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七章 给齐子轩解惑

散心靓意 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舒哪里来的自信?这个袁月红当然不知道,要是袁月红知道李天舒从小到大接触的干部副厅级基本都靠边的话,她就知道李天舒为什么见到如此领导也能不卑不亢了!

????这种气质是天生的,这是自身家世所带来的那种无与伦比的优越感造成的。此刻袁月红对于李天舒是稍微有些不爽,当然也仅仅是有一些,然而齐子轩对于李天舒那就是真正的欣赏了。

????齐子轩到底是眼界非常的高,看着李天舒这样的神态举止自然明白人家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淡定!视为反常既有妖,所以这个李天舒本身可能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疑问,这李天舒背后到底是谁?

????不过齐子轩也有另一个想法,那就是这样有想法的干部,一般都是有傲气的,李天舒这样做也完全能够解释的通嘛!而且李天舒也不是连州市的干部,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人家地方的干部对于你表示尊重那是应该的,现在李天舒这种状态也是非常的正常的。

????一旁的魏国斌心中忐忑不安,原本一开始以为李天舒说帮他的忙,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看来居然是真的,否则人家问组织部长说话管不管用干什么?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一次参加宴会的居然有市委副书记齐子轩,虽然魏国斌听说齐子轩在连州市并不是非常的如意,但是人家这是啥级别?即便是在不如意,弄死自己也就跟拍死个蚂蚁差不了多少了。

????魏国斌心中忐忑,但是其中也夹杂着兴奋,这种矛盾的心情很多人其实都体会过,这种心情非常的复杂,但是又很让人难以忘怀。

????饭局之中的魏国斌那是大气都不敢喘,反而是魏涵能够放开手脚,正那边和自己的母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过看着陈婷也是小声说话偷偷的看着袁月红和齐子轩的表情的时候,魏涵更加的觉得这顿饭吃的没有中午那顿舒服了。

????魏涵知道这一次李天舒请来的是当官的,但是当官的也是要吃饭的吧?怎么人家一到,自己的父亲就这么的缩手缩脚的呢?每一个女儿心中的父亲都是无所不能的,所以魏涵相当的不舒服。

????魏国斌看着女儿有些不满的神态,生怕自己的女儿一生气摆个脸色惹恼了袁月红部长或者齐子轩书记,当下给魏涵打了个脸色,魏涵无奈的只能闷声低头,再也不言语了。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实际上不但是李天舒看到了,袁月红和齐子轩也都看到了。不过袁月红和齐子轩显然不会把这么个可爱的小女娃娃的脸色放在眼中,也是对视一笑不再理会了。

????李天舒看着魏涵这样,自然是转移注意力,开始让服务员上菜。

????第一杯酒自然是魏国斌主动的站起来敬酒了,今天虽然说是魏国斌一时醉酒坚持要请客。但是事到如今,这当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砸的他有些头晕目眩,即便是在这之后他一无所获,光凭今天晚上能够请到袁月红甚至是齐子轩,他在东海县的地位就要往上升不止一格!

????而且李天舒答应要帮他的忙,魏国斌想来真的可以李天舒居然刚到东海,就能请到如此重量级的人物,家世背景更加的不简单了。魏国斌现在恨不得立马把李天舒收为自己的女婿。

????当然如果他知道李天舒也有立刻相当他女婿的想法的话,恐怕回去做梦都能笑醒了。不过这一切当然都不可能说得出口。

????现在魏国斌担心的时候,如果到时候李天舒提出要袁月红帮忙的花,袁月红一口回绝可怎么办啊?要知道他魏国斌也是要脸的人啊,如果袁月红当面拒绝的话,那么至少表示魏国斌在袁月红东海任职期间,绝对不会提升了。

????实际上魏国斌现在到基层去工作,也不算晚,不到四十的年龄。下去至少是个实职的副科级干部。这样的人自然还有一定的上升空间,即便是任职一个副县长县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关键现在是第一魏国斌的能力到底怎么样?第二就是魏国斌这个人的为人处事如何?第三自然是魏国斌政治觉悟高不高了?

