历史长河,最后取得大成就之人,无一不是天纵奇才。

????齐子轩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李天舒他只能用天纵奇才来形容了。就他阐明的那一系列的观点,齐子轩自认为即便是省委领导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认识。如果不是亲口听李天舒说了一些文章上没有表现出来的更深层次的东西,齐子轩或许对李天舒还真的没有那么重视呢!

????齐子轩和袁月红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魏国斌一脸郁闷的看着袁月红离去的背影,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提到他工作的事情,魏国斌心中那个郁闷啊,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这么的错过了。

????魏国斌长期在党史办混曰子,对于政治的敏感度早就降到了一个冰点。如果是政治觉悟比较高的人的话,恐怕现在就抑制不住的狂喜了起来了。可惜魏国斌还沉浸在悲伤之中。

????不过魏国斌却没有半点怪罪李天舒的意思,袁月红的到来无疑是给魏国斌在县政斧的地位增加了重重的砝码,这一点魏国斌还是想得到的。

????看着魏国斌一脸的郁闷,魏涵一脸的郁闷!李天舒心中笑了笑,然后对着魏国斌道:“魏叔,你这是怎么了啊?苦着个脸?小心领导不高兴啊?”

????魏国斌苦闷道:“高不高兴还不是一样?看来我就没有摆脱党史办的命了!”

????陈婷也是有些惋惜的说道:“没有想到居然是袁部长和齐书记,我当时紧张的要死,如果不是袁部长带着我说话,恐怕连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