????现在这种时期,没有人能够拿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开玩笑,即便是齐子轩也不例外。现在整个形势已经越来越诡异,齐子轩现在失势就真的是失势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齐子轩其实是一个看得很透的人,这个时候与其身在局中,不如置身事外。齐子轩自认为自己还没有看清楚中央的一盘大棋,他选择了回避。选择了让权,就是这个让权让连州市的两大巨头,市委书记和市长开始不断的为自己让出的权利而争斗。

????现在置身事外的齐子轩反而是一身的轻松,仿佛有一种搬着凳子在看戏的感觉。

????魏国斌敬酒,齐子轩和袁月红两个人抿了抿嘴,表示自己喝过了。魏国斌笑眯眯的坐下来,领导给面子就行,至于喝多少那完全是要看领导的心情了,魏国斌头一仰,二两下肚。

????实际上魏国斌的酒量就五六两,但是有句民谣说的好,能喝三两喝四两这个同志要培养嘛!魏国斌这个人虽然有些耍小聪明,甚至有些势利眼。但是总的来说这个人还是个实在人。

????前世的李天舒根本没有和魏国斌接触许多,现在看到魏国斌拘谨的模样,心中也是有些好笑。人的身份地位不同,别人对待自己的方式也不一样了。至少李天舒是这么觉得的。

????齐子轩现在不像呆在地方上去争斗了,他打算蛰伏。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跟老婆商量一下,是不是去省城工作一段时间,不过门路不多。其后台虽然是省委常委,但是省委常委一共有十一个人,背靠一个后台显然是不能做主的。

????齐子轩不是去省政斧养老去,他也想换个工作环境,然后低调一些做人。等局势明朗了之后在行定夺。

????今天齐子轩看到李天舒颇为的意外,那是因为李天舒居然把自己所有的身家姓命都赌上去了。在场的别人或许不明白,但是身为市委副书记的齐子轩焉能不明白李天舒的魄力?

????当今华夏官场,多为明哲保身之辈,鲜有这种敢于正确的树立自己观点的人。至少齐子轩到现在也不过是只看到了李天舒一个人而已。齐子轩到是想看看李天舒为什么就如此的笃定,事情一定按照他的方向发展呢?

????如果这个时候谁能够给齐子轩解惑的话,齐子轩必然会茅塞顿开的。虽然说李天舒的文章写的入木三分,但是看文章和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是不一样的,而且一般人都是有针对姓的问问题。

????否则李天舒断然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到家族的支持,不过家族支持的背后显然是最高首长发话导致的。如果在慢一拍,想回头都是不可能了。

????酒桌上大家你来我往的先互相敬了敬酒,这个时候齐子轩和袁月红也没有摆什么领导架子,魏涵也站起来敬了一圈酒,不过她喝的是饮料而已。在场的三位男士都是喝酒,三位女士都是喝的饮料。

????最尴尬的要属于魏国斌,魏涵能和陈婷说话,袁月红时不时的和陈婷、魏涵说两句,而且也经常姓的和自己的丈夫或者李天舒说两句,而李天舒被齐子轩拉着说话,实在是有些腾不出手照顾到老丈人。

????因此现在形成了一种局面就是魏国斌几乎没人搭理,除非喝酒的时候被顺带上去。

????越是这样,魏国斌越是着急啊,怎么到现在李天舒和齐子轩都是聊一些没边的问题呢?自己的事情也差不多可以提一提了吧?魏国斌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让他喝酒都一点味道也没有,甚至喝了差不多半斤白酒,似乎连感觉都没有。

????另一侧,李天舒和齐子轩聊的正欢着呢。

????李天舒:“齐书记,你刚才问的问题其实我也没有任何的确凿的证据表明这件事情一定就会按照我的设想发展。但是我们不妨换位思考下?”

????齐子轩微微一笑:“怎么个换位思考法?”

????李天舒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说道:“齐书记,你说说我们华夏是要发展,还是要坚持清朝那种闭关锁国?”

????齐子轩想了想道:“现在咱们华夏大致也就分成这两个大的派系,一些同志认为我们要发展,另一些同志认为这种发展是朝着资本主义的方向发展,这样的情况实际上很难有一个界限去划分!”

????李天舒笑道:“实际上现在争论的焦点就是是否应当坚持改革开放,我在文章中也说了,改革开放是绝对正确的。但是每一个国家的国情不同,所以我们只需要控制好国民的思想,其实改革开放能够让国家迅速的强大和富裕起来。”

????齐子轩闷声问道:“可是现在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想太过的迅猛了一些……”

????李天舒:“这就是我所说的旗帜鲜明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改革开放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并不说坚持改革开放就是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这种说法完全是错误的。”